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里来了陌生人



冯大婶和李大妈认识缘于她们两个的孙女都在一个幼儿园上学,再加上两家住在一个小区,单元门对着单元门,久而久之,就成了无话不谈的一对老友


从农村老家来城里的李大妈平时除了去幼儿园接送孙女,因为还有理发的手艺,所以空闲的时候,就去离家两三公里的一个理发店做兼职


而冯大婶是个退休工人,啥事儿也没有,平时也帮衬李大妈,有时候如果李大妈家没有人接孩子,她也主动把两个孩子一块接回来


这天周末傍晚,冯大婶下楼倒垃圾


正当她把垃圾袋扔到垃圾桶想折回时,突然发现对面楼道里站着一个女人,那女人正搂着一个男子亲吻着


冯大婶心想,现在的年轻人真开放啊,这天还没有黑呢! 她正打算离开时,却觉得哪里不对劲儿,嘿,那女人穿着一件粉红色的大衣,留着长发,从侧面看,怎么越看越像李大妈的儿媳小玉呢?好奇心驱使她不由自主地向前移了移了脚步,躲在花池旁边一棵树后面偷偷地看是不是小玉


她瞪大眼睛,没错,真的是小玉! 就在她胡思乱想之时,突然对面楼道里冲出来一个三岁左右的小女孩,那小女孩儿还没有到楼道口,小玉便和那男人好像听到了楼道里有人下来,猛然放开了彼此


冯大婶一看,这小女孩不正是李大妈的孙女欣欣嘛


那个男人又是谁呢?这时就见小玉拉起欣欣,一把把欣欣抱在怀里,让欣欣和那个男人拉手,可欣欣却不配合


那个刚才和小玉亲吻在一起的男子悻悻地把手放下去,看了看手腕上的表,对小玉母女摆了摆手


这时,冯大婶就听欣欣在妈妈的提示下,不情愿地摆摆手说:“叔叔再见!” 听到欣欣这么一说,冯大婶的心里“咯噔”一下子,天哪,刚才看到小玉和这个男的躲在楼下干柴烈火似的亲在一起,就觉得有问题,欣欣再这么一喊,看来十有八九小玉和这个男的有见不得的事情啊! 回到家后,冯大婶左思右想起来


她以前和李大妈在一起时,李大妈也经常向她抱怨小玉,说小玉这儿媳妇老是对着婆婆说自己男人的不是,气得李大妈没少在冯大婶眼前数落小玉


有一次李大妈还对她说,小玉外面肯定有人,否则不会天天对儿子那么多怨气


第二天,冯大婶见了李大妈就一股脑地把昨天自己的所见所闻全都说了


李大妈一听,气得一跺脚就要去找小玉质问


她刚想迈步,却被冯大婶一把拉住


冯大婶劝说:“欣欣她奶奶啊,我不是说你,这事儿是急得来的吗?俗话说‘捉贼捉赃,捉奸捉双’,你这么去,又没有证据,搞不好还被儿媳呛一通


依我说,千万不能打草惊蛇!” 李大妈一听,似有所悟地点了点头,又说:“那我侧面问一下欣欣不就成了?” 冯大婶又轻轻摇了摇头:“这也不行,你想啊,现在欣欣都上幼儿园了,我看她也挺机灵,你就不怕你问的话,欣欣会原封不动地给她妈妈小玉学过去?” 李大妈不无担心地说:“你说得没错,欣欣平时和她妈最亲了,上次我当着欣欣的面发了小玉的两句牢骚,到了晚上小玉就知道了,为此,小玉还差点和我吵起来呢


