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诅咒的陀螺



被诅咒的陀螺在线阅读 精品故事被诅咒的陀螺全文鉴赏



  宋朝高宗年间,每年九月初八,是柳叶镇的陀螺节

  可是这年,眼看要到陀螺节的时候,却传出了风声:本届陀螺大赛取消了

得知此消息,不少人前往陀螺会长柳无量家,质问为何无端取消大赛

要知道,陀螺节自举办以来,数十年间从没中断过

  人们不由想到,柳无量宣布取消本年度大赛,一定是为了他的儿子,去年的金陀螺得奖者柳成林

前不久柳成林骑马摔下来,摔折了胳膊

想必,柳无量是怕金陀螺落到别人之手,才顺延到下年的,到时他儿子柳成林的胜算肯定大些

  人们都愤愤不平,而最气愤的是张远望

去年大赛,他和柳成林是最后的冠军争夺者,得知柳成林胳膊受伤,张远望觉得今年的金陀螺非自己莫属,谁料柳无量却宣布取消比赛

张远望咽不下这口气,便去找柳无量讨个说法

  “那,你倒是说说,为何取消大赛?”张远望咄咄地问

  柳无量支吾了一会儿,才回答:“我请卦师算过了,今年九月初八不吉利,会出现死陀螺,所以取消,来年一起举办

”   死陀螺就是陀螺在飞速旋转时,突然静止不动,也不倒下

死陀螺代表时运不济,这是商人们都不愿看到的场面

一直以来,死陀螺都是开玩笑地在嘴上说说,因为一个正在飞速旋转的陀螺,怎么可能说停下就冷不丁停下呢

  因此,张远望听了这话,冷笑了声:“来年?就算今年九月初八不吉利,九月初九、九月初十总可以吧,为何非要等到来年?”   可柳无量只是反反复复地说不吉利,其他也不多说

张远望只能悻悻地走了,临走不忘丢下句话:“司马昭之心!”   次日早上,柳无量就被儿子柳成林发现被人割了喉!官府很快来人查,最后将张远望缉拿归案

  据张远望招供:由于对柳无量取消陀螺大赛感到愤懑,晚上他潜入柳家,要挟柳无量不得取消陀螺大赛,可被对方猜出了他的身份,还张嘴欲喊,于是他干脆割断了柳无量的喉管

  正是秋后时节,此案张榜之后,再过几日,张远望就要问斩

  这天,一行官府中人来到柳叶镇,吊唁了柳无量后,称宫中也知道了柳叶镇的此等盛事,特遣他们来看看今年的陀螺大赛如何举办,到时宫里也会派人来同乐

  闻听此言,陀螺会的人不知如何是好,都把目光投向了柳成林

柳成林说:“家父遇害前,已宣告取消了本届大赛!”   一名身材粗壮的官府中人听后,摇了摇头:“这样有些不大合适,陀螺节已连续举办多年,说取消就取消,对名望会有影响!”   “可是家父生前请卦师算过,本届陀螺节若举办,会出现死陀螺,这可是商贾们不愿看到的

”   那官府中人说:“卦语岂能当真,还是按期举办陀螺大赛吧!”   “可是——”柳成林还想再说点啥,却被对方摆手止住了

  那官府中人说:“放心,若真有死陀螺,由本官赔偿好了

”   由于官府参与进来,陀螺节筹备工作又照常进行

  只是,埋葬父亲之后,柳成林一头闷在家里不出来了

转眼,九月初八到了,柳成林到了赛场,一位官员从马车里钻出来,指向那身材粗壮的官府中人说:“这位是金国派来的使者,自幼爱玩陀螺,今天特意来与各位切磋一下!”   柳成林听后,心里猛地一“咯噔”:原来此人竟是金国使者

  大赛开始了,依照规则,陀螺手抽动陀螺旋转的时间越久,抽赶陀螺的花样越多,越是能获胜

  几番分组比赛下来,金国使者以高超的技艺获胜了

  眼看就要公布大赛结果,金国使者却摇着头说:“据我所知去年大赛的高手一个是柳成林,一个叫张远望,如果不能和他们同台竞技,就算不得赢了比赛!”   金国使者看了看柳成林还贴着膏药的胳膊,不无遗憾地说:“既然柳先生因伤不能同台竞技,万望能将张远望请来比试一场

”   闻听此言,那些官府人员略有迟疑地对金国使者说:“请使者大人稍等,吾等这就去请!”   不消半个时辰,身着囚衣的张远望被带到了场上

张远望扬了扬空空的手,说:“既是比拼,连个家伙儿都没有,怎么比?”   金国使者不解地问:“难道张先生惯常所用的物件不顺手?”   张远望瞥了眼身旁押解自己的公差:“还是问问这些公差大爷们,我的家伙儿哪儿去了吧?”   柳成林听到这里,接过话说:“在下倒有顺手的陀螺和鞭子,不妨暂用在下的吧

