贿匪



贿匪在线阅读 精品故事贿匪全文鉴赏



  道光年间,凤凰山上有个老鸹寨,大当家叫李黑

李黑听从军师王梁建议,始终打着劫富济贫的旗号,因此笼络了不少人心

朝廷多次围剿,都因当地百姓对李黑的暗中支援而失败

  时间一长,李黑发现给自己送礼的人越来越多

一开始是周边的富商大户

眼看着官军无能,李黑做大,为了讨好李黑,逢年过节都偷偷孝敬李黑一大笔钱财

慢慢地,有些心里有鬼的贪官也开始给李黑送礼,图的就是破财保平安

  得知昌乐知府魏鹤之即将告老还乡,李黑便提前一年在昌乐城里布下了眼线,监视魏鹤之的行动

这年夏末秋初之际,探子回来报告,说魏鹤之照常在衙宅之外的菜园里种大白菜,今年更加亲力亲为,还有些神神叨叨的

李黑一听,就“哼”了一声:“这些鸟官,真会演戏,冬天就滚蛋回家了,还在装什么清廉简朴!”   转眼一年过去,这天,魏鹤之大老远地派人偷偷给李黑送了银子和一封信

  李黑见小喽啰捎上山来的银子,当即便大发雷霆!他万万没想到,堂堂一个知府才给他十两银子!李黑一气之下,将魏鹤之寄来的信撕了个粉碎!   三天后的傍晚,魏鹤之的回乡车队路过凤凰山,李黑便带人干净利落地将其劫下了

  李黑打眼一瞧,只见魏鹤之是个干巴老头,穿得十分简朴,随行的一辆大车用毡毛毯子捂得严严实实的

  魏鹤之见状,走过来朝李黑一拱手说:“李寨主,老朽就是昌乐知府魏鹤之,刚刚卸任告老还乡,此前已经差人向李寨主送了书信,不知为何李寨主还要强行挽留呢?”   李黑一听,顿时气乐了:“是啊,久闻魏大人是清官,路过此地说什么我也要请您老人家上山一叙

”说完一挥手,手下如虎狼一般,连人带车一起押上山寨

  众喽啰刚要掀开毡毛毯子盖着的车子,魏鹤之急了,挣脱着跑了过来,对李黑说:“李寨主,这车里载的是大白菜,再过几日,家中老母八十大寿,这是留着做菜用的

现在天寒地冻的,掀开毯子就冻坏了啊!”   李黑有心戏耍魏鹤之,就对手下喊:“在聚义厅门口搭两块木板,把马车赶进大厅,里面有火盆,这样就冻不坏魏大人的白菜了

”   大厅之内,生着火盆,比外面暖和多了

这次,李黑亲自去揭车厢上围盖的毯子,发现车厢里果然是一堆大白菜

  众喽啰有些失望,李黑却是不动声色,让喽啰们把大白菜卸下车来

正卸着呢,一个喽啰喊道:“咦,白菜堆里面有个箱子!”李黑神情一振,喝道:“给老子搬下来!”   魏鹤之对李黑说:“李寨主,箱子里也是大白菜,您要轻拿轻放啊!”   李黑迫不及待地把木头箱子打开,里面一层厚厚的棉衣被盖着什么东西,再揭开,里面果然是三颗大白菜!   这次李黑沉不住气了,怒道:“三颗大白菜也值得这样藏起来?你玩的是什么鬼名堂!”站在一边的王梁过来耳语道:“寨主,据眼线的消息,今年魏鹤之亲自种白菜,还有些神秘,说不定有什么值钱物件,早在大白菜卷心之前已经放在了里面

”“对啊,我咋把这茬忘了!”李黑眼前一亮,抽出腰刀,就要砍开白菜

  魏鹤之这时突然激动起来,他大喝一声:“李黑,本官念你是个劫富济贫的好汉,事先封了银子修了书信给你,没想到,你连本官为母做寿的几颗大白菜都不放过,今天我倒要问你,如果你在我的白菜里搜不出金银财宝,该当如何?”   李黑听了说:“我愿意向你赔礼道歉,派人护送你回家

”说着话,他随手拎起箱子里的一颗大白菜,“咔嚓”一刀,剖为两半

  让人惊奇的是,白菜里并无金银财宝,倒是在白菜心里卷着一根鲜嫩的小黄瓜,在这寒冬腊月里让人觉得稀罕

李黑一下子有点蒙了,拱手问道:“魏大人,这是怎么回事?”   魏鹤之平复一下情绪,说:“李寨主,家母过几日就是八十大寿,我平素清廉,一直在想怎么给老母祝寿,思来想去,老母亲爱吃嫩黄瓜,可是大冬天又如何有这等东西呢?我试验着在种大白菜时,就在大白菜旁边种了黄瓜,到了大白菜要卷心时,黄瓜才刚刚顶花带刺的一拃长,我就把小黄瓜整理到大白菜心里,让大白菜自然卷了起来

  “等到天冷了,把已近干枯的黄瓜秧剪掉,小黄瓜依然在卷得严严实实的大白菜里保持鲜嫩,能熬过寒冬啊

当年我考取功名为官时,老母亲一再叮嘱,要清清白白为官,这个教诲我谨遵了二十多年

今年老母八十大寿,又恰逢我告老还乡,献上这道大白菜包黄瓜的‘青青白白’菜,也是寓意我没有辜负母亲‘清清白白为官’的教诲啊!”   魏鹤之一席话说完,李黑等人肃然起敬,立刻设宴摆酒给魏鹤之压惊道歉

  席间,王梁问:“魏大人,您一向清廉如此,没有什么可抢的东西,为何还要给寨主送银子呢?”   魏鹤之仰脖喝下杯中酒,叹口气说:“不瞒二位,老朽虽然素来为官清廉,可是一直受人排挤和猜忌,说我沽名钓誉&;&;给你们送银子,也不过是想让你们不要抢我,顺带着印证我清官的名声啊!”   喝得有些迷糊的李黑有些不明白:“魏大人,这话怎讲?让土匪来证明您是清官?”魏鹤之有些羞赧地说:“官面上素闻凤凰山老鸹寨有三不抢:不抢穷人、不抢善人、不抢清官

不知道何时起,省内官场里就流行了一个潜规则,看一个官员是不是真清廉,自己吹的没用,上面官员说的也没用,花钱买名声的有的是,看就看他是否被凤凰山老鸹寨抢,抢了的就是贪官,不抢的就是清官

今天被你们抢了,我的名声也算是毁了

”   听罢此言,李黑“咕咚”喝完杯中酒,站起来一抱拳,说:“魏大人,你是我这些年来遇到的第一个真清官,你放心回家,名声的事儿我们给您挽回来

”   魏鹤之回家没两个月,忽然有钦差来宣读皇上的圣旨,褒奖他为官清廉,堪称官吏的楷模

听钦差说,皇上不知怎么听到了市井传闻,说魏鹤之告老还乡,被土匪抢了,车上拉的不过是自己种的大白菜,连土匪都可怜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