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秘的骨灰盒



  一、疑似死亡   年根上,去城里讨工钱的村长王武回来了,但他不是一个人回来的,他手里还捧着个沉重的骨灰盒,整个人失魂落魄的,显得十分憔悴


  一听王武回来了,以李斯为首的先回来的农民工赶紧迎出了村外,看村长王武怀里抱了个骨灰盒,大家顿时都傻眼了,个个都红了眼睛,抹起了眼泪


  这时更有一个年轻女人披头散发一溜风似地跑过来,一头跪到王武跟前,用一双颤抖的手抚摸着那个骨灰盒,嚎啕大哭起来,样子悲悲切切,让人好生揪心啊


  而此时王武紧紧地抱着骨灰盒,却二话不说,领着众人径直走向马六家


一进门就一屁股坐上马家的土炕上,耸了耸肩膀,稍微镇定了一下,望着蜂拥而至的村民和依旧哭哭啼啼的马六媳妇巧凤,竟“扑哧”一下笑出了声


  李斯一看刚刚放下骨灰盒的王武竟笑了,也不问三七二十一,竟伸出手,啪啪打了王武两个大耳光,而后破口大骂:“你个狗屁村长,你和六哥为我们讨要开发商克扣的工资,六哥不幸出了意外,可你一个人苟且回来,却还有心情傻笑,你说我该不该打你吧?”   村长王武摸了下骨灰盒,一偏腿,下了地,捂着脸,气愤地说:“你个混蛋……谁说六哥出意外了,你个乌鸦嘴,我告诉你,六哥活得好好的,谁也不许在本村长跟前咒他!”   一屋的人听了王武的话全都愣住了,大家面面相觑,屋里瞬间变得鸦雀无声,大家都眼巴巴地望着王武,期待王武继续开口


李斯和巧凤一听也沉不住气了,抹了一把泪脸,抬头惊讶地望着王武,急切地追问:“马六没事,那……那你抱个骨灰盒干啥?马六他人现在到底在哪里啊?”   “六哥……”王武神气地笑着,抄起了手机,“喂,六哥,你到哪了?……”   “村长啊,我一路平安,稍后就到……”王武使用的是免提,大家听得真真切切,顿时悬着的心都放进了肚子里


巧凤听到了自己男人的声音也随即破涕为笑


  王武放下手机,对着大伙笑着说:“大家见了这个骨灰盒,都以为六哥死了,都哭了是不?没看出来,大家对马六还挺够意思啊!今天我要让大家见识见识,这骨灰盒六哥赋予他的新用处


它不但能装死人的骨灰,而且还能派上更大的用场呢!”王武眉飞色舞,唾沫横飞,他一边说着,一边用手轻轻打开骨灰盒盒盖,顿时一捆捆花花绿绿的票子呈现在大家的面前,大家瞪圆了眼睛,兴奋得立刻鼓掌欢呼,齐喊王村长万岁,马六哥万万岁!   王武回身对大家说,这些钱可是我们的血汗钱,是六哥拼了性命才从项大发那里讨要回来的


为了这30万元钱,我抱着个骨灰盒,走了旱路,下水路,坐了汽车,倒轮船,瞒过了项大发的爪牙,躲过了路上的小偷,闯过了一劫又一劫,这多亏了六哥心计过人,准备了这么个宝贝,而我们的马六哥也是诈死才得以平安到家


这些钱大家可要万分珍惜,有钱花在刀刃上,和自己的老婆、孩儿一起都好好过日子


  听了王村长的发言,大家感动的同时,又是一通雷鸣般的掌声


闹到很晚了,村长王武才照着名单把钱分了,大家才陆续散去


可大家高兴,竟忽视了一个问题,只闻马六电话里的声音,却始终没见马六回家,给巧凤急得屋里一趟,外头一趟地周旋,可就是不见马六的人影


  二、事出有因   其实,马六挑头讨要开发商拖欠的工资也是有不可推卸的责任的


  今年春起,马六因为家里地少,就独自进城打工,没想到在一处建筑工地遇到了开发商项大发


项大发口才很好,态度又异常和蔼,说话语气很是亲切,口若悬河地和马六唠了一大堆家常,马六竟觉得一见如故,和这个大老板很投缘


最后,项大发说:“小兄弟,想打工是吧?你一个人势单力薄可怎么打,现在农村也种完地了,你们村民闲着也是闲着,蹲大道唠闲磕打着小麻将混日子能有啥出息?多挣俩钱多好,你马上回去多叫一些人手过来,我给你们高工资,保证你们早日解决温饱问题,快速过上小康生活!”   项大发这一挥手,马六就像一个小卫兵,得到了统帅的命令似的,连夜跑回了小村,吆五喝六,把全村的爷们都召集到了建筑工地,没日没夜地干起活来了


