遗骨的真相



  解忧私人侦探事务所


  敬天一无论如何也想不到,他签收的那份国际快递里面竟是一副残缺不全的遗骨!更想不到,他们的兼职法医非常淡定地把快递箱放在会议桌上,直接介绍案情


  “这副遗骨被错埋了23年,于1993年在香港海域被发现,被当成一位死于空难的华裔名媛埋在了美国,但其实这个华裔名媛还没死,那这个遗骨是谁的呢?这是你们要调查的


”   美少女邱小福噘着嘴:“哎呀!怎么查嘛!这陈年旧案,警察叔叔都不管,我们怎么查呀!不是说很可能是到香港的偷渡客吗?可能连失踪都不会报呢!去查失踪人口吗?那可是大海捞针呀!”   敬天一抓着头发:“失踪人口是要查的,但我们是不是应该先缩小范围呢?遗骨虽然损毁严重,但总能鉴定出一些有用的信息吧?”   兼职法医拿出一摞厚厚的资料:“我能提供给你们一些有用的信息,有线粒体DNA,年龄30到35岁之间,黄种人,身高一米六到一米六五之间,女性,有过生育史,通过电脑程序作了面部还原……”   敬天一有点忐忑:“有面部还原,有线粒体DNA,要不然把这些信息提交给中国失踪人口档案库以及打拐DNA数据库,看看有没有什么对比结果?”   “可以尝试,我把还原照片和DNA数据给你,面部还原结果争议性较大,线粒体DNA跟DNA不一样,DNA数据库应该无法比对,但是如果有候选人的话,可以用来筛选


”兼职法医说


  然而,一个死于上世纪90年代的三十多岁的女人,在中国失踪人口档案库或打拐DNA数据库中能查到蛛丝马迹吗?   一个月后,只有兼职法医那里有进展,不过他的发现让这件看似只需确定身份的案子变得更加扑朔迷离


之前的检测结果是遗骨淹死于海中,碰上飞机坠落被焚毁,但法医对遗骨进行检查发现,遗骨上的黑色并不是灼烧所致,而是中毒


这副遗骨的主人死于砷化物中毒!   原先是失踪案,现在是谋杀案,遗骨的主人很有可能是被毒死后抛尸海底的,这更要往下查了!   “90年代,那片海域偷渡都难,抛尸更难……有没有可能,那片海域根本不是抛尸现场,遗骨是被洋流冲过去的?”敬天一问


  一直埋首在电脑前的邱小福忽然大喊一声:“呀!有人联系我啦!说看面部还原照片,觉得像他妈妈!”   “去采集他的线粒体DNA做对比!”敬天一叫道


  采集对比了线粒体DNA之后,案子依然十分棘手


对方早就向打拐DNA数据库提供过DNA数据,听闻还要提供线粒体DNA觉得很是奇怪,但他是一个不放弃任何希望的人,很快就提供了线粒体DNA数据,比对结果吻合之后,他又以最快的速度赶了过来


  会客室里,疑似遗骨主人的儿子抛出了一个困扰他多年的问题:“你们能告诉我,我妈妈是什么样的人吗?”   敬天一和邱小福傻了,他们本来以为这个小伙子的出现,能使案件出现转机,但显然,小伙子带来了另一个谜团


  “帅哥,我可不可以把这个问题抛还给你?”邱小福小心翼翼地问对面坐着的小伙子,“要不然,你先介绍一下你自己也行


”   “我叫张强,今年30岁,是一个程序员,也是中国失踪人口档案库网站的志愿者……”   “张强呀!”敬天一和邱小福对视一眼,决定将事情和盘托出,“这副遗骨是1993年在香港海域被发现的,但因为遗骨损坏很严重,目前只提取到了线粒体DNA,只能证明你和这具遗骨有母系遗传关系,不能证明她就是你母亲,目前法医检测出她是中毒身亡的


”   张强听完,忽然笑了:“你说我妈妈是被人谋杀了?我就说呢,我肯定不是被妈妈抛弃的!我妈妈要是活着,肯定不会不找我的!”   敬天一和邱小福对视一眼,一个被拐賣的孩子,心里总有别人无法触及的痛点


