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你一张脸



  黄大宇急急忙忙从一条小巷里窜出来,头上的棒球帽压得很低,隐隐约约露出左脸颊那道醒目的刀疤


他左手提着一个黑色的旅行包,右手插在大衣口袋里,里面有一把上了膛的手枪……几天前,黄大宇持枪抢劫了一家珠宝店,还杀死了一名店员,通过监控设备,警方很快锁定了他,如今大街小巷贴满了有他相貌特征的通缉令


  抢劫得手后,黄大宇在一个废弃的仓库躲了几天,可他一想这也不是长久之计,便琢磨趁着夜色逃出城去


哪知走了几圈,他发现所有出城路口都有警察在盘问,看来此番是插翅难逃了


  黄大宇低着头,急匆匆地穿越马路


这时,一辆黑色的轿车疾驰而过,尽管司机狠踩刹车,但车子的惯性还是把黄大宇撞倒在地


黄大宇不禁怒火中烧,若按以往的脾气,他不狠狠揍那冒失的司机一顿才怪,可当他看到不远处那些影影绰绰的人流时,马上心虚起来,唯恐被别人发现


  黄大宇爬起身,拍了拍大衣上的灰尘准备走


轿车的门打开了,一个中年男子慌慌张张地跑过来,关心地问:“先生,你没事吧?”黄大宇没有回答,抬头瞟了一眼中年男子,提起了旅行包


中年男子一怔,又脸上充满歉意地说:“不如我送你去医院吧?”说着拉扯起黄大宇的手臂


  周围的行人看到出了车祸,都好奇地凑过来


黄大宇见势不妙,二话不说,低着头钻进了他的轿车


  奇怪的是,中年男子开着车,并没有去医院,而是高速朝郊外驶去,最后停在了一处僻静的民宅旁


黄大宇心中一凛,右手摸向了口袋里的手枪


  中年男子松开安全带,然后慢悠悠地掏出一根香烟点上


黄大宇有点沉不住气了,他拔出手枪顶着中年男子的脑袋,恶狠狠地说:“你把我带到这里来干什么?”中年男子像是早就猜到他这样做,不慌不忙地说:“你叫黄大宇,几天前抢劫了一家珠宝店,还杀了人,我说的没错吧?”黄大宇顿时愣住了,他的眼睛瞄向驾驶室,仪表盘边有一张纸,正是那张有他相貌特征的通缉令


  黄大宇的手指扣上了扳机,冷笑着说:“这么说,你是准备报警了?”中年男子淡淡地说:“如果我想报警,早在撞倒你的时候就做了,何必等到现在?”黄大宇的眼睛闪烁不定,“那你是……”中年男子哈哈一笑,“我带你来这里,是想和你做笔交易


”   黄大宇惊呆了,有谁愿意和一个杀人犯做交易?!他疑惑地说:“什么交易?”中年男子说:“我是个贪财的人,料想你那个旅行包里一定有不少抢劫来的珠宝,只要你答应分给我一半,我可以保证有办法让你堂而皇之地走出这座城市,警察永远也找不到你!”   这的确是一个非常诱人的交易!黄大宇垂下了手枪


中年男子知道黄大宇心动了,趁热打铁地说:“我有个朋友擅长一种传说中的神奇换脸术,他只需略施小计,你就会变成了另外一个人


”   黄大宇问:“你那个朋友在哪里?”   中年男子说:“你跟我来


”说着,他推开车门,朝旁边的那所民宅走去


  黄大宇仍然半信半疑,不敢放松丝毫警惕,举着手枪紧紧跟在中年男子的身后


  这栋民宅显然荒弃了很久,星光下蛛网遍布,透出一股阴森诡异的气氛


  中年男子走到靠里的一间房子,轻轻推开了木门


黄大宇凑上前一看,里面居然一尘不染,摆放着不少稀奇古怪的东西


一张桌子上燃着两支蜡烛,发出的光线居然特别亮


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头正聚精会神摆弄着手中的人脸模型,见有人来,不管不顾地继续工作


