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三



  听说鱼肚河到陕西的路上有土匪,领头的叫鬼三,见什么抢什么。劫财谋命,挖心剖肺,一时间闹得人心惶惶。


  


  谁见过?谁也没有见过,都是听说的,但从此这条川陕交通要道,没有人敢走。也有不怕的,比如这林奔,这次就要走这条路。当然,不是他要走这条路,是他不得不走这条路,没有别的选择。因为他父亲在陕南那边,被土匪绑了票,等着他拿钱去赎人,讲好的半个月,半个月不赎,就撕票。


  


  半个月已是很长的期限了。林奔父子在陕南当割漆匠,这本是很安全的活儿,一般土匪绑票,有五不绑:僧道尼不绑,郎中不绑,木、铁、弹、漆等匠人不绑,病人不绑,幼儿不绑。这叫盗亦有道。


  


  但林奔父子却被绑了,而且还要勒索三十块大洋。看来,土匪也有不讲职业道德的。


  


  这是1939年的秋天,三十块大洋可以买十亩林地。土匪放林奔回去凑钱,因为路远,要翻越大巴山,才特宽限到半个月。


  


  手艺人家有多少钱?勉强度日能活命而已。到林奔凑齐了钱,离最后期限只有几天时间了。如果不走这条路,得绕道,那要多走两三天时间,赶不上了,那可是人命关天啊。不得已,林奔还是决定闯鱼肚河这条险路。这时,他堂弟林东归来,一定要陪他去,要把他安全送出鱼肚河那段路。


  


  林东和林奔,其实很少来往,因為林东家是地主,林东从邻县的南坝中学毕业后,家里突然遇难,被土匪杀死所有的家人,抢走了所有的财物,还一把火把林家烧成了白地。但他们儿时确实是一对玩伴。


  


  从家里出发,第二天就要进入鱼肚河口。到了半边街,俩人吃了一顿饭,攒足精神,准备闯险路去。


  


  一路上俩人小心翼翼,对路旁的风吹草动都格外小心。


  


  到了翻界梁的黑石峡,过去就是陕南了,这时路旁的一棵大银杉树突然倒下来,横在路中央。


  


  俩人猛地一惊,迅疾从腰间拔出砍刀。大巴山区那时特尚武,其实是不得不自卫。


  


  俩人还没有回过神来,从树林中飞出几个人,不用问,他们就是土匪。


  


  这时,从人群中站出个人来,半边脸上全是疤子,非常难看。


  


  林东拱拱手道:请问阁下,什么山头,什么名号?


  


  疤子哈哈大笑:我是鬼三,要钱不要命,要命不要钱。好汉怎么选?


  


  不能既不要命又不要钱?


  


  土匪打劫,就如农民种地,工人出工,漆匠割漆,船工运货。不然我这么多兄弟吃啥?


  


  真是混账逻辑。


  


  就在大汉令人冲上来时,林东突然腾空而起,手脚并用,几下就把土匪打倒在地。这下令林奔吃惊不已,因为林东是一介书生啊。


  


  林东上前,把刀架在疤子脖子上,道:你是鬼三?


  


  疤子跪倒在地,求饶不止:好汉,我不是鬼三,我是打着他的旗号!


  


  那谁是鬼三?


  


  不知道,我是听说有个土匪叫鬼三,特别凶残,武艺高强,就想打他的名号,结果这条路的人全被这个名号吓跑了!


  


  你不认识谁是鬼三吧?今天叫你死个明白!


  


  林东说完,把手臂露出来,上面文着两个大字—鬼三!


  


  这下,林奔晕了过去。


  


  当他醒来时,那些土匪全成了尸体,但林东仍在他身边。


  


  奔哥,你别怕!他们该死,因为他们打劫的全是穷人。我林东一直在做独脚大盗,但只对为富不仁的家伙下手,挖心剖肺。每次都留下名号鬼三,可这伙人却欺世盗名,打着我的名号去干这种事,你说他们该不该死?


  


  林奔哪敢再说什么,只好匆匆离别,去救父命。


  


  林奔父子仍然在陕南当割漆匠,直到新中国成立后才回到老家。


  


  再打听林东,听说这人早在1945年被警察抓了,在河坝街杀了头。


  


  鬼三?他真是土匪吗?


  


  林奔心里有千万个问号,也只好闷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