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花子大义救知县



  蒋知县赴任阳武县后,除兴修水利之外,还办理了不少案件,深得一方百姓爱戴。一天,蒋知县把全体办案人员召集到府衙,宣布准许他们休假一天。


  


  这则消息实在令人兴奋,接连数月办案,府衙上下早已人困马乏,可卢捕快听后不解,上前问道:蒋大人,南村盗窃案还未了结,我等怎能在家安心休闲?


  


  蒋知县哈哈一笑:南村盗窃案为小案,不必记挂在心,老夫自会定夺。


  


  他稍作沉吟后,叫卢捕快随其步入内堂,在耳旁轻声说了几句。


  


  卢捕快听后,面露喜色,立马说道:我这就回去,按蒋大人的意思去办。


  


  回到家中,卢捕快找到正在做女红的韩月,拉着她的手动情地说:自从娘子跟了我,这些年来默默操持家务,真是有愧于你呀!


  


  官人何出此言?韩月用手堵住卢捕快的嘴,娇羞道,小女子此生做牛做马都难以报答官人的救命之恩。


  


  话说当年韩月随父母去都城汴京,路上遇到一帮山贼。山贼抢了银两后,见韩月颇有几分姿色,便想把她抢到山上。父母把她挡在身后,誓死不让山贼得逞,结果被乱刀砍死。眼看韩月被强行拉上马,就在这时,卢捕快快马加鞭赶到,打败山贼救起韩月。为报答救命之恩,韩月跟随卢捕快来到家中,照顾其饮食起居,时间一久,两人渐生情愫。


  


  看着含情脉脉的韩月,卢捕快说:蒋大人准许我们休假一天,恰好今日良辰美景,我看不如我们今夜喜结良缘。


  


  韩月听后喜不自禁,她早就盼望这一天了,低着头一脸羞涩地说:我去厨房准备饭菜。


  


  当晚,皓月当空,置方桌于院中,摆上祭品,点上香烛,两人向着月亮三拜九叩,正式结为夫妻。


  


  喝完交杯酒,忽然响起敲门声,卢捕快打开门一看,让他吃惊不小,门外站着的人竟是蒋知县。蒋知县拱手说道:卢捕快今日大喜,老夫特来道喜,顺便讨杯喜酒喝。


  


  卢捕快忙赔着笑说道:不知蒋大人要来,有失远迎,还望蒋大人海涵。


  


  蒋知县捋了一下胡须,笑嘻嘻地步入院中,看见一身红衣的韩月,说:韩月姑娘花容月貌,卢捕快风流倜傥,你俩可谓是天设一对、地造一双。把韩月说得脸上红晕朵朵,忙躬身施礼,请蒋知县入座。


  


  蒋知县小酌几杯后,顿生清冷乏味之感,就对卢捕快说:大喜之日岂能没有器乐演奏。说着,朝院门拍了拍手,喊了一声,你们都进来吧。


  


  话音刚落,从门外进来一帮衣冠不整的叫花子,手持唢呐、笛子等各种乐器。


  


  韩月看得目瞪口呆,推了推卢捕快,小声问道:这明明是来讨饭的,哪像是来演奏的?


  


  蒋知县看出韩月的心思,他说:别看这些人穿得破烂,个个都是吹拉弹唱高手,只因得罪当今皇上,才被贬为庶民,我看他们流落街头怪是可怜,就把他们带过来给你们助兴,完了给些银两让他们吃几顿饱饭。


  


  听蒋知县这么说,卢捕快也不便说什么,安排那些人就地开始演奏,完了好早点打发他们。


  


  很快,喜庆的乐曲响彻院落。蒋知县雅兴大增,和着节拍跟着哼唱起来,不一会儿,几杯酒就下了肚。


  


  卢捕快生怕蒋知县喝醉酒,忙劝说道:蒋大人,恕小人多言,刘美逍遥法外,对方在暗,我们在明,还是少喝些酒谨慎些为好。


  


  蒋知县听后脸上不悦:有你卢捕快在,有何惧怕?