  中年男子笑着说:“乔老,有生意上门,你怎么也不接待一下?”老头抬头看了一眼黄大宇,说:“你知道我的规矩,没有大价钱我是不会替人换脸的


”中年男子赶紧朝黄大宇使了一个眼色


黄大宇放下旅行包,打开拉链,只见整个房间顿时被珠光宝气所笼罩……老头眯着眼,向黄大宇招了招手,示意他过来


  黄大宇迟疑了一下走过去,老头朝背后的一个柜子一指:“你去看看,挑中了告诉我


”黄大宇转头一瞧,不禁吓了一跳,柜子里摆放着许多人脸模型,男女老少都有,显得栩栩如生


黄大宇伸手一捏,感觉像真脸一样富有弹性……这简直太不可思议了!   黄大宇游目四顾,一张脸顿时引起了他的注意


那是张男人的脸,长得非常英俊,黄大宇情不自禁摸了摸自己脸上的刀疤,如果这张脸生在自己脸上就好了


老头似乎看透了黄大宇的心思,诡异地瞟了一眼中年男子,对黄大宇说:“你的眼光还不错,这张脸确实完美无瑕


”说完老头拿出一个小瓶子,递给黄大宇说:“喝了它!”黄大宇见瓶子里装着一种黏稠的液体,闻起来辛辣刺鼻,犹豫着说:“这是什么?”老头神秘地一笑:“它叫变脸水,喝了它才能替你换脸!”   黄大宇此刻心里七上八下,反正自己现在已经走投无路,与其提心吊胆地躲避警察的追捕,还不如痛痛快快赌一把,说不定这老头真有什么神奇的法术


想到这里,黄大宇狠狠咬了咬牙,仰头把瓶子里的液体喝了下去


不一会儿,他感到一阵头晕目眩,接着倒了下去


等黄大宇醒来时,发现自己躺在公园的一张椅子上,他站起身,使劲拍了拍自己的脑袋,昨晚发生的一切又如梦境一般在脑海浮现,他不由自主地摸了摸脸


  早上来公园晨练的人很多,黄大宇心虚地低着头,但显然没有一个人注意他


黄大宇跑到人工湖旁,趁机洗把脸,模糊中,他看到水中显现的赫然是另一张英俊的脸!黄大宇欣喜若狂,他起初还以为是被人骗了,没想到那老头真有这种神奇的换脸术


  黄大宇气定神闲地走在大街上


忽然,他感到有人在背后轻拍了一下,转过头一看,是个戴着眼镜的年轻男子


年轻男子看到他的脸,惊喜地说:“关先生,真的是你!”黄大宇皱起眉头,这个人他根本不认识


年轻男子诧异地说:“关先生,你怎么了?我是律师小陈呀!”黄大宇猛地一激灵,这才想起换了的那张脸,连忙轻“哦”了一声


  小陈拉着黄大宇进了一间办公室,说:“关先生,你失踪的这一个月,你太太四处托人找你


”黄大宇不清楚关先生的身份,生怕露出什么破绽,为了探明究竟,他装作无奈地叹口气:“小陈,这段日子我经历了很多事,你能不能把我以前的情况再说说?”小陈奇怪地看了黄大宇一眼,但还是认真地讲了起来


  原来,关先生叫关玉成,三个月前娶了一个叫曹美芬的女人为妻,曹美芬的父亲是个大富豪,死了之后把所有财产都留给了女儿


不知为何,关玉成一个月前却突然离家出走,从此音讯全无……   听到这里,黄大宇暗暗心想:关玉成进入豪门,日子应该过得很惬意才对,怎么会离家出走?莫非那曹美芬长得像个母夜叉不成?他正琢磨,小陈说:“我已通知了你太太,她马上就到了


”   他话刚说完,办公室的门轻轻推开了,一个漂亮的少妇走了进来


女人径直来到黄大宇面前,笑盈盈地说:“玉成,你怎么一声不吭就走了?快跟我回家吧


”说着,一脸幸福地挽起黄大宇的胳膊


黄大宇知道这个女人一定是曹美芬,他没想到会因祸得福,有了那么多财产不说,还平白多了一个漂亮的老婆!   黄大宇跟着曹美芬一起回到一栋豪华的别墅


晚上,曹美芬尽显妻子的温柔与体贴,亲自下厨做了一桌丰盛的菜肴


她端起一杯红酒递给黄大宇,笑着说:“亲爱的,欢迎你回家


”黄大宇看着曹美芬妩媚的笑容,浑身酥软,拿起酒杯一饮而尽


  不知怎的,喝完酒后,黄大宇感到身体软绵绵的,竟然提不起丝毫力气


与此同时,他竟忽然发现曹美芬脸上的笑容凝固,面目渐渐变得狰狞……   正惊愕间,曹美芬掏出一块刀片,在黄大宇面前比划起来


  黄大宇大惊失色:“你要干什么?”曹美芬阴狠狠地说:“我让你跑!”手里的刀片毫不留情地狠狠向黄大宇脸上划去……直到此刻,黄大宇才意识到,这个曹美芬是个虐待狂,难怪关玉成会离家出走,他肯定是无法忍受曹美芬的折磨