可干着干着,大伙感到不对劲啊,政府开会三令五申说不让拖欠农民工工资,这咋还真有顶风作案的呢?大伙就慌了,集体出面要求召集人马六去讨个说法


马六说:“这老板我熟,人挺好的,不会坑我们吧!”可他怕大家不信任他,他腿脚一勤快就去了


结果,项大发背着小手,来到民工中间跳着脚一通臭骂,说:“钱钱钱,你们不着急干活,就知道忙着要钱,就你们那点鸟屁钱还怕黄了你们?我这大楼给搁这立着呢,我是能背走,还是能扛走?真把你们闲的,马上干活去!”   项大发这一横,大家都不言语了,重新埋头干起了活


可干了一春零八夏,工程接近收尾了,却再也找不见项大发的人影了


当然,讨要工钱更是无从谈起了


村民们都慌了手脚,一起找马六问责


  在这座陌生的小城,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马六可急坏了,整天如热锅上的蚂蚁——团团乱转


马六能不急吗?这伙人都是一个村的,左邻右舍,抬头不见低头见的,都是他一个人奉项大发之命召集来的,瞪着眼都指望着挣些钱改善家庭状况呢


可马六找不见项大发也是干瞪眼啊!正如马六所料,找不到项大发,村民像炸了营,气势汹汹地都来找马六理论,让他给个明确的说法


可他马六也是泥菩萨过河——自身不保,他哪里明确得了啊!可越是到关键时刻,才越能进一步暴露人的劣根性


有人甚至口口声声说马六和项大发是一伙的,开发商在关键的时刻消失是他们早就串通好的


马六有苦难言,急也不是,不急也不是,当初要不是可怜老乡们人多地少一年到头挣不了多少钱,他才不揽这瓷器活呢!可如今事与愿违,他们来到这个工地3个多月,按每天工资150元计算,全村20个兄弟就是30万元,这可不是个小数目啊!他下定决心,要是这钱要不回来,最终就自己出


可话又说回来,这么多钱自己上哪弄去啊?   三、险中求胜   村民们闹来闹去,就决定去上访,可找了政府找城建,找了法院找公安,哪家的大门都有保安层层把守,好话说尽千千万,就是不让进


没办法,没有他们的许可,连只蚊子都飞不进


见不着领导,事情反映不上去,再怎么闹腾也等于徒劳


马六就想办法,精选了几个模样周正的村民,买来几件像样的西装和一个小巧的公文包,模仿那些公务员人模狗样地走进去


可即便真混进去了,也不认识大领导,也见不到大领导,接待他们的往往都是小秘书,他们个个嘻嘻哈哈,相互扯皮,互相推诿,最后到了哪家单位都是无果而终


  上访之路走不通了,讨债的事又走入了僵局


大家看一时半会儿也没个头绪,不得不先后回了小村,因为农时不等人,马上就秋收了,大忙季节,为那点没啥指望的钱谁也等不起啊!   别人走了,马六却不能走,他走了谁要钱去?项大发说得好,只要楼在这,他就不能跑


马六也坚信这一点


所以,他总是起早贪黑不离工地半步,整天潜伏在暗处,用眼睛时刻监控新楼区里的一切风吹草动


  功夫不负有心人


这一天项大发看工地民工秋收走净了,没动静了,就像一个刚刚钻出洞的耗子,东瞧瞧西看看,一步三回头,提着密码箱,打开了售楼处的大门,噼噼啪啪放了一阵鞭炮,开门营业,堂而皇之地卖起了新房


  您还别说,这一开业,小小的售楼处门前竟车水马龙,买房的挤满了整个屋子


马六暗喜,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今天你再说没钱也不好使了!   傍晚时分,看买楼的逐渐走尽了,消停了,马六也终于现身了


