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底谁算计了谁



  一      赵敏最近情绪很坏,先是父亲病故,留下的一家大型酒店事务繁多,靠她和丈夫陈志明共同打理,她发现陈志明由以前偷偷挪钱,到现在直接明目张胆地从财务处提取,她质问他,他冷笑着说那钱也属于他的,不需要跟她交代


     情绪上的变故让她身体也出现了状况,总是觉得头昏,胃里难受,想吐,但是陈志明却从来不去关心她一下,两人总是因为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吵起来


     那天晚上,陈志明的手机响了,他神秘兮兮地跑到阳台上接,两人再次争吵起来,并且动起了手,赵敏摔坏了陈志明的手机,陈志明狠狠打了她一巴掌,然后甩门离去


     赵敏很伤心,就跑到对门邻居王娜娜处诉苦


王娜娜是一个很漂亮而且善解人意的女人,她半年前搬到隔壁,两家的阳台靠在一起,有一次两人晾晒衣服的时候搭上了话,此后便成了无话不谈的好朋友


     王娜娜离异没有孩子,也没有工作,靠离婚分得的财产生活,逛商场、做美容、打麻将度日


     赵敏对王娜娜说自己的婚姻真是失败


因为自己不能生育,所以丈夫常常夜不归宿,两人关系如同三九坚冰


王娜娜很洒脱地劝她,那就离了吧,像我多自在


赵敏摇头,叹口气说,如果离婚了,将失去一半财产,我和陈志明都想要酒店,谁也不会让步


     王娜娜问,那你就准备这样一辈子过下去?赵敏冷笑:把我逼急了,我就杀了他!话说完后,她自己呆了呆,忽然觉得,这真不失为一个好办法,如果丈夫死了,就不会有人跟自己分家产了


     王娜娜只当她说气话,接着劝了她一会,她也觉得有些困了,要回家睡觉


王娜娜开门送她,忽然发现对面门口半依着一个人,两人同时惊叫了一声,声控灯亮起,那个人居然是赵敏的丈夫陈志明,他脸色苍白,大口喘着粗气,正吃力地伸手在开门


听到背后响声,他艰难地转过脸来,努力地想要发出声音,却是徒劳,只好用求助的眼神看着赵敏,然后用手指着自己的嘴


     赵敏忽然就明白了:丈夫有很严重的哮喘病,医生诊断说随时都能引发心脏衰竭,大约他自己忘记带药了,急急赶回,还没来得及进门就发作了


     她赶紧开门,和王娜娜一起把丈夫扶到沙发上躺下,王娜娜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问她要不要打120,她摇摇头说不用,家里有药


王娜娜去倒水,她去抽屉拿药,忽然就闪现了一个念头:如果丈夫就此死了,岂不是一了百了!      仅仅有三秒钟的停顿,她拿出了另外一种药,平时治感冒的阿司匹林,医生曾经提醒过这种药会加速哮喘,倒了两粒给陈志明服下


     果然,陈志明呼吸越来越紧促,他的眼睛越睁越大,嘴唇发青,然后头一歪,死了


赵敏的身体因为极度的紧张而战栗不已,这时她才真正感觉害怕起来,她对惊慌失措的王娜娜说,赶紧打120,陈志明不行了


     谁知,王娜娜一把抓过她手里的药瓶子,冷冷地说,是你杀了他对不对?赵敏大吃一惊,张开口准备否认,王娜娜淡淡地说,我学过医,一看就知道陈志明是哮喘发作,你故意给他吃阿司匹林,就是想要他死


