泼猴下毒



泼猴下毒在线阅读 精品故事泼猴下毒全文鉴赏



 客商屡屡受劫 清乾隆年间,云贤寺的德贤大师在云游途中到了桃花渡

他来到此地唯一一家客栈门前,发现客栈被捕快把守,说是办案,德贤便走进对面的小酒馆

小二上来招呼,德贤便问缘由

原来,离桃花渡不远有个黑龙岗,岗上有伙强人,专抢客商

官府剿了几次,却连人影都没摸着

德贤问:“强人竟敢到客栈来作案?”“不, 官爷是处理客栈命案的

”正说着,两名官爷走了进来,为首的一位一见德贤,惊道:“大师,你怎到此地?”德贤一看,却是旧友的一个侄子,名叫施亮

随后施 亮邀请德贤到家中小住

德贤也不推辞

路上,德贤问起案子,施亮便说起来

一名客商今早死在客栈,客商叫张四,昨夜在小酒馆点了两个菜,让小二送到房里

今天天刚亮,小酒馆的掌柜丁婆婆便看见张四背着包袱出了客栈

工夫不大,客栈伙计刘三循着张四的方向去了

打更的更夫也说他看到张四和刘三一前一后直奔黑龙岗

不一会儿,丁婆婆想起昨夜给张四送去的碗筷还没收,便让伙计到客栈

没想到,却发现张四七窍流血,死在床上

在酒杯残留的酒中,仵作检验出砒霜

奇怪的是,酒壶却不见了

而且,丁婆婆说昨夜张四并未要 酒

由于张四的几件衣服丢失,施亮推断,丁婆婆和更夫看见的那个张四是人假扮的

初步怀疑刘三下毒杀张四,然后让同伙穿上张四的衣服,趁着天刚亮,往黑龙 岗走去

疑凶下落不明 但是,施亮很快就发现疑点

刘三既是凶手,为何不处理尸体?又为何至今未归?经过调查,刘三从未买过酒,也未买过砒霜

查了客栈几名伙 计,昨夜都未离家,他们没有时间作案,而客栈掌柜赵全昨夜到朋友家喝喜酒,睡到半夜,又起来和喜客赌钱,到了五更天,他才动身回客栈,不想,一到客栈,便 碰上命案

