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年礼物



  转眼要到新年了,老丁一家忙碌起来。妻子置办年货,老丁则操心给孙子们的礼物。现在的孩子娇贵得了不得,因此,作为爷爷奶奶,买的礼物自然要格外精心。一要质量好价格高,同时还要投其所好,对上他胃口才行。


  


  腊月廿五下午,老两口终于把该准备的都准备了。老丁看了看家里的陈设,心里一动,把那台饮水机搬到了进门的位置。这样一来,送水的刘师傅就用不着脱鞋进屋了。刘师傅每次送水都不肯进屋,非得让老丁拿双塑料鞋套不可。我这脚,到了天热就臭,熏人。进城的民工,也不容易啊。现在是隆冬了,再脱鞋就要受凉了。老丁叹道。


  


  第二天傍晚,刘师傅敲开了老丁家的门,一眼看到门边上的饮水机,刘师傅愣了愣,动作麻利地将空水桶换了下来,又将满满的一桶水装了上去。他笑着解释,要回家过年了,只有等到初六以后他才能再来。老丁点点头,表示知道了。


  


  初二,儿子媳妇女儿女婿都领着孩子回了家。老丁拿出特意为孙子们准备的礼物。外孙女的礼物是一个大大的芭比娃娃,谁知外孙女一看,就放到了旁边,我妈买的,比这个大多了,还有许多替换的套装呢。小外孙女撇撇嘴,表达她的不满。


  


  孙子则看也不看那把玩具冲锋枪,嚷道:爷爷,现在是什么年代了,我还玩这个东西呀?


  


  儿子和女儿劝道:别管他们,这帮孩子,不知道想要什么。可老丁明显地看到媳妇和女婿脸上的不悦。


  


  送走了一大帮人,老丁心里就有了个疙瘩,一个春节就呆在家里,哪儿也懒得去。这天初六,一大早门就被敲响了,老丁开门一看,门外站着刘师傅,大包小包地拎着东西,丁大爷,您在家呢。乡下没什么好东西,花生红枣不值钱,您一定要收下。


  


  老丁哪里肯要,一个劲儿地说自己应该给刘师傅买些礼物带回去才是。刘师傅笑了:您的礼物不是早就送了吗?您移了个饮水机,说明您心里拿我当人看啊,这可是真正的大礼啊。


  


  老丁一愣,若有所悟:不管礼轻礼重,关键是一片心。至于别人有没有体会,那就由他了。想到这儿,老丁冲着老伴喊:今天咱们出去逛逛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