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棋局



  战国时期,隐士鬼谷子有两个出色的学生,一个叫苏秦,另一个叫张仪。两个人都爱下围棋,苏秦善守,张仪善攻,但苏秦略胜一筹。两人学成下山时约定,以天下为棋局,一决高下。


  


  接下来,苏秦通过游说各国联合抗秦,当了六国的宰相,而张仪却很不走运,非但没有获得赏识,还被冤枉偷东西,挨了一頓打,十分狼狈。


  


  这天,张仪正在家里养伤,忽然有人来找他,那人说:宰相苏秦先生听说有个叫张仪的人偷东西挨了打,他说他有个师弟也叫张仪,让我来带你过去看看。


  


  张仪心中一喜,就跟着那人来到了宰相府。相府大门金碧辉煌,张仪心里五味杂陈,一别数年,师兄已成了六国宰相,自己却一事无成。他正胡思乱想,有人召他入内。


  


  张仪走进院子,正是午饭时间,一阵阵香味从屋子里飘出来,张仪忍不住咽了口唾沫。这时有人喊:相国大人赏张仪用饭。张仪很高兴,正要往屋子里走,却被人拦住了。


  


  一群仆人在院子里摆上一排桌椅,放上饭菜,仆人们都落座准备吃饭。领张仪进来的人喊道:往里挪挪,给张仪先生留个座位。张仪大怒,想拂袖而去,但他还没见到苏秦,就这么走了也不甘心,于是咬牙坐下来,跟仆人们一起吃饭。


  


  这时,苏秦从内室走出来,踱步到张仪面前,微微一笑:师弟,吃饱了吗?张仪看他一眼:谢师兄赐饭。苏秦摇摇头说:当日师弟豪言壮语,要以天下为棋局,与我对弈一番,想不到如今混到了偷东西的地步。


  


  张仪站起来怒道:我没偷东西!苏秦摆摆手:罢了,我已经打过招呼了,让人不再追究你偷东西的事。咱俩毕竟同窗一场,你要没地方去,可以在我府里当个闲差,肯定有口饭吃。


  


  张仪大怒:多谢师兄关心,不过我不想给你当差,我想跟你下棋!苏秦仰天大笑:你连棋桌都坐不到,拿什么跟我下棋?张仪咬牙说:难道天下之大,都是你苏秦的?苏秦揶揄道:天下一共七个国家,我是六个国家的宰相,你还能去哪儿?去秦国?


  


  张仪将手一拱,头也不回地出了相府。在冷风中,张仪仰天狂吼:苏秦,我不赢你,誓不为人!


  


  张仪怀着一腔怒火上路了,苏秦说得没错,天下之大,只有秦国才是他的容身之处。然而秦国路途遥远,他身无分文,只走了半天就已筋疲力尽。


  


  一个黑衣大汉纵马跑过,差点撞倒张仪。大汉下马致歉,张仪连连摆手:你是无心之失。以我张仪今日所受的侮辱,这点事算什么?那人听到这话,竟停住了:张仪?可是鬼谷子先生的弟子?张仪惊讶地看着大汉:你怎么知道的?那大汉哈哈大笑,一拱手:说起来,你是我师兄呢。我进先生门下时,你和苏秦师兄正要下山,所以你不记得我,我却记得你呢。


  


  张仪想不到能偶遇同门,猛然间又想起苏秦来,一阵心酸。大汉听完张仪的遭遇,连连叹气:常听老师说,你和苏秦二位师兄旗鼓相当,想不到如今境遇天壤之别。不瞒师兄说,我就是秦国人,在各国间来往做生意,也赚了不少钱。今天既然遇到师兄,就是缘分。我愿资助师兄,师兄有本事,加上我的钱财,必能在秦国谋得官职,到时小弟也可以风光风光。


  


  张仪大喜:张仪若能发达,定不忘师弟辅佐之情。于是,两人一起上路。


  


  到了秦国,大汉花钱让张仪去结交秦国的官员们。张仪的才华深深震撼了那些官员,名声也一天天大了起来,后来秦王听说了,召见了张仪。张仪给秦王出主意,可以逐个击破六国的联盟。秦王大喜,任命张仪为宰相。


  


  张仪终于成功了,他运筹帷幄,四处出击,扰乱六国的联盟。而苏秦也不甘示弱,针对张仪的挑拨离间,设计了很多的防范措施,一时间双方僵持不下,难分胜负。


  


  张仪没有忘记对自己有恩的师弟,他对大汉说:如今我已大权在握。你说吧,你想当什么官,我肯定能助你成功。大汉摇头说:我不想当官,我要走了。张仪吃惊地说:你是担心自己当不好官吗?放心,我可以帮你。再说,你跟老师学习过,也不会差到哪里去。


  


  大汉摇摇头说:张仪大人,我不是你师弟,我是你师侄。其实,我是苏秦的弟子。


  


  张仪目瞪口呆:你是苏秦的弟子,那为何要帮我?


  


  大汉笑了笑:我师父说,天下之大,却无人能和他对弈,只有你有此才能,但又上不了棋桌。所以,他听说你被诬陷偷东西后,特意把你找去羞辱一番,逼得你只能来秦国,又让我追随你,资助你。现在你们二位已经正式对局了,我也该回师父身边去了。


  


  张仪默然良久,仰天长叹:师兄果然还是胜我一筹啊。你回去后告诉你师父,我必会用尽全力,下好这盘棋。不管输赢,兄弟恩情,永远不忘。


  


  此后几年,秦国和六国之间攻守不断,互有胜负,但谁都无法取得决定性的胜利。忽然有一天,有客人来拜访张仪,竟然是当年那个苏秦的弟子。张仪大喜:多年不见,你师父还好吗?大汉跪倒在地,痛哭道:我师父被刺客行刺,已经去世了。


  


  张仪猛地喷出一口鲜血:师兄啊,棋局未了,你怎么就走了?这一局棋,我胜之不武啊!


  


  第二天,张仪向秦王辞行。秦王大惊,再三挽留,张仪摇头说:苏秦已死,六国联盟难以为继,只要按照我的政策继续下去,有我没我已经不重要了。我身心俱疲,请大王恩准。秦王只好送他出宫了。


  


  从那天起,六国再也无法抵挡秦朝的攻势,联盟也分崩离析。最终秦朝一统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