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嘴烧灰



一嘴烧灰在线阅读 精品故事一嘴烧灰全文鉴赏



 清朝嘉庆年间,四川剑门,一个名叫周三虎的人被火烧死了

据目击者说,那天夜里四更时分,暗娼关茂子家突然传出繁密的爆炸声

不大一会儿,一片红云腾空而起,烈焰蹿出屋顶,满天火星密如骤雨,交相激射,映得天空一片通红

关茂子披头散发,赤着一双脚逃出屋外,大呼小叫惊动了附近的邻居街坊

众人忙取来脸盆水桶提水泼洒,可哪里还扑灭得了?不到一个时辰,屋塌柱折,好好一座宅院,化作一片废墟

周三虎像个炭将军似的躺在地上一动不动,一个孔武有力的彪壮汉子转眼间就被烧成了一段焦木

时隔一天,周三虎的几个朋友一状告到县令居大人那里,说是关茂子杀了周三虎,然后放火烧的屋

居大人少不得将关茂子传来

关茂子是个二十不到的年轻妇人,白白的面皮,圆圆的脸蛋,长长的眉毛,薄薄的嘴唇,纤纤的柳腰,小小的莲足,一步三扭腰,是个十足的娼女

居大人问道:“本县问你,着火时你在哪里?” 关茂子抽抽搭搭道:“民女也在卧室里,与他在同一张床上

” “那为什么你能逃出来,他一个大男人反倒被活活烧死?” “回大人话,这夜周三爷天未曾黑到的我家,一直由小女子陪着喝酒,喝到半夜已是烂醉如泥

火起时小女子惊醒过来,再三推他拉他,他就是不应

他的身子蠢重,少说也有两百来斤,小女子哪里背得动他&;&;后来火势越烧越旺,小女子只好只身逃了出来

” 居大人道:“有人告你是先杀他后放的火,你有何话说?” 关茂子道:“这是因为告状人贪图民女美色,小女子曾经得罪过他们几回,他们怀恨在心,要害死我

望大人为民女做主

” 居大人先叫她下去,然后叫来了本县有名的仵作郎进天

此人五十来岁年纪,形容枯槁,满腮灰白胡子,模样猥琐,似一个市井老光棍

只是他祖传仵作这一行,对于验尸鉴别极是在行,居大人对他着 实看重

居大人带了郎进天及一干公人,来到了火烧现场,见屋坍瓦碎,余烬还在冒烟

周三虎已被人抬到瓦砾堆旁的一个临时搭建的验尸棚内

郎进天走进验尸棚,先朝尸体一拱手,口中念念有词道:“公务在身,得罪莫怪

”说完取下背上的小包裹,打开来,里面是些铁签、小刀、剪 刀之类

他先在尸身上下喷足了烧酒,两手各涂抹上一层蜡,这才翻动尸体,正反上下看了看周三虎已被烧成一段臭烘烘焦炭的身子,最后取出一根铁签,撬开他的 嘴巴,低下头去细细张望了一番,然后放下铁签,一动不动地站着,半晌,自言自语道:“凡是活活烧死的,不论喝得多醉,自然而然双手张开护住头面,因为脸是 人身最难忍痛楚的所在

可眼下他双拳紧握,这多是被勒死、闷死的,更何况&;&;”他双手一拍,又道,“可赵、周二家,已成世仇&;&;只是,如果我&;&;” 这样站了足有半盏茶的工夫,然后他弯腰就地抓起一些什么东西,背着棚门口,在尸体头部做了几个小动作,最后掸掸手,出来对居大人道:“据小的验证,此人确死于火烧无疑

” 站在边上的周三虎的朋友二麻子叫道:“你郎光棍整日醉生梦死的老酒鬼一个,凭什么将尸体翻个身,望上两眼便知晓是怎么死的?” 另一个叫三吊子的也骂道:“瞧这个婆娘,果然想得一条好计,以为杀了人,只消焚尸烧了,定然辨认不出来

