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四刀



  微画大师武一夫的眼睛受伤了,而且伤得很不是时候。


  


  武一夫刚接了一个大活。有人想要一件微画作品,在一幅油画人物的眼睛里作画,要画的是《水浒》一百单八将。这可是个难活。武一夫接下了,苦苦思索了半个月,正准备动手呢,却受伤了。


  


  思来想去,武一夫决定找两个师兄帮忙。大师兄罗中、二师兄罗华,是恩师罗网才的两个亲儿子,微画水平不在自己之下,求他们帮忙是最合适不过的。


  


  恩师罗网才是微画界泰斗级的人物,武一夫跟着罗网才学艺十几年,罗网才经常夸奖武一夫的微画技艺好,让自己的两个儿子好好跟武一夫学习。可是武一夫有一桩心事,他总觉得罗网才肯定给他的两个儿子开小灶,那兄弟俩学的一定比自己多。特别是罗网才的独门绝技罗四刀,传言从不传外人。武一夫对罗家来说肯定是外人。


  


  武一夫想,只要掌握了罗四刀这手绝活,他就会成为微画界真正的领头羊。他也曾私下里问过罗氏兄弟,可是两人都说爹没教过他们罗四刀,他们也盼着尽快学到罗家这门绝技。武一夫认为兄弟俩没说真话。不过,人家不说他也没办法。


  


  让武一夫没想到的是,罗网才是得病走的,事情发生得太过突然,罗四刀还没来得及传授给后人呢。武一夫只知道恩师临死前将一个锦盒交给了罗中和罗华,里面藏的很可能就是绝技罗四刀全本!不过,罗网才把锦盒给了老大罗中收藏,钥匙却给了老二罗华,并且留下遗言,除非兄弟俩混不下去了,不然千万不能打开锦盒。


  


  武一夫打起了锦盒的主意。老婆知道后,劝他说:那是你恩师留下的东西,既然没留给你,趁早断了这念头,好好搞你的微画是正理,其他的事少管。


  


  武一夫嗯了一声,似乎听进去了,又似乎没有。


  


  人算不如天算。就在武一夫接了这一百单八将的活,准备动手时,却意外弄伤了眼睛,没办法,只好把活交到两位师兄手上。


  


  师兄就是师兄,罗中和罗华二话没说,就把活接了过去。兄弟俩日夜奋战,两个月后,活进行到了一半。这期间,武一夫的眼伤好了,但是他已经不能再接手这桩活了,因为这次是由罗中执笔的。微画这项工作,最忌讳中途换人,前后两个人的思路和手法不同,会造成作品的前后差异,这将极大地影响作品质量。


  


  武一夫见罗中的微画进度很慢,就提醒师兄,如果用罗四刀的微画刀法,说不定会加快工期。


  


  罗中兄弟俩几乎是异口同声:爹没了,哪里还有什么罗四刀’?


  


  武一夫说:也许罗四刀’就在师傅留下的锦盒里。


  


  罗华脾气急,听了武一夫的话,说:那是爹留下的。爹临走有话呢,不到万不得已不能打开锦盒。想打那盒子的主意,休想!


  


  二师兄把话说到这份上了,武一夫也不好再说什么。可从此,他心里的疙瘩拧得更紧了。事实上,武一夫一直没停止对锦盒的觊觎之心。甚至这次眼睛受伤,也是他有意为之,为的就是把接的活转给两位师兄,一旦他们干不下去,说不定就会打开锦盒,拿出罗四刀了。


  


  可惜,武一夫失算了。罗中和罗华虽然费了很大力气,但总算还是把一百单八将的微画任务完成了。锦盒没能打开。


  


  一计不成,又生一计。武一夫决定来点狠的。


  


  武一夫自从眼晴受过伤以后,一直没好利索,只要作画时间一长,眼睛就会流泪。为此,武一夫断然放下十分热爱的画笔,玩起了古董。


  


  武一夫虽说刚入行,却很长眼,倒手卖了几件古董后,赚了不少。武一夫第一时间把罗中和罗华喊过去,到当地最好的太阳神大酒楼撮了一顿。


  


  可没多久,罗氏兄弟就听说武一夫进了个假货,为此赔了个精光,几乎倾家荡产。他们上门时,武一夫手里拿着根绳子,正打算上吊。罗华一看急了眼,上去一把抱住武一夫,把他摁在了椅子里。


  


  罗中说:一夫,有啥事咱师兄弟一块扛着,你这是干啥?好死不如赖活着。


  


  武一夫哭够了,对罗中说:两位师兄,我想向你们借点钱翻本。


  


  罗华摇摇头:一夫,古董这行水太深,咱不干了,还是干微画吧。这一行你熟悉,比我们兄弟俩水平高。眼睛有病,咱可以治啊。


  


  武一夫哭着说:谢谢两位师兄。我是什么性格你们也知道,我在哪儿摔倒就一定要在哪儿爬起来。你们还是借我点钱吧。


  


  罗华问:那,你要借多少?