  “我现在的父母对我还不错,供我读大学,但我心里一直都想找到自己的亲生父母,我在中国失踪人口档案库里登记过,也把自己的DNA数据提交给打拐DNA数据库,但这么多年,了无音讯,因为没有人想找过我


”张强说


  根据中国失踪人口档案库登记的信息,张强是在1992年的时候被拐卖的,当时应该是五六岁,因为年纪小,所以很多信息的准确性也不太好确定


  据他自己模糊的记忆,当时他妈妈带着他去小卖部买东西,给他买了几颗水果糖,妈妈就睡着了,然后他吃了糖也睡着了


等他睡醒之后,妈妈不见了,他被关在一个黑屋子里,周围都是陌生人,他哭着喊着要妈妈,但每次都会遭到一顿毒打


过了不知道多久,他被送到了一户人家,对方对他很不好,还说他已经被妈妈卖给他们了


  他非常伤心,也不相信


  他在那户人家日子过得很艰难,每天有干不完的活儿,挨不完的打……   有一天,他终于受不了了,就顺着铁轨跑,钻进了一节车厢里,随着火车就到了南昌,在火车站流浪了很久,乞讨、偷窃都做过,后来就被送进了收容所,因为他说不清自己家在哪里,就进了福利院,没多久,就被现在的养父母领养了


  “原来妈妈已经死了,所以她才没有办法来找我


”张强说


  敬天一小心翼翼地问:“其他的事情你还记不记得?你爸爸呢?你老家呢?”   “很模糊,家里有头水牛,村口有棵大榕树,院子里有小木马,我有一个弟弟


”张强说


  水牛、大榕树,能确定是南方


  “努力再想想,还有呢?”邱小福追问道


  “说的是方言,我和妈妈在一起,好长时间没见过爸爸和弟弟了,那不是爸爸的家,那里也有大榕树和水牛,大榕树前就是庙门,妈妈给我买过糖人,那里好热闹,好多人,好吵……”   庙门、糖人、好热闹,庙会?可能是一个集镇


家里有爸爸和弟弟,为什么好久没有见到了?家里人不见了,为什么没有找过?   如果张强的爸爸和弟弟真的存在,并且也在找他,那不会找不到,现在网络这么发达,还有中国失踪人口档案库和打拐DNA数据库


想找就能找得到,为什么不找?这是张强心中的疑问,也是他的愤怒


  邱小福试探地问:“有没有可能你父母离婚了?你跟妈妈,弟弟跟爸爸?”   张强摇头,他不知道


  敬天一放下笔,说:“我们现在面对的是一桩谋杀案,谋杀案破获的话,你的身世也就清楚了,我想了想,目前有两条路可以走,其一,找到你的生父,那副遗骨极有可能是你生母的,你寻到根之后,我们就可以根据这条根按照时间顺序一点一点往前推,你跟你母亲去了哪里,你又是如何被拐卖的,你怎么到了那户恶毒的人家,把时间线捋顺,应该对破获谋杀案很有帮助;其二,从你现在往回推,你坐哪个火车到的南昌,那户恶毒的人家在哪里,他们是通过什么途径购买的你,找到人贩子,找到他们把你拐走的地方,一直回溯,找到你的亲人,在这个过程中,我们来解决这桩谋杀案


”   邱小福眨着大眼睛,说:“但我们现在还是没什么线索呀!”   “我们两条线都尝试一下吧,张强,关于那户对你很不好的人家,你还有没有什么印象?你能顺着铁轨跑,并能跑进火车里,说明那户人家离铁轨和火车站都不远,那你是坐火车直接到的南昌,还是中转过好多地方?”敬天一边做笔录边问


  张强答道:“不是直接到南昌的,转过很多地方,都记不清了,那户人家也说方言,但他们的方言我听不懂,他们家院子里有一口井,房檐上挂着腊肉……”   “什么地方的方言?”敬天一问


张强摇头道:“不知道,他们的方言我不懂,记忆特别模糊,只知道他们说方言,但记不起来他们怎么说的,我妈妈说的方言,我一直能想起来,听到的話,一定能辨别出来,绝对不是那种使用很广的方言


”   “你妈妈说的方言,你能记起来?”敬天一问


  张强郑重地点了点头


共3页: 上一页123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