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玩店的女人



  山田和妻子最近搬到了东京。这天傍晚,山田在回家的路上,见到一家古玩店,有个美丽的年轻女人坐在柜台里。她似乎注意到了山田,朝他露出笑容,山田慌忙低下头,快步走了过去。


  


  回到家,山田向妻子打听古玩店的事,妻子说,年轻女人是店主的儿媳妇,听说已经守寡了,她丈夫酗酒,得了肝病吐血而死。而店主常年缠绵病榻,已经活不久了,所以很多人都说,年轻女人是为了遗产,才甘愿待在古玩店里的。


  


  过了几天,山田下班后遇上了那个年轻女人,她正在躲雨。女人见到山田很高兴,问他能不能共用一把伞,山田答应了。女人叫千春,一路上,她和山田聊得很开心。


  


  这天之后,山田经常在下班后到古玩店转一圈。他和千春聊得很投机,虽然千春的公公会时不时按铃让千春上楼去服侍,但也不影响两人的热情。


  


  一天,山田又来到古玩店,不一会儿,就见一个50岁左右的妇人走了进来。妇人看看山田,又看看千春,哼了一声说:千春,可别忘了按时给老先生服药。说罢,她又自顾自地出去了。


  


  千春说,这个妇人叫关子,是她公公的老相好。山田不由问道:被她看到我和你……会给你带来困扰吗?


  


  千春摇摇头,羞红了脸:是我自己不好。一见到你,忍不住就高兴……她含情脉脉地盯着山田,山田情不自禁地抱住了她。这时,只听一阵咳嗽声,千春连忙松开山田,转头一看,关子竟然回来了,正冷冷地看着他们。千春涨红了脸,想说些什么,关子却一言不发,转头上了楼梯。


  


  从此,山田和千春几乎每天晚上都会出门见面。千春出门时,就会拜托关子照顾公公。关子知道千春是去见山田的,但她从没说过什么。谁知半个月后,关子竟然到公司来找山田了。


  


  关子问:你今天也和千春有约吧?今天她又叫我照顾老先生。关子冷哼一声,她还年轻,或许没有男人不行吧!


  


  山田蹙眉道:我们不是那种交情。


  


  关子却不理他,说起了古玩店的店主:老先生身体越来越衰弱,还能再活一两年……说着,她点了点手表,对了,你和千春约好幾点钟见面?每次我一到古玩店她就走了,真是着急!


  


  山田不想听她瞎扯,生硬地说:我一会儿还有个会议,不奉陪了。


  


  晚上8点,山田来到小酒馆,可是等了半小时,千春还没有出现,他不禁有些担心起来:不会是关子做了什么吧?这时,千春匆匆忙忙地跑了进来。


  


  山田松了口气,拉着千春坐下,说了关子去找他的事。千春疑惑道:可她没和我说什么啊。


  


  山田也困惑了,他问:那她是几点去你家的?


  


  千春说:下午3点。


  


  是吗?那她见了我就去你家了。山田说,对了,她还问我和你约好什么时候碰面。


  


  千春的脸一下子绷紧了,山田忽然感到有些怀疑:关子是下午3点到千春家的,千春那时就出门了,然后到晚上8点再和山田碰头。那当中的五个小时,千春在干吗?


  


  又过了几天,山田下班路过古玩店,发现门前的花圈多得差点将路堵塞。山田向店门口的人打听,这才知道,古玩店的店主去世了,可这也太快了,关子不是说他还能活一两年吗?


  


  回到家,山田对妻子说:古玩店的店主死了。可妻子脸色阴沉,一句话也不说。山田奇怪地问:你怎么了?妻子突然爆发了,她大吼道:那你怎么不去守灵?和你的小情人双宿双飞!


  


  山田慌忙说:傻瓜!你在乱说什么?


  


  妻子痛哭起来,说:有女人打电话到家里,说你和古玩店那个女人有来往,要我好好监视你……


  


  山田努力安抚着妻子,内心想着:一定是关子打的电话!他突然很想见到千春,可是现在古玩店人来人往的,他根本没有机会见她。


  


  等店主的后事告一段落,山田终于见到了千春。两人沉默良久,千春发话了:前两天,你妻子来店里找我,她跪着求我和你分手。我觉得的确是时候了。山田慌了,千方百计地挽留千春,可她似乎心意已决,鞠躬告辞了。


  


  第二天,关子找到山田说,打电话到山田家告密的并不是她。山田咆哮道:不是你还有谁?


  


  关子叹了口气,说:千春很早之前就和一个叫工藤的人交往了。过分的是,她和小公子结婚后,仍然继续和对方来往。


  


  山田愣住了,但如果千春一早就有别的男人,她又为何要和自己交往呢?


  


  关子似乎看出了他的疑惑,抽了抽鼻子说:老先生的死,我很怀疑。他应该还能活个一两年,却突然死了。在火葬场拣骨时,我发现他的遗骨是淡桃红色的。我想,他可能是被毒死的。服用砒霜的话,会反映在骨头上。千春那女人为了财产……


  


  山田摇头说:千春是店主的儿媳妇,有权利继承遗产。如果她想要遗产,只要再忍一两年,不就唾手可得了吗?何必做出这种事?


  


  可关子却说千春等不得。她告诉山田,店主的儿子之所以会酗酒,就是因为发现自己被妻子背叛了,所以,店主的儿子生病后,店主就让他和千春离婚。可千春下跪求情,还写了个保证书:从此不和工藤见面,若违背誓言,甘愿净身出户。可千春还是没办法和工藤断绝关系,又怕店主他们怀疑,便利用山田,让关子以为千春是去和他见面的。这样一来,保证书也就失效了。


  


  关子擦了擦眼泪,把那份保证书递给山田,说:可是,终有一天她和工藤来往的事会曝光,所以,不得不让老先生尽早死亡。


  


  山田沉默良久,终于忍不住去了古玩店,见到千春,直截了当地问:你和工藤是什么关系?千春的脸色骤变,说不出话来。


  


  山田又问:给我妻子打电话的人是你吧?千春转过脸不说话,但她的动作说明了一切。


  


  两天后,有警察来找山田,原来是关子向警方提出了控诉。山田把知道的一切告诉了警察,警方重新鉴定了店主的遗骸,在里面检测出砒霜。


  


  千春和工藤马上被警方传讯,几天后,两人虽然极力否认,却还是被警方逮捕了。依警方所说,砒霜是工藤从工作的半导体工厂得手的。最后,古玩店的财产在关子的坚持下,按照店主的遗愿捐给了社会福利机构。


  


  这天傍晚,山田下班回家后见到了关子,看样子刚从店主的墓园里回来。她对山田说:你有空也去老先生坟前一趟吧,他会很高兴的!说着,关子意味深长地笑了笑,他泉下有知的话,一定很感谢你。


  


  山田听了,突然觉得自己又被利用了:店主并不是恨千春,而是恨工藤,他觉得是工藤害死了自己的儿子。那份保证书的本意是,只要千春和工藤分手,财产就由她继承。但千春却和工藤死灰复燃,如果店主就这样死了,遗产会由千春继承,转而落入工藤手中。店主为了阻止这事发生,宁愿服用砒霜自我了结,嫁祸千春。得到砒霜对他来说也不是难事,这东西做木材防腐时常用得到,是古董商必备的。


  


  山田不禁一阵胆寒,望着关子的背影,想追上去问她,但两只脚却无法迈开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