赵全虽曾买过毒老鼠用的砒霜,但是在客栈刚开张时买的,赵全说早就用完了

药店的老板也说近一段时间没人买过砒霜

至此,赵全的嫌疑也被洗清

德贤听完案情,答应相助破案

休息了片刻,德贤和施亮重新回到客栈

赵全正在打扫房间,一只猴子坐在院子的角落吃着花生

德贤到案发现 场转了一圈,没有发现异常

眼看到了中午,施亮请德贤到小酒馆吃饭

两人刚落座,旁桌的几个食客突然倒地,德贤查看后道:“砒霜中毒,所幸中毒不深

”施 亮令人将几人送到医馆并叫来仵作

很快,仵作得出结果,毒在酒中!经审问,丁婆婆和几名伙计都否认下毒

丁婆婆今天未碰过酒缸,而中午吃饭的人中,只有那 一桌中毒

施亮断定砒霜应该是撒在酒杯或酒壶上

据送酒的伙计交代,酒壶和酒杯都是昨晚洗过的,放在厨房

丁婆婆每晚都会将厨房锁了

德贤来到厨 房看了看,没有发现门窗破损的痕迹

在酒铺中也未找到砒霜

连续两起案子,让德贤与施亮忙碌了起来

这天,施亮接到报案:一个村民发现了刘三的尸体!施亮 与德贤赶往现场,刘三是被人用石头砸死后掩埋在现场,由于掩埋不深,尸体被雨水冲了出来

根据尸体的腐烂程度,刘三是在毒死张四后的那天早上毙命的

两人又回桃花渡走访,得到一条消息:那天早上,只有赵全到果点铺买水果和花生喂猴子

通过走访,德贤知道赵全曾是耍猴的艺人,流落到桃 花渡后,用积蓄开了间客栈

德贤想了想,让果点铺老板回忆赵全以往来买果点的时间,随后,又让施亮拿来在黑龙岗遭匪的客商记录,对照一番后,德贤又令施亮 派人打探赵全在张四死后的行踪

很快,消息传回,赵全在张四死后,曾外出找猴子

赵全的猴子经常出走,但是,每次他都能找回来

猴子犯下大案 听完这个消息,德贤令施亮将赵全扣押,断定事情是他所为

施亮不明,德贤说过几日便知

赵全被扣押的第四天,一名客商住进客栈

当夜,隐藏在暗处的德贤和施亮发现,猴子解开脖子上的绳子,跃上院墙

随后,猴子钻进了小酒馆厨房的烟囱

工夫不大,猴子从烟囱中钻出来,手里拿着一瓶酒,回到客栈,猴子从大厅的房梁上拿下一包药粉,分出少许,倒进酒中,随后又将药包放回去

之后,猴子拿着酒送进了客房,片刻便空着手回来了

两炷香过后,猴子又进了客房,拿出酒瓶,将残酒倒在地上,飞快地跃上院墙逃走

施亮说:“都是这猴子搞的鬼!它从小酒馆偷酒、投毒,随后还回酒壶

可是赵全并未曾给它指令,大师又为何让我抓他呢?”德贤笑道:“你再看下去,自有分晓

”那猴子回来后,便平静了下来

直到天色蒙蒙亮,猴子才又有了动作

只见它先是到客房拿出客商的衣服和包裹,随后钻进了赵全的房间

施亮凑到门缝上一看,顿时张大了 嘴:那猴子从箱子里翻出一个包裹,从里面拿出高跷

然后,将高跷绑在腿上,随即罩上长袍,戴上客商的帽子,背着包裹,站起身来

乍一看,就是那客商,猴子 踩着高跷出门,施亮紧跟其后

这时,对面小酒馆的丁婆婆正好起身做早点

一路上,根本没有行人,只远远的看见打更的更夫

猴子踉踉跄跄地直奔黑龙岗

在离黑龙岗不远的地方,猴子脱下衣服,解下高跷,突然蹿进了旁边的树林

德贤和施亮跟了上去,只见猴子正在一棵树上,从包裹里掏出银两,塞进了那棵树的树干,将包裹丢了出去

随后就在树林玩耍

施亮爬上那棵树一看,只见树干中空,里面藏的都是金银珠宝

“难道都是遇难客商的钱物?”施亮问

“正是

”德贤点头,“黑龙岗根本就 没有强盗,赵全利用猴子、高跷、天色、丁婆婆、更夫,制造出一系列假象,以讹传讹

只可惜人算不如天算,赵全每次作案后,都会用瓜果花生犒劳猴子,让它误 以为只要干这事就能得到奖赏,这才弄巧成拙,引发张四命案

”顿了顿,德贤道:“近一段时间,没有客商前来,且官方对黑龙岗也越加注意,所以赵全都未动 手

不想这猴子却止不住贪吃,它看惯了赵全的所作所为,于是越俎代庖

但是畜生毕竟是畜生,赵全每次将残留的毒酒泼去之后,必会清洗一番

这猴子却不懂, 只是照葫芦画瓢,将酒壶直接还了回去,所以小酒馆中毒案案发

”施亮想了想,道:“但是,赵全一直在朋友家吃酒,他又如何知道这猴子投毒?”德贤解释: “他哪里知道?他是误打误撞碰上了

他在朋友家赌钱输了个精光,回家取钱,不想却看见猴子穿着张四的衣服,刘三紧跟其后,于是立刻知道定是这猴子自作主 张,被刘三发现

当下,赵全将刘三杀死,匆忙掩埋&;&;”   选自《科海故事博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