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看



  晚上十一点多,我们忽然接到报警:几位居民抓获了一个扒女厕所的流氓。我们赶紧赶到现场进行处置。


  到了现场,我们就看到在一座非常漂亮的厕所外面,几个居民正围着一个小伙子。


  见到我们过来,一个女青年迎上来,气愤地说了经过。


  就在刚才,她独自一个人在厕所里方便,谁知这个人就忽然闯进来,可把她给吓坏了。


  老田看那人低头不语,就过去问他,为什么要进女厕所。


  小伙子不服气地说,他连问了几句有没有人,里面都没人答应。


  他以为里面没人才进去的。


  看到有人就忙着退出来了。


  厕所里很黑,他什么都没看到。


  女青年大声跟他掰扯:你跟外面喊,我哪知道你喊谁呢?再说,我正看短信呢,根本就没听到你喊。


  老田很不高兴,说:里面没人答应你就进女厕所呀?


  那人一掀衣襟,露出腰带上挂着的电工工具,说:我刚刚接到了居民的电话,反映这个厕所里的灯坏了。厕所里没个亮儿肯定特别不方便,这才着急着火地赶过来,谁知还遇到这么个茬儿。


  很快,我们就了解清楚了,小伙子确实是来修灯的,也确实在外面问了,只因这位女青年太专心看短信,没有听到,这才发生了误会。


  误会解除了,小伙子要走,却被居民们拦住了:你不能走啊。你这一走,什么时候才回来呀?


  小伙子没好气儿地说:等我回去写个报告,申请物业配备个女电工。等女电工来了,让她给你们修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