  随着曹美芬用刀片划入肌肤的声音,黄大宇发出一阵阵惨叫,这些伤口虽不致命,却痛入骨髓


曹美芬像是很满意自己的杰作,把刀片一扔,不管不顾地躺在床上睡着了


  不知过了多久,黄大宇恢复了知觉,他一向对人凶狠惯了,何曾受过这样的凌辱?他满脸杀气地走到床前,手里拿着把匕首,正准备对曹美芬下手


可他转念想到自己现在的身份,只要曹美芬一死,名下所有财产都属于关玉成,他目前借用的正是关玉成的身份,而知道他真实身份的人只有中年男子和那个替他换脸的老头……想着想着,一条毒计暗暗在黄大宇心里滋生


  第二天一早,黄大宇去了郊外老头住的那所荒僻的民宅


这次,他轻车熟路,一把推开房门,里面的陈设依旧


  老头见他进来,怔了怔,随即笑着说:“你怎么又来了?是不是药水……”话没说完,黄大宇一个箭步冲上前,取出一根绳子紧紧勒住老头的脖子


老头喘不过气:“你……你不是……”黄大宇恶狠狠地说:“你只能怪自己替我选了这么张脸!”老头鼓着眼珠,很快气绝身亡


  处理完老头的尸体,黄大宇匆匆赶回别墅


曹美芬又恢复了常态,端着一杯牛奶说:“亲爱的,你没有吃早餐吧?”   黄大宇伸手“啪”的一声打翻了杯子,冷冷地说:“你还想在里面下迷药吗!”   曹美芬一惊,“噔噔”退后了几步:“你不是玉成!他不敢这样对我!”   黄大宇冷笑一声:“你说对了,可惜太迟了!”他说着,一把将曹美芬摔在床上,然后用枕头死死捂住她的口鼻,直到曹美芬四肢不再动弹,这才松开了手


  黄大宇得意极了,忍不住嘴里“嘿嘿”笑了两声


就在这时,他忽然听到从身后传来一声异响,接着感觉右臂一麻


黄大宇惊愕地转过身,看见先前那位中年男子正手里拿着一支麻醉枪,站在那儿笑眯眯地看着他


  中年男子不慌不忙地掏出一瓶药水,往自己的脸上一抹,奇异的事情发生了,他的脸变成了关玉成


“你……”黄大宇不由瞪大了眼睛


  中年男子说:“我才是真正的关玉成


三个月前,我因为觊觎曹美芬的财产跟她结婚,可没想到曹美芬是个有着虐待倾向的精神病人,我实在忍受不了她的折磨,一个月前只好选择离家出走


我怕被曹美芬找到,所以当听说那个老头有一种神奇的换脸术,我花大价钱把自己的脸变成了另外一个人


但我不甘心到手的财产就这么白白没了


幸好在这时候遇见了你


你是个杀人犯,急欲变换身份,于是我暗中托那老头把自己的脸借给了你,让你以我的身份回到曹美芬身边


我料想你凶残成性,一定无法忍受曹美芬的折磨,再加上你对金钱的贪婪,会使出特别的手段


果然,后来你不但杀了曹美芬,还除去了那个乔老头


”   中年男子顿了顿,接着说:“你太心急了,至少也应该问清的是他有一种药水,可以使面貌恢复原状


”听到这里,黄大宇才想起老头临死前那种说话的语气——原来,他当时以为去的是关玉成


  中年男子脸上挂着阴恻恻的笑容:“兄弟,真的很感谢你帮我除去了这两个人


如果曹美芬非正常死亡,警方一定会怀疑我,现在却不会了,这间房子到处都有你的指纹,警方会认为是你黄大宇杀了曹美芬,而我则完全摆脱嫌疑,顺理成章地继承财产


我只需让你从这个世界上消失,就什么痕迹也不会留下……”   直到这时,黄大宇才终于明白:因为自己的贪婪,他掉入对方一个可怕的圈套


他想冲过去,但刚走出两步,身子就像一条死蛇一样瘫软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