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手曹



  曹八斤是江湖上有名的小偷,外号“鬼手曹”

当了二十五年的小偷,如今,鬼手曹带着攒下来的800块大洋,兑了四张银票,匆忙往家里赶

  一不小心,一个干瘦的小孩一下子撞到了鬼手曹身上

  “对不住,对不住

”小孩止不住地道歉

  “没事儿,你走吧!”鬼手曹拍了拍小孩的肩膀,小孩转身便消失在了人群中

  鬼手曹一捻手指,三枚银元出现在了手心里

刚才那小孩借撞他那一下,偷走了他一枚银元,而他一只手拍了拍小孩的肩膀,另一只手不但摸回了自己的那枚银元,还从那小孩的腰带底下摸走了他的两枚银元

  十五年没有回家,鬼手曹有点激动

刚到家门口,正要敲门,只听一声惨叫从门内传来!   鬼手曹收回敲门的手,打袖口里摸出了一根铁丝,开了门锁,闪身进了院墙根儿下,爬上屋脊,掀开了一片瓦

  只见一个十几岁的孩子坐在床边,一个中年妇人正握着一条毛巾在热敷那孩子脸上的青肿!   那孩子正是偷鬼手曹银元的那个小偷!听了一会儿,鬼手曹明白了,原来这孩子没偷到钱,被他的头儿瘸爷一顿好打

  清理好伤口,孩子便出去了,说趁黑再去试试,看能不能挣上一口饭吃

  中年妇女看着孩子的背影叹了一口气,一回头,便看见了鬼手曹,顿时吓了一大跳:“你,你咋……你回来了!”   “老子的儿,咋做了小偷?”鬼手曹满脸怒气地问道

  中年妇人闻言怒道:“你惹了官司,一跑就是十五年!我带着一个八个月大的孩子,苦苦挨了十五年,我儿不当小偷,我们吃什么,都饿死吗?”   “我走的时候给你们留了100块大洋!”鬼手曹梗着脖子吼道

  “不知道被谁偷了!”中年妇人说道

  “我娃叫啥名字?”   “随我姓,叫陈来,回来的来

”   鬼手曹默立半晌,一跺脚出了门,也扎进了夜色之中

  三天后,清晨,城北破庙

  门前的香炉上被人插了四支香,没有点燃,三长一短,自右向左依次排开

  插这四支香的是鬼手曹

  很快,江湖上就传出了风声,有人要在青石镇拔香洗手,退出江湖

  依着这一行的规矩,取东西容易,守东西难

成名的小偷想洗手不干,必须守住一样东西七天,在这七天里,想寻仇的仇家,可以去偷去骗

  若是守的东西被别人拿到了手,要杀要剐,不能说个不字;若是能守住七天不丢,从此以后,任何人不得寻仇报复,此人与江湖事再无瓜葛

  第二天,插香的香炉旁多了六个炭笔写的字——黄金甲,聚宝张

  这是鬼手曹的仇家留下的,字条的意思是,鬼手曹必须守住古玩店“聚宝张”的镇店之宝“黄金甲”七天

  守住了,恩怨一笔勾销;守不住,哪怕仇家要鬼手曹的命,也得给

  从第一天到第六天,都是风平浪静

  第六天晚上,鬼手曹扮作乞丐,守在“聚宝张”的店门旁,一个一瘸一拐的身影撑着一把雨伞走到了他面前

  “曹八斤,还认得我吗?”   鬼手曹闻言,抬头一看,正看到那人伞下的脸:“胡……胡伢子……”   最下等的小贼称作“溜子”,掌管三十个“溜子”的叫“伢子”,掌管三十个“伢子”的叫“把头”

  “伢子,哼,那是十五年前的事了,我现在做了把头!江湖上都叫我瘸爷,你晓得是为啥吗?”   “为啥?”   “十五年前,你在我手下做溜子,有一天晚上,你撬了聚宝张的锁,被巡夜的伙计抓了个正着,你扛不住毒打,咬出了老子我,就在你后半夜爬墙逃出来的那天,我被抓到了警察局,在号子里关了三个月,折了一条腿

