贪官一人退千军



  明嘉靖年间,蒙古俺答汗率骑兵南下进犯边镜

嘉靖皇帝说:“已经得到确切消息,俺答汗的铁骑四天之内就会兵临大同城下,这可如何是好?”嘉靖皇帝马上把大臣召集起来,共商应对之策

     兵部尚书惊出一身冷汗:“大同守兵不足,从京城点兵前去支援,路途遥远,到那里至少得六天,到时恐怕城已被敌军攻下

”      嘉靖皇帝拿着大同守将郭成远的军情奏章,怒道:“郭将军说,军需官马见山竟然是敌军的奸细,但他现在还不想动他,他想顺着马见山这条线深挖出还有谁和敌军有联系,到时候再一网打尽

”      光禄大夫夏言点头赞许道:“郭将军不愧是个老将,先不动马见山的做法是对的

微臣有一招险棋,如果运用得好,俺答汗也许不敢急着进犯大同

”      嘉靖大喜道:“爱卿请讲!”      夏言答道:“用信鸽通知郭将军把守城军撤回一半

撤回的军队只撤到离大同百余里驻扎即可

”大臣们一愣,心想大同守兵本来就薄弱,竟然还要撤一半下来!      嘉靖皇帝听后,问:“爱卿,我没有听错吧?”夏言坚定地点了点头:“皇上,这样做只是疑兵之计,让对方觉得我方有诈,不敢轻易进犯

”      “你以为俺答汗是傻子吗?他也许会认为大同守军慑于他的骑兵威力

”内阁大臣严嵩冷笑道

夏言说:“严大人提醒得是,不过,听说钦差冯瑞正在离大同二百余里的朔州巡视,务必也用信鸽通知他即刻前去大同,此计方可成功

”      冯瑞是严嵩的外甥,严嵩心想大同马上就会点燃战火,现在过去只会凶多吉少,不高兴地说:“冯大人此行没有去大同的计划

”夏言转身对嘉靖说:“皇上,此计必须要冯大人配合才行,那样方可为我支援大军创造充裕的行军时间

”      嘉靖问:“夏爱卿能否给诸位臣公讲讲你为何要守兵与冯爱卿有此怪异行动

”夏言回道:“此计甚险,须用信鸽告诉郭将军务必保密,且此计能否成功,尚无十分把握

”他小心地看了一眼嚴嵩说,“臣有难言之隐,所以暂时还不能讲清其中原因,望皇上恕罪

”嘉靖一看夏言不说,有些不高兴,不过,再别无良策,也只好放手让夏言一试,所以不顾严嵩的反对,一切按夏言所说行事

     从京城点将完毕后,为鼓舞士气,嘉靖皇帝决定亲征

果如夏言所料想的一样,大军一路前行,并没有得到郭成远报告俺答汗逼近城池的消息

六天后,大军如期到达大同

     其实,俺答汗早在两天前就在离大同城一百余里处扎下营寨,却一直没有逼近大同城,当他发现援军后,立马掉头撤军而归

     嘉靖皇帝十分高兴,让郭成远重新进行布防后,便马上召见随军而来的夏言,问他是否可以把谜底解开了

夏言却说,现在可提审马见山,看他是怎么说的

嘉靖立马下旨提叛将马见山来觐见

马见山见了嘉靖,吓得直呼救命

     夏言说道:“现在当着皇帝的面,我问你,你必须如实回答!”马见山立刻磕头如捣蒜:“大人尽管问,我知无不言

”夏言问道:“你最近几天又给俺答汗提供了些什么信息

”      马见山回道:“前几天,大同城部分守军突然撤回,俺答汗分析是郭成远手下有人畏惧俺答汗的骑军而私自带兵逃跑

俺答汗便打算加速前进

但紧接着,大同知府衙门派人大量采购青蔬和家禽

当时我就想,这么大批量地采购食材,肯定是朝廷大军快要来了

于是我马上发消息通知俺答汗,郭成远的撤军只是故意迷惑引诱他们

”      说到这里,马见山不解地问:“可是我怎么好像觉得哪里不对头,怎么大军三天后才到达啊?”      夏言看了嘉靖一眼,示意马见山可以走了

马见山走后,夏言说:“如果想要解开这个谜底,微臣斗胆请皇上到太原微服私访

”      嘉靖考虑夏言的安排肯定有他的道理,便答应了夏言的要求

靖嘉皇帝带着夏言和几名锦衣卫化装成商人,不日便来到了太原府

     刚进城,便见到城中几个官府模样的人正对一个卖鹅的农民大声骂道:“这几十只鹅够什么用?还不快去把你所有的鹅全都拿来!”      嘉靖上前问道:“太原府衙门要这么多东西干什么?”      其中一人乜斜了嘉靖一眼:“滚,衙门的事也是你们问的!”嘉靖刚想动怒,夏言便把他拉过来低声说:“皇上息怒,今日中午,我们突访太原府衙门,我有一出好戏让皇上看!”      到了中午,嘉靖和夏言一进太原府,知府赵龙便吓破了胆

     夏言二话不说就拉着嘉靖皇帝直奔衙门后院的厨房

     知府后院厨房的长厨孟大一听说皇上亲临,吓得跪在地上

     夏言安慰道:“你不必害怕,这事和你无关,只如实说就行了

”夏言指着厨房外面扔的几十头猪,问为何把好好的肉给扔了

     孟大赶紧回禀道:“因为这是要做一盘精细猪肉用的菜

为了弄这盘精细猪肉,事先要把很多头猪锁到一间密闭的房子中,然后让人拿着竹竿使劲鞭打猪的后背

那些猪呼嚎奔跑,一直到被打死

这样割掉这些肉再烹,味道甘脆无比

”      夏言指着旁边几十只没有脚掌的死鹅,问这又是咋回事

     孟大又回道:“我们把这些鹅赶到底下放油烧炭的铁笼子里,这样,鹅的精华也就全都集中到鹅掌上去了,一道这样的鹅掌菜必须得上百只鹅才行

”      嘉靖气得喘着粗气说:“混账,为何如此浪费?赵龙,你的嘴是金子做的,口味这么刁怪?你如此奢靡,可知罪吗?”      赵龙连呼冤枉:“皇上,这都是昨天钦差冯大人的下人吩咐的,让我按照这样的做法准备膳食

”“冯瑞?哦,没错,按照他的行程,这两天是应该到太原府来巡查了

怎么是他,他可是严爱卿推荐的钦差啊!”嘉靖自言自语道

     这时,一个下人匆忙跑过来,对赵龙禀道:“冯大人已经到了后衙,问膳食是否准备好了?”      嘉靖皇帝怒不可遏地说:“好,朕让他吃个够!”说完,转身就走

     夏言说:“您现在也都看到了,冯大人一到哪里视察,哪里方圆十里的猪圈十有九空,甚至百日无鹅叫

我让冯大人去大同,大同必定也会按他的吩咐做同样的菜品,那就必须大肆购买食材,这才给马见山造成接待大军的假象

”      嘉靖叹道:“没想到他冯瑞一张嘴竟抵千军所耗

”      回到京城,嘉靖着人严查,查出冯瑞贪污白银三百万两之多,气得嘉靖亲自下旨把他凌迟处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