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老漂”一盘棋



棋逢对手 张庆和退休后一个人住在农村,两个儿子都在外地工作


眼看到年底了,大儿子打来电话,说今年轮到他回家陪老爸过年,可他的假期太紧,赶不回来,让张庆和去他那里过年


张庆和答应了


他坐火车到了大儿子那里,儿子儿媳都还没放假,孙子白天要上补习班


张庆和在屋里憋得难受,就到小区的花园里走走


花园里有个凉亭,张庆和抬腿进去,见有个老头坐在石桌旁,桌上摆着一个棋盘,上面还有零星的几个棋子


老头看着一本棋谱,照棋谱下一步,再合上棋谱,自己琢磨着下一步


虽然是一个人下棋,却很投入


张庆和打眼一看,这局棋已下到难分难解的程度了


他最喜欢下棋,没想到能在这里碰上个懂棋的


老头也发现了张庆和,抬头问他:“老伙计,你也会下棋?” 张庆和一听,老头竟然是老家口音,忙点头说:“会一点


”老头就说:“那好,省得我跟棋谱下棋了,要不咱下一局吧


” 两个人重新摆上棋子,坐在石墩上下起来


这一下棋才发现,他们竟然棋逢对手,你一招我一招,不知不觉地就到了傍晚


张庆和该回家吃饭了,就跟那个老头约好,明天继续下,不见不散


第二天,张庆和来到小凉亭,果然见老头已经在那里等着了


就这样,两个人每天吃了饭就在一起下棋,一下就下得忘了时辰


下棋时,他们还会聊聊天,两个人一交流,张庆和才知道,老头叫冯启年,是张庆和邻县的,老伴去世多年,儿子在这里工作,他就跟着儿子生活了


冯启年对张庆和说:“在这里生活很不适应呀,听不懂这里的方言,整天失魂落魄的


后来我找到本棋谱,每天琢磨着下棋玩,一招一式地竟然就学会了下棋


” 一晃,张庆和跟冯启年下了十多天棋


儿子的休假结束了,给张庆和买好了回老家的火车票


这天,张庆和跟冯启年下了一下午的棋,分别时,他对冯启年说:“老哥,以后我不能陪你下棋了,我要回老家了


” 冯启年依依不舍地说:“看来,我又得一个人下棋了


”张庆和安慰他说:“没关系,明年我还回来跟你下棋


” 冯启年却苦笑了一下,说:“明年?明年我就不在这里了


”原来,冯启年不光有这个儿子,还有个儿子在另一个城市里


他在两家轮流住,各住一年,很快他就要去小儿子那里了


张庆和不由得感叹,这次分别后,两个人要想再碰在一起下棋,恐怕很难了…… “老漂”一族 张庆和回到老家,还是一个人过日子


转眼一年过去,今年轮到小儿子回老家过年,不料小儿子打来电话,也叫张庆和到他家去过年,因为他要考公务员,儿媳妇要加班,都回不来


张庆和便买了火车票,到小儿子那里过年


小儿子工作的城市比大儿子家更远,那里的方言,张庆和更听不明白了,走在大街上就像聋子一样


小儿子一家都各自有事,一过年,不是参加这个聚会就是参加那个饭局,张庆和一个人整天关在家里,就像蹲监狱一样


这天,张庆和在楼里呆烦了,就到外面散步


无意中他发现前面有一个人,弓着腰,在漫不经心地闲逛


那不是冯启年吗?不会这么巧吧?张庆和揉了揉眼睛,越看越像,就喊了一声:“冯老哥!” 那人一回头,还真是冯启年!两个老人喜出望外,冯启年告诉张庆和,他小儿子就在这片楼区里住,他已经在这里住了快一年


张庆和高兴地说:“看来我们两个真有缘分呀!”又问冯启年还下棋吗,冯启年说一直没放下呢


两人一拍即合,就在广场的石桌上下起棋来


有了冯启年这个好棋友,张庆和便不觉得日子难过了


可惜相聚总是短暂,转眼十几天过去了,张庆和又该回去了


这天下完棋,他对冯启年说:“老哥哥,我们明年再见


” 冯启年叹了口气,说:“明年,咱不一定能见上面啊……” 张庆和说:“怎么不能呢?你大儿子和我大儿子在一个城市,你小儿子又和我小儿子在一个城市,我们自然能见着啊!” 冯启年却说,他大孙子要高考了,如果考上了外地的大学,大儿子会申请调到那个城市去工作,这样,下一年他也就只有跟着大儿子到另一座城市了


最后,冯启年感叹地说:“我们就像天上的风筝,儿女那根线拉到哪里,我们就得漂泊到哪里


” 张庆和想起现在社会上有一种说法,叫“老漂族”,像他和冯老哥,都应该算是“老漂”一族吧


千里下棋 一年又过去了,年底,张庆和的大儿子果然打来电话,叫父亲到他那里过年


张庆和也不计较这个了,反正他是一个人,出来就当是旅游了


这一次张庆和出门,觉得腿有些重,身子也有些笨了,他想,自己再漂几年,或许真的就漂不动了,到时恐怕就得像冯老哥那样,跟着儿女们到处漂了


张庆和来到大儿子家,每天闲来无事,就出去走动走动,这次他再也没碰上冯老哥


这天,他在外面逛着,一个小姑娘递给他一份传单,一看,是老年电脑培训班招生


张庆和一看费用不算贵,学七天三百多,就忍不住问:“姑娘,电脑培训能学什么呀?” 小姑娘说:“爷爷,有了电脑您的生活就不枯燥了,电脑里的世界广阔着呢,您想干什么就能干什么


” 张庆和问:“有了电脑,能下棋吗?” 小姑娘说:“当然能啦!” 张庆和一听能下棋,就动了心,刚好电脑培训班离家不远,他就报了名


几天工夫,他学会了上网,家里正好有一个闲着的电脑,他在网上注册了个号,下起棋来


这一天,张庆和在网上碰到一个网名叫“难逢对手”的棋友,下了三盘棋,各有赢输


张庆和越下越觉得对方的路数似曾相识


他突然想起个人来,就给对方发过去个信息:“你是谁呀?下棋的路数跟我的一个老哥很相似呀!” 对方也发过信息来:“我也觉得你的路数有些熟呢


” 张庆和忍不住问:“你是冯启年老哥吗?” 对方马上说:“是啊是啊,你是张庆和老伙计吧


” 张庆和喜出望外,没想到两人竟然能在网上相遇


一聊才知道,冯启年现在竟然在国外,他大孙子考上了国外的一所大学,大儿子全家都移民过去了


这次过年,他们把冯启年接过去住一段时间


冯启年对张庆和说:“出了国,我可彻底抓瞎了


我就想呀,不能这么傻呆着,听说网上也能下棋,就慢慢地学,有不明白的就问孙子


要说呀,我们这些老人,不能老让孩子们陪


孩子们都忙,我们得自己想法给自己找乐子


” 张庆和对着电脑连连点头,他也想好了,以后没事就跟冯老哥下棋,然后再开一个博客,让自己的生活丰富起来,只要肯去寻找,还是会找到很多乐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