寻找袁书兵



  失踪者两年未与家人联系,他的身份证却仍被频繁使用

寻找过程中,警方发现,失踪者竟与十多年前的一桩悬案有关……   1

失踪   这天,天久建筑公司的经理李国富刚走出公司大门,远远地瞧见门口大树下站着一个老头

  李国富一眼就认了出来,这老头叫袁名兴,是自己的救命恩人

五年前,李国富在剪刀崖翻车,一条腿骨折,不能动弹,正是袁名兴父子俩救下了他

为了报恩,李国富让袁名兴的儿子袁书兵到自己的公司来工作

三年前,袁书兵离职后,李国富就再没见过这对父子了

  此时,李国富握住袁名兴的手,说:“好久不见,袁大哥,你怎么站在门口呢?”   袁名兴笑道:“我怕耽搁了你的正事

”   李国富把袁名兴的手一拉,说:“你是我的救命恩人,随时可以找我,走,跟我吃饭去

”他不由分说,将袁名兴一把拉上车

  到了饭店,李国富点了不少菜,袁名兴却没吃几口就停筷了

李国富问他有什么心事,袁名兴这才说:“其实,我这次专门从乡下来,是想请你帮忙找我儿子的

”   李国富不解地问:“你儿子袁书兵?他怎么了?”   袁名兴说,三年前袁书兵从李国富的公司离职,一开始,每隔一段时间他就给家里打电话,电话里说的只有一件事,就是没钱了,让父母给他打些钱

从两年前开始,袁书兵不再给家里打电话,袁名兴和老伴松了一口气,总算带着孙子过了两年安生日子

今年,孙子快小学毕业了,袁名兴想把孙子转到县城读初中,可袁书兵是孩子的监护人,必须要他去办这件事

  李国富说:“那你打过他的手机吗?”   袁名兴说:“打过了,手机已经停机了

我去电信查询,他们说这个号码已经欠费两年了

”   李国富听了,一种莫名的不祥感涌上心头

他打断袁名兴的话,说:“你们去公安机关报案了吗?”   袁名兴说:“去了,可我们那派出所的警察说,袁书兵是成年人,不能随意立案

我后来又去了几次派出所,警察说在网上查到他的身份证在团江市的酒店被用过多次,所以人应该还活着,让我继续等

唉,李老弟,我真是什么办法也没有了,我知道你在团江市神通广大,才来找你帮这个忙

”   李国富说:“神通广大说不上,我一定竭尽全力

要不你先在这里等几天,我给你一个回复

”   袁名兴说:“唉,在城里吃住我不习惯,我还是回剪刀崖去,你有消息了,就给我打个电话

”   李国富知道袁名兴是怕麻烦自己,也知道袁名兴的性格,只好让他先回家

  2

协查   送走了袁名兴,李国富就开始琢磨怎么找到袁书兵

对于找人,李国富没啥经验,好在他有一个战友叫高仁杰,现任团江市公安局的副局长,分管刑事案件,有过目不忘的本领

  李国富找到高仁杰,把事情经过说了,请高仁杰帮着出谋划策

李国富说:“袁书兵长时间失踪,我有个不祥的预感,觉得他很可能已经遇害,在这个世界上消失了

”   高仁杰若有所思地看着李国富,颇感兴趣地问:“你为什么会这么想?”   李国富摇了摇头,笑着说:“我只是猜测,他的身份证还在被使用,也许,我的猜测是错误的

”   高仁杰点点头,说:“长时间失去联系,也不一定就是遇害了

这样吧,你让袁名兴找当地派出所,要求他们发一个请求团江市公安局协助调查的函件,我们便可以依法进行协查了

”   很快,协查的函件和袁书兵的照片发到了团江市公安局

高仁杰找到李国富,说:“我已向局里申请,袁书兵的案子就由我负责

”   李国富连声道谢,问:“那你准备怎么查呢?”   高仁杰说,他已经根据袁书兵的身份证信息在全市进行了筛查,发现最近两年,袁书兵在多家酒店住宿了三十多次

接下来要去他住过的那些酒店询問前台服务人员,如果是熟客,他们会有印象

  李国富问:“为什么不直接调取酒店监控呢?”   高仁杰说:“你有所不知,很多酒店的监控最多只保存三个月

我查了一下,三个月内,袁书兵只住了一次酒店

”   李国富点点头,觉得有道理

  不料过了几天,高仁杰找到李国富,面露丧气之色,说:“我们根据这两年的入住信息,逐个酒店核查,那些前台的工作人员对这个袁书兵根本没有什么印象

”   李国富说:“不是还有酒店的监控录像吗?”   高仁杰说:“经过比对,我们发现,使用袁书兵身份证的那个人根本不是袁书兵本人,听前台的工作人员说,是个外地口音的人

这个外地人是谁,目前无从查起

”   李国富着急道:“那怎么办?”   高仁杰说:“等!只有等那个身份证再次自动出现……” 共3页: 上一页123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