”听到此言,张远望愣了下,不由连连点头

  而后,柳成林又对金国使者说:“我的陀螺他没抽赶过,恐怕不熟悉,我想到旁边那院子让他先练下手感,你不会介意吧?”   金国使者拱了拱手:“柳先生所言甚是,但去无妨!”   进了院子,张远望朝柳成林鞠了一躬:“柳贤弟,令尊确实不是我所害,我之所以认罪,是受不了那酷刑啊!”柳成林赶忙扶起张远望:“张兄不必如此,我也觉得事有蹊跷

不瞒张兄,家父取消陀螺大赛,是因先前官府告知家父,金国派来的使者也要参加大赛,并且官府还吩咐只许让金国使者赢,说这是秦丞相的意思

自打岳飞遇害,宋与金签订了和议,秦桧已独揽朝中大权,家父没别的办法,只得借口日子不吉利取消大赛

小弟深知张兄为人,虽是直性子,但决不会杀人,今日听张兄所言,果然是桩冤案

”   张远望听后,羞愧不已:“原来,我误会令尊了!”   柳成林叹了口气:“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还是先说当下比陀螺的事吧

”张远望点了点头:“既然令尊为此事已丢了性命,也就不差我一个了,此次被押来比赛,那狗官竟再三要求我只许输不许赢,还说若输可饶我性命,若赢则身首两离,其实我早就不怕死了

”   柳成林摇了摇头:“虽然不能输,但也不能为了赢而白丢性命,你只需抽出个死陀螺即可!”   “死陀螺?”张远望诧异地望着柳成林

柳成林说:“如果出现死陀螺,一切问题便都解决了

”   “可是死陀螺只是个说法,根本不可能出现

”张远望道

柳成林想了想,悄悄对张远望说了些什么

  不一会儿,张远望从院子里出来后,迎着金国使者站到了场上

  一声哨响,两人同时将陀螺甩转,驱赶着往前走

抽打陀螺,金国使者明显略胜一筹

  就在金国使者正得意时,张远望驱赶的陀螺却像奔跑的猎物突然被什么卡住了一样,动弹不得了,就那么静静地站立在地上,纹丝不动

  “死陀螺应验了!”一旁观望着的柳成林喊了起来,“家父早先请卦师算过这个日子不吉利,尔等不信,现今可如何是好?”   金国使者狐疑地望了望柳成林,撇下自己的陀螺,朝立在地上一动不动的死陀螺走去,到了跟前,他看到陀螺之所以不倒,是因为下面的尖顶旋入了一片虚土中,刚好将陀螺卡住了

  只是,飞快旋转的陀螺怎么能说停下,就突然停下了呢?   金国使者拿起那个陀螺,握在手里晃了晃,而后翻过来倒过去瞅了几遍,发现不出任何问题

  柳成林叹息了下,朝着金国使者说:“死陀螺已经出现,今后这里将财运不济,敢问使者这该如何是好?”金国使者站起了身,脸上青一阵白一阵说:“放心,本使者说出的话,自会算数!”   金国使者说完,对围着的太监和官府中人说:“请禀告你们的皇帝,今年内贡给我家金兀术大人的两千两银子和两千匹布,不用再贡了,用以赔偿这死陀螺的损失吧!”   柳成林惊叹不已,他惊叹的不是这金国使者的守诺,而是这位使者竟然是独揽金国大权的辅臣金兀术的儿子完颜亨

  由于出现了死陀螺,大赛终止,也就没有了最后的输赢

  而除了柳成林和张远望,没有人知道出现死陀螺的机巧是在那根鞭子上

自打安葬了父亲后,柳成林一头扎进了家中,设计起了能让旋转的陀螺随时停止的鞭子,以便应对不时所需

经过多日琢磨,他发现如果正手抽,则鞭子的方向和陀螺旋转的方向刚好相反,若反手抽,由于方向一致,则鞭须可以缠住陀螺

  在此基础上,他又在鞭子内加入了一种韧性极强的藤条,并把那藤条雕刻成锯齿状,又用一根结实的麻丝从藤条上的锯齿中贯穿过去,如此一来,当用手一扯麻丝,那卷缩起来的藤条,就会牢牢地束缚住陀螺,再加上沙土地的拥堵,陀螺便会突然静立而不倒

  本来,柳成林是打算在赛场上找个能使用这根鞭子的人,造出个死陀螺,但看了场上那些人驱赶陀螺的技艺后,他发现除了金国使者外没人能用得好这根鞭子,于是只得放弃了

谁知金国使者偏要与张远望较技,这才得以造出了死陀螺

  目送金国使者和官府的人一同回返,柳成林在心里说:依草民之力,只能让朝廷向金国少进贡这么多了

  只是,当他看到张远望被公差带走时,不由又发出一串感叹:国不强,则辱;官不清,民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