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夜危情



  1


更衣室惊魂      临近下班,石鑫锋的手机响了


扫一眼来电显示,标注的是“危重病人036”


     刚从医学院分来的见习护士乔冉长得文文静静,也非常懂事,收拾了下病历正要离开,石鑫锋却冲她招招手,示意等一等,接着按下接听键,询问对方病情如何?不知对方说了句什么,石鑫锋的神情变得凝重起来:“好,我会尽快赶过去


多说20分钟


”说完,石鑫锋带着乔冉走向8号病房


     房内,躺着一个身材干瘦、状若骷髅的精神病患者


乔冉手中的病历上,清楚地写着他的个人资料和病因:赵二愣,42岁,克山县东乡人,3个月前因患重度被害妄想症入院


按照规定,病情确诊后当移送疯人院接受长期治疗,但石鑫锋力排众议留下了他,希望能在短时间让他康复,获得重生


     “石主任,我听说,他已欠了近万元的治疗费用


”乔冉小声说


     石鑫锋翻翻检测报告,又给沉睡不醒的赵二愣掖掖被角开了口:“那你听说过他家的境况吗?家里穷得叮当响,妻子有病,16岁的女儿赵菲又遭强暴,投河自尽,他要再有个三长两短,那个家可真就毁了


乔冉,做我们这一行的不仅要救人,还要救心


好了,过一会儿,你再给他打一针非那根


注射时注意安全,他的攻击性很强


”      叮嘱一番,石鑫锋看看表,走出病房去了更衣室


刚换上便装,面前的镜子里冷不丁多出一张挂满诡异笑容的男人脸


     是赵二愣,他的手里还握着一只针头足有三四厘米长的大号注射器


     适才他还在昏睡,怎么一眨眼就跟了来?不等石鑫锋转身,赵二愣突然高举起注射器,以极快的速度扎向他的脖颈!      距离之近,躲无可躲,石鑫锋惊得呆住了


这一针下去,后果不堪设想


就在不幸降临的刹那,只听“咚”的一声闷响,赵二愣晃晃悠悠瘫坐下去,注射器也脱了手,扎在了石鑫锋的肩上


     真是万幸,只受了点皮肉伤


惊恐回头,石鑫锋这才看清危急关头出手相救的是封凯封大少爷


封凯也是他的病人,患有偏执性精神病


他的父亲是个商人,财大气粗,背景高深莫测,毫不夸张地说,人家随便跺跺脚,本市商圈都得晃三晃


     “你怎么出来了?”石鑫锋拍拍怦怦狂跳的心口问


     封凯眼皮一耷拉,疯癫状立现,语气却无比正常:“我要不及时出现,你早去见阎王了


你救我一回,我救你一命,应该算扯平了吧?”      2


马路杀手      10分钟后,石鑫锋钻进轿车,开向坐落在城郊的沿江小区


驶离繁华地带,仍心有余悸的他拨通了乔冉的手机,质问她赵二愣为何会脱离监管,溜进更衣室?乔冉委屈地解释说,他前脚刚走,赵二愣就醒了,捂着肚子声称内急,想去卫生间


看他的样子跟常人无二,乔冉也没多想


至于他从哪儿弄到的针管,暂时还没查清


说到这儿,乔冉几乎哭出了声:“石主任,对不起,是我太大意,差点害了你


求你别上报,行吗?”      在这家颇具权威性的精神病专科医院里,石鑫锋的能力和地位同样不可小觑


只需一句话,一个眼神,乔冉就将被送回医学院,甚至今生都别想再进入大医院工作


听着她的哭求,石鑫锋放软了口气:“记住,他是精神病患者,不是常人——”      话音未落,一辆轿车突然横空杀出,直撞过来


看那架势,誓要与石鑫锋同归于尽,结伴儿去阴曹地府报到


险情再生,石鑫锋猛踩刹车,急打方向盘


尽管如此,那辆车还是剐烂了他的车头,撞翻了路边的护栏


     短短半分钟不到,交警追至,从轿车里拖出一个嘿嘿歪笑的家伙


石鑫锋惊魂未定,冲上前破口大骂:“喂,你们都长眼睛了吧?他是故意撞我的,涉嫌杀人!”      交警摇摇头,面露无奈:“前些日子,他偷车驾驶撞坏了交警岗,我们带他去医院做检查,医生说是躁狂症


几分钟前,我们发现他偷车就一路追赶,幸好没出大事


”      这还不算大事?若非反应快,我就横尸当街了!石鑫锋想喊,却又硬生生咽进了肚子


     他认识肇事者,名叫鲍余,躁狂症的诊断结果也是他下的


因症状轻微,他只给家属拟定了治疗方案,并未收院


精神病撞车,没法处理,石鑫锋只能自认倒霉


联系完保险公司,勘验过现场,天色渐渐黑下来,与“危重病人036”约定的见面时间也已过了近两个小时


石鑫锋暗骂声“该死的疯子”,拦了辆出租急匆匆赶往沿江小区


     下车,上楼,敲门进屋,一个打扮妖冶的性感女子如蛇般扭动着迎上,娇嗔问道:“你怎么才来?可想死我了


”      “闭嘴!”石鑫锋烦烦地推开她,冷声回道,“鲍余差点撞死我


你能不能多花钱,多雇几个人看住他?”      这个女子,就是石鑫锋手机里标注为“危重病人036”的秦娥


秦娥显然一怔:“不可能,我完全是按你的方案给他吃药的


石主任,夜长梦多,倒不如来痛快的


我保证,此事了结,我多给你10万


”      够狠,但也不无道理,要想斩乱麻,必须用快刀


石鑫锋一咬牙,从包里取出一只连标签都没有的小药瓶:“一天两次,一次两片


不,三片!” 共2页: 上一页12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