     赵敏彻底崩溃了,她扑通一声跪倒在王娜娜的脚下,痛哭着求她帮帮自己


她说,你不是一直都很喜欢我家的那辆奥迪吗,我只开了三个月,跟新的一样,从明天开始就属于你了


     她看到王娜娜的眉头松动了一下,半晌,才开口说,好吧,我帮你


     两人找了个编织袋把陈志明装了进去,趁着夜深人静,开车到郊外的水库边,把袋子绑上大石头,扔了下去


     做完这一切,赵敏才感觉轻松了起来


她拼命地告诉自己,什么都没发生,一切只会越来越好


     二      赵敏对所有的人谎称陈志明出差了,而本地的新闻也没有有关浮尸案之类的报道


她开始重新整理好酒店的账目,发现少了二十多万,这些钱随着陈志明的死亡都将无从追查


如果用这些钱买一个清静,倒也值得


     仅仅过了两天,赵敏在夜晚睡觉翻身的时候,感觉身边还躺了一个人,好像是丈夫陈志明,她迷糊了一会忽然想起,丈夫不是已经死了吗,她感觉睡意非常强烈,但还是努力睁开眼睛,身边什么都没有,可是伸手摸去,旁边的被子还有些余温未退,她强压住怦怦乱动的心跳,撑着胆子起身,到所有的房间都看了一遍,什么都没有,她轻抚胸口,安慰自己不过是自己做贼心虚而已


     可是回到床上,她仿佛看到连接着阳台的落地窗帘似乎微微动了动,她的心再次狂乱起来,猛然掀开窗帘,阳台上什么都没有,再仔细一看,一个脚印引起了她的注意,那是晾晒的衣服滴下的水迹上,清晰地印着一个脚印,大小正好跟陈志明的鞋码一样


她心里一惊,莫非是他的鬼魂回来了?想起那些鬼魂索命的传说,她一下子跌坐到地板上


     她浑身哆嗦着跑到隔壁把这件事情告诉了王娜娜


王娜娜却说她过于紧张,出现了幻觉


她拿了一盒保养品给赵敏,说是一个外国的朋友带回来的,不但能美容养颜,还能调理睡眠,她安慰赵敏应该好好睡一觉,然后什么事情都没有了


     赵敏很感激地接过,回去喝下后,果然感觉很快困意来临,不知不觉就睡着了,迷迷糊糊中,好像又听到了陈志明在说话,他语气恶狠狠地问她为什么那么狠心,骂她是个蛇蝎心肠的女人,依稀记得还狠狠地掐住了她的脖子,她感觉快背过气了,不知什么时候终于醒了过来,一看天都亮了


     她一边喘气一边安慰自己,不过是做了个噩梦,去卫生间洗漱的时候,她忽然发现脖子上居然真的有一圈淤青,她顿时惊呆了,感觉浑身发凉,恐惧像一条蛇一样缠绕着,难道真的是陈志明的鬼魂来索命?      她再次把困惑告诉了王娜娜,王娜娜这次也惊呆了,她也开始相信了


而且此后几乎每天夜晚,赵敏把门锁得紧紧的,把所有的灯都打开,还是能听到屋子里有其他的声音,有时候是脚步声,有时候是咳嗽声,她不敢睡觉,实在熬不住了,只要眼皮一迷糊就能隐约看到陈志明的身影一闪而过


她感觉自己快疯了


     后来还是王娜娜给出了个主意,说她认识一个道行高深的和尚,会驱鬼,让他来看看


     和尚当天下午就来了,拿着一个罗盘神色慎重地在屋子里四处看了看,然后压低声音对赵敏说,你家里阴气极重,有冤魂不愿离去


     赵敏害怕极了,拿了500元给和尚,问他有什么好办法驱鬼


和尚说,冤魂不愿离开一定是有未了的心事,他回去后会开坛做法,尽量让冤魂离开


     第二天和尚打来电话说,鬼魂的怨气太重,他控制不了,让赵敏尽量小心


就在那天夜晚,提心吊胆的赵敏蜷曲在床上,迷离中再次看到陈志明满脸鲜血悄无声息地出现了,他阴森森地说,一命还一命,我在下面好孤独啊,你也来陪我吧!      赵敏大叫一声,掩着耳朵,连鞋都顾不上穿,连滚带爬跑了出去


她跑到马路上,有一辆车正好驶过,赵敏慌不择路中一头撞了上去,顿时鲜血流了一地


肇事司机看看周围没人,一踩油门跑了


十分钟后,赵敏才被人发现送到了医院


     躲在暗处的一个女人一直静静地看着这一切,她居然是王娜娜,然后她回到家,把一切告诉了一个正在用毛巾擦脸上番茄汁的男人,这个男人是陈志明


他并没有死,王娜娜是他的情人,他挪了二十多万买了隔壁的房子给她


一是为了方便偷情,更为了一起设计除掉赵敏


     陈志明哮喘发作是假装的,阿司匹林早就被换成普通的维生素,王娜娜给赵敏的保养品里也被加了一些能致人深度睡眠的药物,于是陈志明从隔壁的阳台翻回去再翻过来,甚至差点把赵敏掐死,她都不能清醒过来


