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动的爱



我是一辆出租车,一辆出租车中的明星车


不管别人怎么说,我都深感荣耀和自豪


十几年前,当我的主人把一块“七十岁以上老人免费乘车”的牌子放到挡风玻璃前,我非常纳闷,更不乐意


一个的哥每月能挣多少钱,妻子是上三班倒的工人,女儿和儿子双双上学,每月都捉襟见肘


竟然还免费乘车,脑子有病了吧?再说,我是冲着你人好,为你养家辛苦奔忙的,都不收费了,我还跑个什么劲? 我知道,主人是个好心人,老人乘车不收费的事已经有过好多回,但一旦挂出牌子来,老人们都冲着你来了,你收得了场吗?何况,在这个社会上,吃力不讨好的事可是经常发生呀


比如最近的一次,一个老奶奶搀着浑身是血的老大爷在路边拦车,亮着空车灯的出租车不是急驰而过就是绕道而行


主人将我滑行到跟前,连搀带扶上了车,然后直奔医院


到了医院才知道,老大爷是被车撞的


万万没想到的是,其儿女赶到医院,逮着主人就打,说是主人撞的


主人让老奶奶证明,老奶奶哼哧半天,说眼睛模糊,没看清


要不是有警方和媒体的帮助,找到了那个时间段的乘客,主人非成了冤大头不可


纳闷归纳闷,不乐意归不乐意,主人让怎么做我还得怎么做


牌子一亮出来,满大街成焦点了,有怀疑,有好奇,更有敬意


每当看到老人对主人翘起大拇指和说出感谢的话,我就乐呵;每当看到众人投来关注和敬仰的目光,甚至连交警都会网开一面,我很兴奋,跑得也特别欢


面对报纸和电视台的采访,我的主人很腼腆,什么也不愿说,我恨不得站出来,把主人所做的好事全都说出来


整个城市都知道我了,说我是爱心车,我成为这座城市的明星了


整个出租车行业都掀起向我学习的高潮,主人还成为后来的爱心车队的队长


就在社会上对我褒奖连连的时候,主人却陷入了痛苦之中


平时很少抽烟的他,坐在车里一根接一根地抽,眼睛紧紧盯着那块牌子,一眨不眨


我知道,连续两个月下来,收入几乎减少了一半,嫂子冲他发火了


回娘家前的嫂子说,什么时候把牌子去掉,什么时候回来


几天过去,主人撑不住了,孩子没人料理,锅碗瓢盆衣服一团糟


主人恋恋不舍地把牌子取下来,像对待宝贝一样,层层包裹,放在了后备箱里


我体谅主人,毕竟,他是全家的生活支撑


主人遇到一个老人了,腰佝偻着,拄着拐杖的手摇摇晃晃,步伐迟缓滞重


主人停了车,问老人:老人家到哪?我免费送您吧


老人站住了,狐疑的目光盯着主人,一言不发


主人受不了那目光,当即拉开车门下车,打开后备箱,取出牌子亮给老人看,然后郑重地放在了挡风玻璃前


老人笑了,向主人点了点头,然后继续前行


我发现,主人的胸膛再次挺了起来,悠扬的小曲情不自禁地流淌出来,我也欣慰地笑了


一进家门,主人的眉头就又皱了起来,第二天早上,主人坐在车上一个劲地抽烟,最终,把烟屁股狠狠地弹出老远,牌子趾高气扬地在它的位置上生了根


一个暴风骤雨的天气,雨刷飞快,依然看不清外面的世界


主人的妻子来电话了,让赶快去接她上班,否则就要迟到


此时,一位即将临产的孕妇正要上车,主人毫不犹豫地挂了电话


主人离婚了,主人说,不能理解和接受我做法的人,不配做我的妻子


主人的话斩钉截铁,让我感动


我恨自己不是女人,否则,我一定要成为主人的妻子


主人再婚了,一个同样热衷于做好事的的姐,依然是清贫的生活,但清贫中透出充实和快乐


我永远不会忘记那次惨烈的车祸,摧毁了我,也让主人从此成为残废


本不该是那样的结果啊


一辆酒后驾驶的轿车突然逆向飞奔,被迫猛打方向盘的油罐车冲向隧道壁,侧翻在地,瞬间火起


紧跟其后的客车、轿车连环相撞,一片混乱,我就是其中的一个


主人撞开车门,抓起灭火器冲向客车


火势凶猛,迅速漫延,稍顷,我也燃烧起来


我多么希望主人能尽快出现,救我一命,可看不见主人的影子,直到我奄奄一息


重获新生后的我才知道,主人已经残废,他的妻子成为接班人


不甘在家苦守的主人,坐着轮椅在街边摆了个修鞋擦鞋摊,同样一块“七十岁以上老人免费”的牌子骄傲地竖立着


最动人的画面在每天的早晚呈现: 沐浴着太阳的光辉,两块牌子各自站立到自己的岗位上,开始或结束一天的工作,相互勉励,遥遥祝福! 我是个孤儿,靠吃百家饭长大和成人,我回报不了给予我关爱和温暖的人,但我可以把关爱和温暖传递下去


这是我偷听到的,是主人与妻子的私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