”说到这里,李大妈轻轻咬着嘴唇说,“没想到小玉这个女人竟然给我儿子戴绿帽子


哼,既然她有错在先,待我抓她现行,让我儿子把她扫地出门!” 为了抓小玉的奸情,李大妈干脆连理发店里的兼职也不做的


因为从麻将馆看出来,刚好能看到小玉家单元楼,所以她天天没事就猫在小区不远处的麻将馆里监视小玉


冯大婶本来就没有什么事儿,也热心地参与进来,和李大妈一道当起了侦察员


一连好几天,她们两个也没有发现什么问题


这下子,李大妈有点沉不住气了,可冯大婶让她务必要耐心,并说什么要想钓到大鱼,就得舍得花时间


这天上午,小玉轮休,李大妈和冯大婶把两个孩子送到幼儿园后,就如期来到了麻将馆蹲点


突然,冯大婶拉了拉李大妈的袖子:“快看,好像那天那个又来了!”说完,向几十米之外的小区门口指去


李大妈眼神不大好,透过雾霾,问道:“你确定是那天那个人吗?” 冯大婶拍着胸脯说:“放心吧,错不了,还是那身打扮,就是那个身高


” 两人不敢耽误,马上起身快步走到小区门口


果真见那男人径直走向小玉所住的单元楼门口,随即就见一个穿着粉红大衣的女子闪了出来


李大娘定眼一瞧,这不正是儿媳妇小玉嘛,她瞪大眼睛,想看看到底小玉想干什么


谁知那男子竟然递给小玉一个包裹,小玉拿起对方的笔在包裹上写了几个字后,人家把包裹上的单子一撕,走了


“唉,原来是个送快递的!”李大妈提起的心又掉了下去,然后有点怀疑地转过脸问冯大婶,“你不会那天也看错了吧,他们两个真的亲嘴了?” “那还用说,那都是我亲眼所见,亲身经历的!”冯大婶因为认错了人,有点不好意思,但一听到李大妈怀疑自己,马上严肃地回答


这天周末傍晚,两人又在麻将馆搓麻将


还是冯大婶眼尖,突然叫道:“她奶奶,快,我看见那个男人进了楼道了!” “哪个男人?”李大妈问道


“还能有谁,就是和小玉有事儿的那个男的,今天没有雾霾,这次我绝对没看错!”冯大婶拉着李大妈就跑


两个人刚进小区门口,就见一个高大的背影已经进了小玉所住的单元楼楼道门口了


“轻点,咱们跟上去!”冯大婶对李大妈说


她们二人蹑手蹑脚、轻车熟路地来到小玉所住的三楼东户,这时李大妈把耳朵贴在门上,只听到里面小玉的嘻笑声


李大妈赶紧掏出钥匙,快速把门打开


刚进屋门,映入她们眼帘的是一个男子正抱着小玉在沙发上互相亲热呢


因为二人笑声很大,好像没有感觉到有人进来


“你们干什么呢!”李大妈大声吼了一嗓子,喊完后,她突然大叫起来,“哎,怎么是你啊儿子!” 那男子红着脸站起来,嗔怪道:“妈,您吓我一跳,啥时候进来的?” “这,这次不会你又看错了吧?”李大妈瞪了一眼冯大婶


冯婶辩解道:“绝对没有错,那天周末,我看见与你儿媳妇在楼下亲吻的就是这个男人,噢,我哪知道那就是你儿子啊!” “你们是来捉奸的吧?”小玉看这架势,也明白过来了,随即“哼”了一声,坐在沙发上嘤嘤地哭泣起来


突然欣欣揉着眼睛从卧室里光着脚丫跑出来,好像刚睡醒,她一看妈妈在哭,赶快扑上去问:“妈妈怎么哭了?” “还不是有人怀疑你妈妈!”小玉故意提高声调说


李大妈对冯大婶说:“你看这事弄的,唉,也怪我没有告诉你,这就是我儿子,在刑警队工作,经常在外地出差办案子,整天不着家


”说到这里,她又对小玉说,“小玉,这都是婆婆的不对,可你怎么老是埋怨欣欣她爸啊?” 小玉嘴一噘:“我平时一个人在家忙完这活,干那活,还要照顾孩子,有多辛苦,难道连过过嘴瘾,泄泄心里的气也不行呀?” 冯大婶手足无措地说:“这,这真是个大误会啊!”说到这里,她又说道,“要是那天欣欣不说什么‘叔叔再见’的话,我也不会认为你儿子是外人嘛!” 李大娘的儿子叹了口气说:“唉,这都怪我,一年在家里也呆不了几天,孩子见我就像见陌生人似的,怪不得她说那样的话


直到现在,还不肯喊我声爸爸呢!” 说到这里,这个七尺的汉子眼里亮晶晶的泪花儿直打转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