  


  真的是怕什么来什么,正说着,门外闯进两个蒙面人,举刀就向蒋知县冲了过来。卢捕快反应敏捷,从座位上一跃而起,双方很快扭打起来。


  


  对方来势汹汹,目标很明确,就是想行刺蒋知县。卢捕快自然不敢怠慢,蒋知县若在自己家中出了意外,他也难辞其咎,只好竭尽全力拼杀保护蒋知县。


  


  几个回合下来,卢捕快发现慢慢招架不住了,连忙朝那帮叫花子大喊一声:谁来帮我?


  


  只见人群中站出一人,应声道:卢捕快,你且坚持住,我来帮你。


  


  哪想到,那人并非真的要帮卢捕快,从身上抽出匕首就向蒋知县刺去。一直淡定观战的蒋知县,让韩月躲进屋里,冲着那人哈哈说道:刘美,你终于现身了,快快受降,招出同伙,我保你性命。


  


  刘美摇摇頭,露出狰狞面目,说:蒋知县,你追得我无处藏身,你的话我怎能相信,今天我们来个了断,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蒋知县继续劝说刘美:放下刀,向官府投降才是你唯一的出路。一边命令卢捕快他们三人别打了,过来速速把刘美拿下。


  


  卢捕快听令,调转身体刚想挪步,俩蒙面人挥刀就朝他砍去,他机灵地一躲闪,可手臂还是被划出一道口子,鲜血直往外流。蒋知县顿时傻了眼,难道他们背叛了?


  


  原来,刘美善于乔装打扮,行踪飘忽不定,大大增加了抓捕难度。这一次根据线人报告,刘美混进一帮喜好吹奏的叫花子中,为了能将刘美顺利抓捕归案,蒋知县授计卢捕快和韩月办理婚事,自己带上那帮叫花子以道喜之名引诱刘美现身。另外挑选两名衙役假装刺客行刺,缠住卢捕快,给刘美创造刺杀机会。本以为滴水不漏,万万没想到,那两衙役却被刘美收买了。


  


  卢捕快也看出事情不妙,一心想前去解救蒋知县,可那俩蒙面人把他紧紧咬住,让他无法分身。


  


  刘美得意地狂笑,指着蒋知县嚷道:蒋大人,你平日廉洁奉公,可你却没有管住手下,看来你的死期不远了。


  


  此时蒋知县惊恐至极,手无寸铁的他自知打不过刘美,只好围着方桌与他周旋。刘美追不上蒋知县,气得咬牙切齿,一用力把方桌掀翻在地,这下蒋知县的处境越发危险。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人群中又站起一人,高声对众叫花子说:蒋大人给我们吃喝,我们才不至于饿死街头,现在人家危难之时,我们不能袖手旁观,弟兄们,不怕死的都给我冲上去!


  


  众叫花子听后群情激昂,蜂拥而上。刘美见势不妙,乘机想逃跑,可哪还来得及,被人一把夺去刀,反绑着手跪在地上。他不停地求饶:各位爷,求求你们把我放了,我把金银财宝全部给你们,以后你们就不用上街乞讨了。


  


  刘美这话激怒了带头的叫花子:你假装穷困潦倒求我们收留,以此想掩盖自己的罪行,要不是发生今天这事,说不定日后被杀害的就是我们。说着,让人把刘美押到蒋知县面前等候发落。俩衙役见刘美被抓,慌忙扔掉手中的刀,跪行到蒋知县面前,请求宽恕。


  


  蒋知县察看卢捕快的伤势,不是很严重,唤来韩月替他包扎伤口,接着传令当场升堂审理三人。在强大的攻势下,刘美认罪,供出了其他同伙。蒋知县让卢捕快火速回府衙调集人马,一举抓获全部嫌犯。


  


  第二天,蒋知县让人在城中张贴告示,通告南村盗窃案结案,大快人心。另外着手整顿衙役,打造一支忠实可靠的办案队伍。


  


  那帮叫花子因救助有功,蒋知县赏赐他们许多银两,又帮他们租借地方,成立一个喜庆班子,专为百姓喜庆服务,慢慢就有了名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