”   “我……对不住你!”鬼手曹涩声说道

  “从号子里出来之后,我四处找你,听说你逃到了黄河以南,拜了师父,成了名

”   “不错

”   “混得好好的,为啥要拔香洗手?”瘸爷问道

  “我不能说!”鬼手曹嗫嚅着说道

  “好!你不说,我不逼你,按江湖的规矩办,明天是第七天,黄金甲我一定拿到手

到时候,我要你的命!”   第七天,正午

一行三人走进了聚宝张

鬼手曹知道,瘸爷请的老千到了

  鬼手曹是成名的大贼,在他的眼皮下取东西,偷,是行不通的,只能骗

因为鬼手曹是在暗中保护黄金甲,所以聚宝张的掌柜怎么处置黄金甲,鬼手曹是管不了的

  其中一个自称孙管家的,喊出了掌柜,说看中了镇店之宝黄金甲

  “您是行家啊,这黄金甲是唐朝的物件,李卫公北灭突厥,太宗皇帝龙颜大悦,将自己的金盔银甲御赐给了李卫公,因此称作‘皇金甲’,也叫‘黄金甲’

”掌柜眉飞色舞地道

  “您开个价吧

”孙管家道

  “镇店之宝,不还价,3万大洋!”   “价钱倒是不贵,就是不知真假

”孙管家摩挲着盔甲,徐徐说道

  “百年老店,不敢欺客

”掌柜赶紧说道

  “无商不奸,我怎么信你?这样吧,我把手上这个扳指押在你这里,我把这盔甲拿到船上去给我家老爷看看,要是真的,我派下人来送钱,取回我的扳指,要是这盔甲是假的,我就把它送回来,砸了你的门面!”孙管家从手上摘下了扳指,扔给了掌柜

  掌柜借着光一打量,才发现,这枚扳指是墨绿颜色,入手沉甸,外有饕餮纹饰,阳文雕刻成一个“韘”字,“韘”者,射也,说明此器为骑射之具

是古代射箭時戴在手上的扳指,张弓时,将弓弦嵌入背面的深槽,以防勒伤拇指

看做工年代,应是汉朝的物件儿,在扳指内壁上还刻着一个“卫”字

  “这是……卫……”掌柜的捧着扳指的手有些颤抖

  “没错,这是卫青射箭戴的扳指!价钱高出你这黄金甲十倍不止,留在你这儿为质,你可放心?”   “放心,放心!”掌柜不住地点头

  “也罢,咱们立个字据吧!”孙管家取过纸笔,写了一个字据—— 借黄金甲一件,以一汉代扳指,价值30万大洋,在此为质

  掌柜签了字据,送孙管家一行三人出了门

  守在门口的鬼手曹连忙跟了上去,瘸爷请来的老千骗走了掌柜手里的黄金甲,鬼手曹必须得偷回来

  鬼手曹看得真切,刚才那扳指不是假货,是汉代的真东西!想不到那做局的老千为了骗走黄金甲,真下了血本

  那孙管家背着黄金甲出了聚宝张的大门,上了一辆早就停在那里的黄包车,车夫一低头,飞快地顺着大街跑了起来,鬼手曹连忙跟在后面,一路小跑

  那车夫体力甚好,绕着大街跑了四五个来回,根本不停,鬼手曹纵有千般本事,也无法靠前盗取黄金甲

又跑了两三个来回,孙管家回到了聚宝张的门前,下了黄包车,进了聚宝张的大堂,将黄金甲放在了柜台上

  “我们家老爷说了,这黄金甲是真的,3万块大洋的银票我带来了,把我那扳指还我,这字据给你,咱们钱货两讫!”孙管家大声说道

  门外的鬼手曹顿时一头雾水,怎么又把黄金甲还回来了?这时,只听“扑通”一声响,聚宝张的掌柜一下子跪在了地上:“孙管家,对不住,那扳指被贼给偷了……”   “偷了?”孙管家一声大喊

