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影



  关于盗影事件的卷宗,一直被深锁在A城警局四楼的机密档案柜里,从未对大众公布过。原因是这案子过于匪夷所思,公布只会引起大众的恐慌。


  


  案子最初是先后有五人来报案,说自己的影子不知何时不见了。平日里几乎感觉不到存在的影子,一旦失去,人们就像失去了最重要的同伴那般魂不守舍,无心工作学习。案情令人难以置信,但看到阳光下受害人脚下只剩一点点的影子残余,警方最终还是成立了机密专案组。


  


  专案组核心由警队经验丰富的蒙队长和几位担当顾问的科学家组成。科学家们分析了残余影子的断面后,得出结论,罪犯是利用凸透镜聚焦光线的原理来切割影子的。蒙队长研究了几位受害人的生活规律和作息时间,发现他们都去过广场花园,并在那里的长椅上休息过。他最终锁定了负责打扫花园的青年清洁工,因为只有他能光明正大地接近被害人,暗中切割影子。


  


  年轻的清洁工自幼丧母,一年前他的父亲也病死了,随着调查的进行,青年身上的嫌疑越来越大了。警方还从青年的家中搜出一块半个月前买的放大镜,购买的日期也和案发时间对得上,符合凶器的条件。


  


  在警方出示的证据和蒙队长强大的心理攻势下,青年最终承认割离了那些人的影子,但对于作案动机和所盗影子的去向,他却保持了沉默。


  


  案子陷入僵局。经过蒙队长和顾问团的讨论,确定了下一步的方案。


  


  在一个阳光普照的午后,蒙队长让青年坐在室外的一把椅子上,用那个放大镜聚焦阳光,像烧电焊一般开始切割青年的影子。这么做是源于科学家们的理论:影随身动,青年的影子一定也知道他把盗来的影子藏在何处,虽然无法开口,但既然同为影子,应该会带警方去救出它的同类。在切割的过程中,青年不停地哭叫,好像承受着极大的痛苦,但蒙队长没有停手,切割影子时人不会有任何感觉,这应该是青年假装的。


  


  被切割下来的影子从青年的脚下脱离,颤巍巍地贴在地上移动,一步一步前行的样子,就像有一个透明人在它上方缓步行走。蒙队长和警员们远远看着这一幕奇景,跟着影子走过几条街巷,来到一个仓库门口。砸开门锁后,却发现里面空空荡荡,警员们很失望,蒙队长却笑了。他叫人关上门,在一片漆黑中打开了仓库的大灯。灯光照射下,墙壁上、门背后、天花板上,无主的影子们一个个出现在众人面前,像受到惊吓的人一般瑟瑟发抖,有的还躲到了人背后。


  


  征询过科学家们的意见后,蒙队长召集受害人们挨个儿站在仓库门口,他们各自的影子就自动靠过来,几秒钟的工夫,影子们就重新连接到了原主人的脚下。事情原本进展顺利,但其中一个受害人接收完影子后突然晕倒在地。调查后才知道,他在半年前被确诊为肺癌晚期,将不久于人世。这引起了蒙队长的注意,他把五个受害人都盘查一遍后发现,这些人不是得了绝症就是有自杀倾向。事件的走向从这里开始变得微妙起来。


  


  所有人都连接上自己的影子后,关仓库的警员却发现门背后还躲着一个影子!受害人是五个,仓库里却有六个影子!难道还有其他未浮出水面的受害人?但是警方早已排查过,存在未知受害人的可能性极小。


  


  除非……那个人已经死了。


  


  看到蜷缩在仓库外墙上给他们带路的影子,蒙队长恍然大悟,他吩咐警员把青年带来,同样让他站到仓库门口。青年挣扎反抗着,多名警员协力才把他按在门框边。令人惊讶的事情发生了:仓库里最后的影子自动连接到了青年的脚底下,原来,这才是青年自己的影子!


  


  那此刻待在仓库外带路的影子又是谁的?


  


  那是他已故父亲的影子,从影子的步态上也反映了这一点。蒙队长对部下解释道。但是新的疑问又产生了:这么说青年的父亲才是首位受害人?青年到底为什么要这么做?放大镜是青年半个月前才买的,他的父亲却死于一年前,那最初他用的凶器是什么?


  


  正在人们议论纷纷的時候,青年父亲的影子开始走动起来。影子蹒跚着,迎着阳光朝空地上走去,开始变得越来越小,越来越暗淡。


  


  被按住的青年大声哭叫起来:你们放开我!我什么坏事也没做!我只是把将死之人的影子切割、收集起来,等他们故去后,我会再把影子连接到他们的亲友身上,让他们在这世上保留仅有的一部分。是他们的亲友知道我有这个本事,拜托我这么做的!


  


  警察们放手了。挣脱束缚的青年跑向正在离去的影子,他跪在地上用手去抓地面,想把影子留下,但一切都是徒劳,青年父亲的影子最终像渗入地面的水迹那般消失不见了。


  


  青年哭喊着,用颤抖的双手从口袋里掏出一副老花眼镜,捧在胸前泪流不止。


  


  蒙队长感到非常羞愧,他把目光转向他的部下们。最初的凶器,已经不用再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