偏这老光棍还帮衬她

” 关茂子哭哭啼啼道:“你这个遭千刀的小子,不就因为上次我怕染上你的瘌痢不肯接待你过夜吗?却来欺负一个无依无靠的妇道人家

这样口口舌舌的乱说,就不怕 死了鬼王剜你的舌头?” 郎进天也生气道:“瞧你们,瞧你们,连我也骂进去了

也好,我叫你们心服口服

居大人,请吩咐人取来死猪、活猪各一口!” 居大人头一点,吩咐差人马上照办

不一会儿,一死一活两头猪已取到

郎进天吩咐将活猪用铁索捆好了,又在两猪上下堆满柴草,放火焚烧

约一个时辰,柴尽火熄,活猪早已烧毙,死猪也被烤焦

郎进天取出铁签,分别撬开死猪和活猪的嘴让居大人及众人看,过后又撬开了周三虎的嘴巴

他道:“你们瞧,这猪是死后被烧的,当时死猪已不吸气,所以口中没有一丝半点的灰烬;而活活烧死的这口猪,临死还在呼吸,故而一嘴的灰烬

周三虎嘴里的烧灰,证明他是被烧死的

现在,你们还有什么话说?” 此话有理有据,三吊子与二麻子等人无话可说,只好怏怏地散了

于是关茂子无罪释放,周三虎的尸体也被他的那些个狐朋狗友草草安葬了事

其实此案颇有蹊跷

原来关茂子虽说是个不到二十的女子,身上却负有血海深仇

她原姓赵,关茂子系她的艺名

自从赵姓一家人被灭门后,她是唯一免于死难的女孩,只是当时她年岁尚小,无人知晓罢了

至于为什么赵家人会被杀,说来就话长了

话说十五年前,剑门当地住有赵、周二家,周家因与隔壁姓沈的无赖吵架,求助于赵家

赵家当家的名叫赵文雍,甚是单薄的身板,一嘴的龅 牙,头发正中一绺白发十分显眼,原是个落第的秀才,专以助人打官司过日子,就借这机会骗光了周家所有的钱财,还让周家当家的周炳全进了牢

周炳全气得手足 冰冷,口里嚷着:“畜生!畜生!”在牢里饭也不思,觉也不睡,不到十天便一命呜呼了

他的儿子周三虎拿了把刀杀到赵家去,赵家人一拥而上,乱打一通,转眼 间便被打倒在地上,踹得像个柿饼一般

孩儿他娘见丈夫没了命,财产全无,儿子又被打得浑身上下没一块好肉,自己活着也没啥意思,当晚便一条绳子悬了梁

几 天后,周家的儿子失踪了,好端端一个家就这样败了

六年后的一天夜里,星月朦胧,树荫如墨,夜幕中七八十个黑影翻墙进了赵家大院

已经做了强盗的周三虎带人杀光了赵家一家老小,连他家仆 人也被杀了个干干净净,临走还放了一把火

事后因为没人出头,此案不了了之

但是赵家也不是真的没有一个人活下来,他家的小女儿赵小婴当天在姨妈家做客,她与表姐妹玩得好,赖着不肯回家,又在那里玩了三天

正因为这一赖,竟然救了 她自己

她,就是眼下的关茂子

周三虎躲过官府追查,又有了钱财,少不得要出来吃喝嫖赌

见关茂子生得好,又不知她的底细,便恋上了她

关茂子趁机灌醉了他,先用绳勒脖子,再放火烧屋,也就出现了开头的那一场景

关茂子原本也不存活命之想,不过还是让老仵作郎进天救了下来

那么,郎进天为什么要来这一手呢? 原来周三虎杀进赵家那一夜,他正醉酒回家,当时躲在树荫下看了个一清二楚

他是当地人,周、赵二家的结仇如何会不知晓?不知情的只有官 府

眼下他见关茂子也要死于刀下,心想周三虎报仇固然应该,然而下手过狠,赵家的仆佣、孩子何罪之有?关茂子要复仇,周三虎是罪有应得

若再让她偿命,未 免有欠公正

这样冤冤相报几时了?凭自己制造一嘴烧灰的举手之劳,便可就此了结,岂不是很好?于是他便放了些许烧灰在周三虎的嘴里

这个案子也就这样不了 了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