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桩时过境迁的强奸案



  四十三岁的刘晓英把十八岁的张亚东给强奸了


你看这事


你看,这还叫事么


关键在于张亚东还是个好孩子,口碑极好的好孩子


好孩子也没什么,因为这世上大多数受害人通常都是好孩子


可是问题是刘晓英她也不是破鞋呀,她不搞堕落,也算是马坊街公认的好女人


好女人怎么就强奸了好孩子呢?   马坊街的路面上铺着青石板,那是个炎热的正午,准确地说应该是下午两点来钟,正是一天中最热的时候


青石板上热乎乎的,这时一个瘦高的影子从马坊街下端一侧往他的斜对面走去


他叫马进谷,马进谷端了一碗凉粉准备送给刘晓英,他听说她仍然没有找回她的养子


刘晓英的养子走掉了,这几天她正在到处找他,所以他打算送一碗凉粉来安慰她,作为邻居马进谷只能做到这些


马进谷的凉粉颇有讲究,味道鲜美又不失筋道,那是他们马家祖传的手艺,在外头很难吃到


马进谷做好了凉粉,先用竹篮子吊在院子后边的井里冰镇


在一天里最热的那个时候,马进谷把凉粉拎起来送给刘晓英


可是就在马进谷推开刘晓英大门的一瞬间,他看到了这件事


  据马进谷讲,他极为痛心


他看到刘晓英和张亚东都光着身体,刘晓英在上面,她揪着张亚东的头发,张亚东搂着她的腰


马进谷对此没有任何心理准备,他蒙了,凉粉从他手上掉落,咣啷一声碗碎掉了


瓷碗碎裂的声音惊醒了刘晓英


她松开张亚东,扭过身来困惑地朝向马进谷


她的脸光滑而无辜地凝固着,然后突然像冰块融化


她忽地一下从张亚东身上跳下来,胡乱抓起掉在地上的衣服


不知道是谁的衣服,但是刘晓英没有把抓起的衣服捂住自己的哪个部位,相反她又扑过去双手捂在张亚东的私处


就像是她捂着了一个喷泉的口子,或者即将发生暂时还没发生火灾的那个着火点让她捂着了


张亚东痛苦地弓着身子,他的脑袋和脚从两头翘起


张亚东哇哇叫喊着,脸拧成一团皱褶,过了好一阵子他才停止扭动


  “你们在干什么?”马进谷问道


他一下子转不过弯来,因此很愚蠢地这样问道


  刘晓英迟疑地望着马进谷,对这个突然撞进来的邻居她甚至没有遮挡一下乳房和下身


“我强奸了张亚东,”她说,“这孩子,我一直想强奸他,今天终于强奸了


”   马进谷蹲下去,但是他已经找不着那只完整的瓷碗


  “我给你送凉粉来了


”他说


  “不用假惺惺,你那点鬼心思我还不知道


快出去吧,出去告发我


”刘晓英后半句话是喊出来的,她喊叫得声嘶力竭,眼泪崩飞着随着这喊声淌了她的满脸满脖子


  听到刘晓英这么说,马进谷像是得着了指令


他跑出大门,对着空旷的马坊街朗声大叫,“快来看啊快来瞧,看稀奇啊瞧热闹


强奸了强奸了,女人强奸男人了


”   本来刘晓英的声音早已惊动了很多人,马进谷又叫嚷一通,差不多马坊街所有的人都涌上了街头


这时候街上的人流水泄不通,他们兴高采烈地往这边拥挤


刘晓英穿好衣服,但还是衣衫不整


衬衣的一边撕破了,她必须用手捂着布片才不至于耷拉下来


张亚东也好不到哪儿去,他好像刚打过球,穿着球衣球裤


他的裤头也撕开了,裂着一道大口子


他只穿着一只球鞋,另一只球鞋不知去向


面对这么多人,张亚东像是怕光,他掀起球衣下摆蒙着脸


张亚东这个动作非常滑稽,很像电视里的足球运动员正在庆祝进了一个球


不过人们的注意力并没有在这孩子身上停留多久,因为苏有娟及时出现了


苏有娟是张亚东的母亲,此时她披头散发,从外在形象来看,苏有娟比张亚东更像是受害者


不明真相的人宁愿相信是苏有娟被谁强奸了,而不是张亚东


  苏有娟两根指头并在一起戳向刘晓英,以最为恶浊的马坊街语言咒骂这个女人


“你个卖X的臭不要脸的老骚货,X痒找驴子骑啊


祸害我儿子,可怜我儿子这么小,他就算跳进府河也洗不清了


”   在苏有娟恶毒咒骂的时候,刘晓英明显不知所措


她脸色苍白,冷眼看着这个骂她的女人


周围的人都认为她已经魂不附体,仿佛整个人都不在现场,心不在焉


她这副模样其实是在对大家的愤怒表示轻蔑,于是更显得厚颜无耻


张亚东此时拉下了蒙在头上的球衣下摆,他往人群外围挤去,打算悄悄溜走


苏有娟却一把扯住他,“别走,你去哪?等等,我要带你去医院,去做个全面体检


我倒要看看这个骚货不要脸的女人损害了你没有,损害了你哪里?”说着,苏有娟转着圈查看了一遍她的宝贝儿子


她拂了拂他的头发,摸了下他的喉头和胸脯,还捏了捏他的胳膊肘,她担心强奸会造成肢体上的破坏


张亚东由着母亲查看,然后愤怒地推开了她


他一边往外走一边含混地说,“我不去医院


” 共7页: 上一页1234567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