连那个和尚都是王娜娜事先串通好了的


     三      赵敏送到医院后成了植物人,而她的丈夫恰好这个时候出差回来了,他接管了酒店的一切事务


他除了第一天跟王娜娜一起去看了看赵敏,确认她真的成了植物人,主治医生都说了醒来的几率几乎没有


然后他留了一笔钱,再也没去过医院


     王娜娜要求名正言顺地跟陈志明结婚生活在一起,陈志明却说要等段时间,不然会招人非议


他让她还住在隔壁,他每天会过去跟她偷情


其实他心里有自己的打算,既然自己现在是个有钱人了,应该找个年轻漂亮的小姑娘,好好地享受人生,王娜娜这样离异的女人他早就腻味了


     陈志明的这些小九九,当然瞒不过王娜娜,她每天变着花样地讨好他,就算他冷言冷语地骂她,她也低眉顺眼、逆来顺受,他拿她一点办法都没有


     可是这样下去也不是长久之计,王娜娜才不会傻到这样耗下去,她想起赵敏曾经对她说的,陈志明一直想要一个孩子,因为赵敏不能生育,两人才矛盾渐深


如果有了孩子,陈志明应该会跟她结婚的


     预期怀孕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她干脆到医院托熟人开了张妊娠受孕单,先哄他跟自己结婚了再说,以后有的是机会怀孕


回来后,她把单子放到陈志明面前说,亲爱的,我有了你的孩子,你赶紧同那个植物人离婚,咱们结婚吧


     她看到陈志明的神情变得很是怪异,先是吃惊,而后有些愤怒,最后还是很无奈地妥协了


王娜娜欢天喜地地去查黄历选日子,她不知道,陈志明心里已经悄悄有了另外一个打算


     几天后,王娜娜在自己家里洗澡的时候被电死


警察过来勘查了一番,确认是热水器漏电的意外事故,却在当天下午收到一份匿名的U盘,里面是一份摄像头在楼道处拍摄的视频文件,清晰地显示王娜娜死前陈志明从自己家里拿着钳子螺丝刀之类的工具进入过王娜娜家


     根据这个线索,警察拘捕了陈志明并很快就审问出了真相,确实是他制造的漏电事故,因为他不想跟她结婚,但她又有他谋害妻子的把柄,所以唯有杀了她才能放心


     陈志明被判死刑后,他的植物人妻子赵敏却意外地醒了,并且恢复得比以前还要健康,她还长胖了,肚子微微挺了起来


     陈志明临刑前,赵敏去看望他,她还得意地告诉了一些他不知道的事情


     其实赵敏早就知道陈志明跟王娜娜的私情,并且在看到陈志明留下的脚印后她就起了疑心,于是在家里所有角落包括楼道都装上了摄像头,然后将计就计,假装被撞成植物人,那个肇事的车辆是她一早安排好的,开车的人是她的情人


医院的医生也是被买通了的


     真正不能生育的是陈志明,这种事情对于男人来说是奇耻大辱,所以当王娜娜告诉他自己怀孕了的时候,他先是吃惊,因为自己不能使女人怀孕,那么她怀的孩子只能是别人的,继而才愤怒,无可奈何是因为不能质问,但是杀意已经萌生了


可叹王娜娜就这样被自己急功近利的一句戏言给害死了


     而这一切发生前,赵敏已经怀孕了,她的情人是一个年轻的大学毕业生,去酒店应聘的时候,两人勾搭上的


她已经三十多岁了,迫切想留下这个孩子,所以这也是加快她假装中了陈志明计划的一个原因


     当赵敏得意洋洋地把一切真相告诉自己的情人,并说她这也是为了他们的感情费尽心机


但她没看到,那个年轻的男人听了脸色微微变了变


     第二天那个年轻的情人就消失了,他带走了她所有的现款,只留给她一封信


他说,像你这样有心机的女人让我害怕,我还很年轻,还没有做父亲的准备,并且我不希望有一天跟你的丈夫同一个下场


     赵敏呆呆瘫坐在那里,此刻打落牙齿也只能吞到肚子里,她问自己,如此的精心算计,怎么会漏掉了如此重要的一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