  “就在刚才,来了一拨客人,人来人往的,我明明戴在手上的呀,我也不知道,是咋了,就没了……”掌柜带着哭腔说道

  孙管家不干了,立刻就嚷嚷着要告官,那掌柜的一把抱住了孙管家的大腿:“孙管家,字据在你手,打起官司来,我是稳输啊!30万大洋啊,我就是倾家荡产,十辈子也赔不起啊,要不您看这样,这黄金甲我就送给您了,这店我也赔给您,您大人不计小人过,放我一马,怎么样?”   孙管家思索了一阵,道:“也罢!看你也不容易,黄金甲我就收下了,且不与你计较,你把房契押给我,收拾东西滚蛋

”   鬼手曹站在门外,瞬间就明白了,自己中计了

  就在自己跟着黄包车的时候,瘸爷手底下的小贼偷走了扳指

随后,孙管家回来拿着字据讹诈,掌柜被逼无奈,将黄金甲送给了孙管家

  鬼手曹输了!   云低风响,骤雨将至

  瘸爷早早地撑起了伞,冷冷地看着身前低着脑袋,咬着腮帮子的鬼手曹:“曹八斤,你服不服?”   “我服!”   “江湖人,规矩大过天

”瘸爷一字一句地说道,随后将一把匕首扔到了鬼手曹的身前,“十五年前,你害我瘸了一条腿,现在连本带利,我要你两只手,不过分吧!”   “不过分!”鬼手曹一声闷哼,挑断了右手的手筋,将匕首咬在嘴里,正要去挑左手

  只听瘸爷高喊了一声:“慢着,左手先留着,我让手底下的伢子和溜子半炷香后在这儿集合,我得让他们看看,这就是出卖我的下场!”   话音未落,只听“扑通”一声,鬼手曹跪在了瘸爷的身前:“瘸爷,命我给你,求你别让你手下的溜子看到我

”   “为啥?”瘸爷疑问道

  “陈来,是我的儿!”鬼手曹抬起头,死死地看着瘸爷

  “你拔香洗手,就为这?”   “我做了二十五年的贼,我知道,这不是好路,我不想我儿也做贼,当老子的,得给儿子立个样儿!”   大雨落下,鬼手曹的血被雨水冲了一地

  沉默半晌,瘸爷叹了一口气,道:“你走吧!一只手够了,利息我不要了!”   “为啥?”鬼手曹问道

  “我也有个八岁的儿子,你的心思,我明白

”瘸爷眨了眨有些干涩的眼皮,向鬼手曹摆了摆手

  鬼手曹爬起身来,踉跄地走了

从这一刻起,江湖里再也没有神偷鬼手曹!   第二天,江湖传言,鬼手曹守住了黄金甲七天,无人能盗,功成身退,退出江湖

  陈来缩着膀子在码头徘徊,看到前面走来的一个客商,正准备假装撞上去,突然,一只手抓住了陈来的肩膀

  “你干啥?你谁啊?”陈来挣脱开,大声喊道

  “不许再当溜子!”   “我老子都没管我!”   “你认得你老子?”   “不认得,但我老子就是干这个的,我不干这个,干啥?”   “今天,我就让你认认你的老子!”说完,那汉子伸出左手,一个嘴巴抽在了陈来的脖梗子上,指着踉踉跄跄的陈来,大声说道,“记住这张脸,我就是你老子,叫曹八斤,在外面漂泊了十几年,现在在这码头上做挑夫,凭着一膀子力气吃饭,你老子我是挑夫,不是贼!   “打今儿起,应我三件事;一、不能再当溜子;二、老子给你挣钱,明天就去读书;三、从今往后,你要姓曹,叫曹来!三件事,但凡有一件做不到,老子就打折你的腿!”   陈来一时间反应不过来,大脑一片空白,只是晕晕乎乎地跟着曹八斤向家走去

恍恍惚惚之間,陈来看着这个不知道从哪儿突然冒出来的爹,他的右手垂在肘下,似乎一直在不停地颤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