  


  武一夫抹了把泪说:一千万。


  


  一千万几乎是兄弟俩的全部家业了。


  


  武一夫看兄弟俩在犹豫,又哭上了:算了,我知道跟你们借这么多钱不应该,还是让我去死吧。说着,又去拿桌子上的绳子。


  


  罗中手急眼快,把绳子一下抢了过去,说:我们只能借给你五百万。其他的你自己想办法吧。


  


  武一夫一听,给两个师兄跪下磕了三个响头,并保证三个月后一定把借他们的钱连本带息还上。


  


  还别说,武一夫自从借了罗氏兄弟的钱后,很快赚了,没几天就把借兄弟俩的五百万还上了。不但如此,武一夫像是找准了窍门,在古董界这一行,顺风顺水,很快站稳了脚跟,挣了个盆满钵盈。好几次三人碰头时,武一夫的手机就没消停过,据他说,都是些打电话请教经验的新手。


  


  武一夫为了感谢罗氏兄弟,经常带兄弟俩到太阳神大酒楼吃饭喝酒,还经常给他们的家人买这买那。见武一夫的小日子过得这么滋润,罗中有点坐不住了。他也想玩古董。


  


  罗中跟武一夫一说,武一夫不答应。武一夫的意思是,师傅就三个传人,现在他武一夫不干微画了,要是罗中再不干了,师傅泉下有知,肯定会气死。


  


  罗中不死心,说:这个我早想好了,我一边搞微画,一边玩古董,两不耽误。


  


  听罗中如此表态,武一夫只好勉强同意。在武一夫的帮助下,罗中很快买进一件元青瓷,一倒手,竟也挣了一笔小钱。这下罗华也坐不住了,要求跟着武一夫和罗中玩古董。


  


  罗华的手气却没有哥哥罗中好,一上来就进了一件假货,赔了一大笔。这事也怨罗华自己,当时武一夫在边上劝他别贸然下手,可等他一走开,罗华还是一咬牙买了。他一心想在哥哥和武一夫面前逞能,却没想到越急越出错,最后把家底都输得差不多了,还把哥哥罗中也拖下了水。


  


  这天,罗华和罗中正在愁眉苦脸思索对策,武一夫的出现无异于一个救星。罗中一把抓住武一夫说:一夫,赶紧的!借我五百万!


  


  武一夫却不动声色地拨开罗中,道:师兄,我今天来就是有一个好消息要告诉你,有人相中了咱家一件宝贝。只要师兄肯出手,别说五百万,五千万人家也借。


  


  罗中像是看到了一根救命稻草,赶紧问是什么宝贝。


  


  武一夫说:就怕两位师兄舍不得。


  


  罗中想也没想就回答:肯定舍得。只要对方肯出好价钱。


  


  武一夫看了罗氏兄弟一眼,慢吞吞地说:锦盒,当年师傅留下的锦盒。有人愿意出一千万买它。怎么样?


  


  兄弟俩这会儿好像才想起锦盒这回事,当年爹临死时的话,也仿佛在耳边回响。兄弟俩眼前这光景,比混不下去还要惨啊。现在不打开锦盒,还要等到什么时候呢?


  


  锦盒拿出来了,钥匙也放到面前了。罗中把盒子打开,里面有个小包裹,打开包裹,里面有张纸。武一夫强捺住心中的激动,装作毫不在意的样子,从呆若木鸡的罗氏兄弟手中接过那张纸,只见纸上写着:武一夫已尽得我门罗四刀真传。为父已将罗四刀藏于平时的刀法中传授给了武一夫。你们兄弟如果实在混不下去了,可向武一夫请教。父:罗网才。后面是年月日。


  


  武一夫看完纸条,一口血喷出,倒在了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