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门住高邻



  晚上回到家,我发现老婆正坐在沙发里生闷气,锅冷灶凉,饭也没做,忙问她是怎么回事?她生气地说:什么东西呀,刚当了个芝麻绿豆官,脑袋就扬到天上去了。哼,不定哪天被双规了呢!原来就在刚才,她下班回来,上楼的时候,跟对门的女人走了一个脸对脸,她看那女人拿着一个环保袋,就笑着说:哟,出去买菜呀?谁想那女人只是冷冰冰地看了她一眼,一句话没说,就下楼去了。


  


  我忙劝她说:这生什么气呀?人家不爱搭理咱,咱也不搭理她不就得了。老婆撇了一下嘴说:切,人家当官儿了,哪里还会主动跟咱们说话?都怪你,干了这么多年还是个小警察,让人看不起,真是窝囊!


  


  我看她又把矛头转到我身上,忙着引开:她要是上门来看你,你是不是就出这口恶气了?她又抛给我一对卫生球,接着撇嘴说:让人家上门来看我?你大白天的就说上梦话啦?我说:我真不是吹牛的,过不了一个星期,她保准上门来看你。


  


  第二天下午,我特意跑到电子市场买了一套针孔摄像设备。一回到家,我就大张旗鼓地干了起来,还特意把动静搞大。对门的女人终于忍受不住了,开了门,探头出来,皱着眉头问我:你干吗呢?搞这么大动静,弄得四邻不安!我说:我安个摄像头,二十四小时监控咱们楼道,那可是为了咱两家的绝对安全。


  


  她怔了一怔。我接着说:我虽然只是个小公务员,但毕竟也是国家公职人员,万一招谁恨了,愣说给我送礼行贿了,我有这个录像,那就不会被诬陷啦。这高清录像,能录下清晰的证据,可是个好东西!她顿时变了脸色,讪讪地退了回去。


  


  我又折腾了一阵子,回到家不一会儿,就有人敲门。我小声对老婆说,应该是对门来了,你去开门,我躲在书房里,对门若要见我,就说我正在写作,不见客。过了半个多小时,老婆轻轻推开书房门,小声说:能打断你一下吗?对门的邻居来了,人家都等你好半天了。我忙着出来,见对门的男主人正焦灼地坐在沙发里。他见我出来了,忙着站起身,握住我的手说:对不起啊,打扰你写作了。真没想到啊,您还是个作家。跟大作家住对门,真是荣幸啊。要是早知道,我早就过来拜访啦。


  


  我忙着自谦了几句,然后问他有什么事,他这才说明来意,说我们两家都很安全,不用装那套探头吧。他说他在局里当办公室主任,官儿不大,但应酬不少,人家要是见到我装的探头,心里毕竟不舒服,以后就不会来走动了,他的人脉就受影响了。


  


  我点了点头说:那也是啊。该走动得走动,不然怎么往上活动呢?你当了这么多年的主任,早该升升了,是不是该跑的没跑啊?我那话里带着刺儿,想不到说到了他的痛处,他竟给我倒上了苦水。我一边听,一边同情地点着头,还时不时地给他分析两句,他愣愣地看着我,惊奇地说:你说的还真对啊。哎呀,怪不得你能当作家,那脑子就是比我好使啊。你给我出出招儿,我怎么才能再上一步?


  


  我忙着推诿说:今天我有个稿子要写完,等我有时间了,好好给你琢磨琢磨。他点头应着,起身告辞。等他走了,我才发现他真没空着手来,他带来了两瓶酒,两条烟,还有一张八只大闸蟹的预定卡,总价一千二百元。


  


  我对老婆说:这回你不生气了吧?


  


  老婆喜滋滋地在我额头上点了一指头,忽然又不解地问道:你还真想帮他升升官儿啊?


  


  我点了点头,给她分析说:既然对门住着这么一位官员,咱就得想尽办法利用这个资源啊。现在他当着主任,随手就能送咱好烟好酒和大闸蟹,要是再帮他升了官儿,他送咱的就更贵重了。老婆连连点着头,在我脸上亲了一口,说:那你就帮他吧,我等着享福了。


  


  从那以后,住对门的胡主任就经常到我们家来。当然,他哪回都不会空手。烟、酒、海鲜、化妆品、卡,最夸张的一次,是送给我一对核桃。我也不懂啊,就拿在手上玩儿,后来遇到了行家,说这对狮子头少说也值五千块。天,这可过了。我赶紧给胡主任送了回去。胡主任白了我一眼说,不就是俩核桃吗,他说值五千,我还说值五毛呢。你要是不喜欢,我就砸开咱俩吃了。说着,他还真找来锤子要砸开。我忙着拦住了他。他把核桃塞进我口袋里,我当然没白要他的东西,我问清了他的情况,开动脑筋,帮他想了好多办法,我对他说,现在是讲究学习的时代,上面都要求建设学习型社会嘛,你要想让上面高看你一眼,就得在学习上下功夫。你们系统有刊物啊,那是领导们必看的,在上面发表两篇文章,领导们就记住你了。


  


  他明白了我的意图,很想写篇调查报告,但文章却写不来,别看我只是个业余作者,写小说差了点,但写起调查报告来还是手到擒来。我先给他说了要写的东西,让他去跑材料。我趁着这个工夫,搜罗了些文章,找准了立意,等他的材料一来,我就开始分析,然后就开写。我用了一个星期的时间,帮他写了一篇调查报告,两个月后刊登在他们系统的刊上。两个月后,我又帮他写了一篇,文章又如期刊登。这回倒好,他直接送了我老婆一条白金项链,说是给我发的奖金。他兴奋地对我说,我这招儿真灵光,两篇文章一见刊,上面的领导已经找过他们局长了解他的情况,还说离提拔他不远了。


  


  一天,我老婆戴着项链,在镜子前左照右照,高兴得脸上像是开了花儿,得意地说:有这么位高邻,真是不错。你说,他要是当了局长,该送咱什么啦?我说:肯定比现在高级啊。再送你化妆品,那一准儿就是进口的啦。再送你首饰,那一准儿就是钻石的啦。再送我烟酒,那肯定就是中华茅台的啦。谁知那天回家时,我却见对门正在收拾,一袋子一袋子地往外面扔垃圾。我凑过去看,见是一对小年轻的,不认识,就问他们在干吗,那两个人说:他们新买了房子,正在收拾呢,完了好装修。我不觉愕然:他家搬哪儿去了?小伙子撇了撇嘴说:人家当上了局长,有权有钱有势的,那还不想搬哪儿搬哪儿?


  


  我回家跟老婆念叨,这姓胡的太不仗义了,说搬走就搬走了,连个招呼都不打。


  


  老婆气嘟嘟地说:就是你太笨了,还想着帮人家升了官儿养肥了好扎出更多的血来呢,却不想被人家放长线钓大鱼,用点儿小礼物就把你的计谋全都给套用了去。人家现在一当上局长,马上搬了家,你没地方找人家去了吧?想来想去,还是让人家给利用了。


  


  我一想也是,这一年多,我光帮他出谋划策了,自己的写作全给耽搁了。帮他发表了那两篇调查报告,他还没给我稿费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