马六霍地打开了售楼处的大门,叉着腰,高声吼道:“项大发你给我听好了,欠我们民工的30万元今天必须一次性付清,不然我就让你和你的楼同归于尽


马六一边说,一边点燃了打火机,撩起衣服,就要点燃绑在腰上的一圈雷管炸药……   项大发和手下员工吓得魂飞魄散,当时就争先恐后地钻到了办公桌底下去了


项大发哆哆嗦嗦地一面摆手制止马六的冒失行动,一面命令手下如数点钱


  30万一到手,马六并没有丝毫懈怠


他依旧保持着要炸楼的动作,一步一步缓缓退出了售楼处,冲到外面他马上拆掉腰上的装备,跳上一辆出租车扬长而去……   项大发惊魂未定,从桌子底下钻出来,摸了摸脑门上的汗珠子,在员工们的簇拥下胆战心惊地走到门外,这才发现了马六的秘密武器——原来竟是把二踢脚绑在一起用来迷惑自己的假雷管炸药


真是虚惊一场,项大发一拍脑门,那个后悔啊!   项大发怎能将这么多钱轻易拱手让人呢?他可是黑道上混的主,他马上打电话给他的小弟们,火速封锁小城,要让马六“人赃并获”


  马六深知要逃脱项大发的魔掌也非易事,他不敢去车站,在出租车上坐了半个小时,怕有人跟踪,又改换摩托车、三轮车,最后跑步去了西山,企图抄近道步行回村


没想到,项大发的手下竟像长了狗鼻子的狼狗,嗅觉异常地灵敏,很快撵了上来,凶神恶煞似地将马六围堵在一处悬崖边上


马六一看大势已去,可说什么也不能把好不容易讨回来的钱再吐出去,便宜了项大发


于是,马六一狠心,抱着钱毅然决然地跳下了万丈深渊


项大发的小弟有胆大的,过来向下看了看,顿觉不寒而栗,忙退到一边,合计了一会儿,就回去交差了


  四、节外生枝   马六跳下悬崖,却没有死,原来他拴在腰上用来绑假炸药的绳子起了关键作用,正巧不偏不倚挂在了一颗大树的树枝上


  马六捡了一条命,他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爬上悬崖,趁着项大发手下回去报信的工夫,神不知鬼不觉地摸到了长途客运站


  马六不能再走近路了,他猜测项大发一定会聚集人力封锁西山,到悬崖下面寻找这笔巨款的


因此,马六多了个心眼儿


  可正在低头买汽车票的节骨眼上,他的肩头却被人一下死死地按住了


那人嘴上还吼着:“我看你还往哪里跑?”   马六魂飞天外,真有点吓傻了,他以为这回又狭路相逢遇到了项大发的爪牙呢


待他回头一看,却忍不住乐了


原来此人是他那个小村的村主任王武


  碰上王武不是巧合


回去秋收的村民左等马六不回去,右等马六还是不回去,就着了急,生怕马六一个人要出钱来再私吞了,进而抛妻别子远走他乡


众说纷纭之下,大家一商议,就推举村主任王武代劳,到小城协助马六讨要工钱


没想到王武刚一下车,就在车站里遇到了正要买票的马六


马六赶紧把王武叫到一边,低声将事情的来龙去脉粗略地讲诉了一遍


刚刚讲完,马六就见项大发手下的兄弟又风风火火地追到了客运站


马六一见形势不好,拉着王武走出了候车室,溜到旁边的寿衣店,买了一个骨灰盒,偷偷地把钱装进去,交给了王武,并一再嘱咐王武一路上把这些血汗钱看管好,保护好,平安护送到家,如数分给村民,免得夜长梦多


  王武初来乍到谁都不认识,因此一个人买了车票,大摇大摆地上了车


旅客一见这个神秘人物抱着个骨灰盒,只是远远地望着,生怕沾染上晦气,就是项大发的手下见了也都躲得远远的


王武就这样一路上神情落寞地回到小村,出色地完成了马六交给他的光荣任务


  马六呢?知道车站里有无数双眼睛盯着,不敢再坐客车,就偷偷溜到外面,趁人不注意,低着头拦下了一辆敞篷的破汽车


可他万万没想到,他已经被人盯上了,那伙人看他手里空空,不知那笔巨款被他藏匿于何处,一直没敢轻易出手,生怕打草惊蛇


  原来那伙报信的人回去说马六跳崖自杀了,项大发顿时就火了,他说:“你们他妈都是猪脑壳,我不管他马六跳没跳崖,我也不管他马六是死是活,我要的就是我那30万元钱,你们马上把那些钱追回来才是要紧


