治泼皮



  这世上什么东西最干净?答案众说纷纭,然而事实胜于雄辩,看看聪明伶俐的巧嫂给出的答案吧,是不是心服口服了?      从前,有个巧嫂,聪明伶俐,人也长得漂亮,又有几分泼辣,却嫁给了脑袋不太灵光的憨哥

村子里有一个泼皮,叫二赖,心里不服气,一直琢磨着想打巧嫂的歪主意

     这一天,二赖带着一帮小混混,找到憨哥说:“咱们打个赌如何?”      憨哥傻乎乎地答应说:“好啊,你说怎么赌

”      二赖说:“谁能说出世上什么东西最干净,谁就算赢,输的就把自己老婆赔给赢的,你看如何?”      憨哥笑呵呵地说:“行,那你先说吧!”      二赖说:“我出题目,应该让你先说,这才公平

”      憨哥想了想,说:“眼睛看不见的东西,是世上最干净的

”      二赖斜眼看着憨哥,冷笑着说:“你说得不对,水才是世上最干净的,要不然为什么世上任何脏东西都得用水洗?”      众人忙跟着附和说:“对、对、对,水是世上最干净的,憨哥你输了,快把老婆交出来吧!”      一听说要把心爱的老婆交出来,憨哥吓坏了,像闯了祸的孩子,赶忙逃回家,把打赌输了的事,说给巧嫂听

     巧嫂听了大惊失色,知道憨哥在外被人欺负,上人家当了

正想着对策,二赖却带着那帮小混混找上门来,嬉皮笑脸地对巧嫂说:“娘子,你家憨哥打赌输了,你现在就是我的人了,请跟我走吧!”      众人也阴阳怪气地起哄道:“对、对,憨哥赌输了,我们都是证人呢!”      巧嫂知道来者不善,愣怔片刻,镇定下来,忙对众人说:“诸位别急,初来乍到,先喝一杯茶,再兑现赌约不迟

”      二赖瞄了巧嫂一眼,得意扬扬地说:“好、好、好,有什么好茶快献上来

”      “我家的好茶多的是

”巧嫂回到屋内,不一会儿,给每人端上一杯热气腾腾的香茗

     众人品了一口,一迭声说:“好茶,果然是好茶!”      巧嫂笑了笑,说:“这还不算好,还有更好的,请诸位品尝品尝!”巧嫂说着,从内屋提出一只夜壶,当众嗅了嗅,皱了皱眉头

随即,打来一盆水,在天井里刷洗了半天,抓了一撮茶茗,往夜壶里一塞,冲进沸水,就要给众人续茶

     众人见了,一个个皱起眉头,端着杯子,纷纷躲避:“这个喝不得,喝不得!”      巧嫂哈哈大笑道:“哎,你们不是说水是世上最干净的吗?这夜壶我已经用水洗刷好几遍了,怎么还赚脏呢?”说着,斟满一杯茶,凑到二赖嘴边,“你喝呀!你不喝,就说明水不是世上最干净的!”说着就要往二赖嘴里灌

     二赖看见巧嫂手中的夜壶就想呕吐,哪里敢喝,可是,被巧嫂逼到墙角,已没了退路,只好连忙改口说:“好、好、好,你说得没错!水不是最干净的,算你憨哥没输,这总成了吧

”二赖知道自己不是巧嫂的对手,见今天赚不到什么便宜,忙给左右使了一个眼色,想溜之大吉

     哪知,巧嫂见了,把二赖堵住,冷冷地说:“哎,你不是来兑现赌约的吗?怎么没兑现,就想溜?”      二赖见巧嫂不依不饶的,心有些虚了,连忙战战兢兢地问:“你说怎、怎么兑现?”      巧嫂说:“哎,我家相公赌赢了,还怎么兑现?按你说的来啊!你老婆呢?”      二赖有些糊涂了,支支吾吾地问:“憨哥他赢、赢了?何、何以见得?”      巧嫂沉思片刻,郑重其事地问众人:“刚才那一杯茶好不好喝?”      众人不知巧嫂又要搞什么名堂,忙异口同声回答:“好喝,好喝!”      巧嫂“呵呵”一笑,说:“你们以为刚才那杯茶干净,都喝了,其实也一样是用这只夜壶泡的,只是大家没看见而已,这叫‘眼不见为净’

证明我家相公说的是对的:眼睛看不见的东西,是世上最干净的

”      此話一出,众人目瞪口呆,纷纷抠喉咙,捂肚子,呕吐不停

     巧嫂强忍着笑容,厉声喝道:“二赖,你已经输了,赶快把老婆赔来吧,我们家正缺一个奴婢使唤呢!”      二赖无言以对,带着那帮小混混灰溜溜地走了

     躲在屋里的憨哥见巧嫂打发走二赖,长长舒了一口气,走了出来,看见桌上摆着的夜壶,嗔怪巧嫂道:“你怎么用这个泡茶给人喝呢?”      巧嫂“嘻嘻”一笑,说:“哎,这只夜壶是你刚买的,还没用过呢,你忘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