”   结果,那伙人又原路返回,想法下到崖底,却根本没发现马六的踪迹,才分析马六一定是命大彻底跑路了


  于是,项大发这才又急命众人围追堵截,沿途追随马六而去


一路跟踪到小村后山,在听了马六给王武电话报平安后,才知道钱早已被人秘密送回了村


项大发怕人财两空,就下令把马六绑架了,由20来个光头小弟扛着大片刀押着马六,来到小村马六家的院前空地上,准备和村民谈条件,打算用马六做人质,交换回自己那30万元巨款


  五、化险为夷   马六没回来却被绑架的消息,像个惊雷在小村上空炸响,村民们刚刚还沉浸在收获喜悦里顷刻又跌落到冰点


  村主任王武重新召集大家,激动地说:“爷们儿,这些钱是我们的血汗钱,而且来之不易,是马六拼死换来的


为了救马六一条命,我们没有什么舍不得的,就是捐了也值……   听了村主任的话,大家没有丝毫怠慢,一家一户爽快地掏出早就带在身上的钱来,准备交换马六


马六被人绑着,但却将这感人的一幕看得真真切切,听得清清楚楚


他感动得泪流满面,看来,自己拼死为大家讨要工钱还是值得的


  当王武将那个骨灰盒送到项大发跟前时,项大发皱着眉发火了,对王武厉声吼道:“你是咒我死啊还是怎么的?拿个破骨灰盒糊弄鬼呢?真是找死!”   这时,早有两个手下眼尖,抢先打开了骨灰盒,项大发一看才知道里面装的竟然全是钱


项大发这才转怒为笑,走上前,拿了钱点了又点,发现还是缺了两沓,差2万


项大发清了清嗓子说:“这钱还是缺了两万,哪家没交出来啊?”   “我,我没交,你先放了马六……”一个女人激动而高亢的声音在人群里响起,大家一看,是马六媳妇巧凤


  “她老公被绑架,她还不急,怎么……”大家面面相觑,众说纷纭


  “28万都到你手了,你一个大名鼎鼎的开发商还差那2万?先把我老公放了,这2万我立马就给你!”巧凤说着,将那两捆钱抓在手里晃了晃,语气非常坚定


  “好吧!我也不怕你不守诺言,区区2万,在我身上不算个事情


”项大发一面给马六松了绑,一面轻蔑地说


  “哼……呸!”巧凤一把拽过老公马六,同时发出极其蔑视的一哼,狠狠地向地上吐了一口痰!   “怎么了,人我已经放了,钱还不想交出来吗?”项大发眯着眼,望着巧凤,没好气地质问


  “人是放了,但我的钱给不给你,我还没想好呢!”巧凤不紧不慢地冷笑着答道


  “你……”项大发没想到一个村姑竟和他玩这一手,气得脸红得像猪肝


想指使弟兄们下手吧,又怕因为这点钱事情闹大了不好收场


  巧凤和项大发这两个人你一言我一语,讨价还价的,饶舌很久了也不见个输赢


  这时,猛然听见一声响亮的警笛,一辆警车嘎的一声,适时停在了众人面前


大家一见这警车,才豁然开朗,心说怎么这巧凤有心情和这伙无赖的开发商斗嘴呢,原来她早就报警,正在这里拖延时间呢!   出乎人们的意外,项大发并没有害怕,他依旧飞扬跋扈,很牛气地笑着对警察说:“小城公安局局长是我好哥们,我们是大水冲了龙王庙,一家人不认识一家人啊!”   为首的一名警察走上来说:“喂!谁和你是一家人,你以为你是在小城呢?这是小村,归我们大城管,我们秉公执法,你已涉嫌犯罪,是个犯罪嫌疑人


让你的手下放下武器,给我老老实实地上车,到局里把你如何坑骗农民工的一切罪行乖乖地交代清楚!”   小村人快乐地望着警车绝尘而去,簇拥着怀里抱着失而复得的骨灰盒的马六,不约而同地哈哈大笑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