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价的交换



  老万今天很高兴,哼着小调迈开四方步走进课堂,他是上海知青,如今还是单身,听说以前有相好的,可人家回城伤了他的心,直到如今还是孑然一身,在村里小学代了半辈子的课,一个月也就700来块钱的收入,还是靠村里大队发,已拖欠了有半年。


  


  这村办的小学,十来个教师都是清一色代课,这一拖欠别家急得团团转,到处借钱买米下锅,而他老万却有他的办法,日子过得比别人滋润,这不今天中午200块刚收了枚大清银币,宣统三年的,转手就能买到400,老万干古董这一行,比他教书年份都深,自觉任何一样古器,他拿眼一瞥,就知道真伪,什么价位!别人没这个天分,想学也学不来,有多少娃子跪在他家要当学徒,要做他的干儿子,他都铁了心没应,他不能让自己的碗里伸进去两个舌头。


  


  今天一时高兴,他将那枚银币摆在讲台上,命学生写篇观察作文,孩子们一看这新鲜玩意,一个个争着上来看,挤在最前面最瘦小的孩子抬手就想摸。


  


  站后面,别摸!别坏了品相,就卖不出去了。他慌乱的赶。


  


  老师,小结巴有张以前的十元。有个学生向他汇报,学生们都知道老师喜欢那些玩意。


  


  真的吗?老万一听,眼睛直放光,要知道停止流通的十元有很多种,要是1953年造的,那可是好几万的价格。


  


  老万一个箭步跨到刚才被他赶到后面的那个最瘦小的孩子跟前,那孩子右眼红肿,眼泪不止。因为半年前和别人玩耍,把视网膜划破,要十来万的手术费,在这穷山沟,一年也挣不来三五千块,这也就等于宣布瞎了那只眼。


  


  老师,这是我从爷爷的老书里找到的。那孩子恭敬的从书里取出一张崭新的票子。


  


  老万一把抓到手上,是1953年的十元,工人农民图案,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搞了这么多年的古董,从来都没有见过这传说中的拾元,如今竟然被自己最寒酸的学生发现了,也记不住他的名字,就叫小结巴,他平常说话也不结,只是激动时才结巴。


  


  这是以前的老式钱,现在已经没什么用了,老万装作漠不关心,随手丢还给他,其他娃子一见,呼的一下全飞回座位上了。


  


  好不容易等到了下课,等孩子们都走光了,老万小声的叫住小结巴。


  


  我看你那张老式钱,正是我收集缺少的那张,你看这样行不行,老师拿这枚很值钱的银币,换你那张没用的老旧钱。老万紧盯小结巴,生怕他拒绝。


  


  老师,我不要你那么贵重的东西,你要是喜欢,我就送给你好了。那孩子被老师的热情给感动了,往常还从来没见万老师这么亲热地叫过他。


  


  不,老师怎么能白要你的东西?老万见他应了,异常高兴,硬把那枚他不让摸的银币塞进小结巴手里。直到拿到那张钞票,老万才长长的松了口气,没想到却把没见过世面的孩子给感动得热泪满面。


  


  老师有个请求,你能不能不要告诉别人这事。老万手里紧捏着那钱,可他不放心,怕传出去坏了名声。


  


  好,我一定不和任何人讲,我们拉勾。小结巴天真的和老师拉起了手指,全不顾擦去右眼里不住流出的泪水。


  


  一连几个晚上,老万都做两个同样的梦,一个是满屋子都是钱,他坐在中央数,一个是小结巴的父母领来全村的人,坐在他家门前骂,而小结巴则用那眼角里流出的泪水泼了他一身。


  


  终于要盼来收古董的人了,要不是老万说他手里有大家伙,对方不会进这穷山沟,可说好是早上到的,老万等到天黑也不见对方踪迹,正在苦恼时却见有小车开进家门。


  


  老万!你们山里真有大家伙,我算是见世面了。收古董的胖子下车就嚷。


  


  我在半路看见一瞎眼孩子手里玩一块银圆,没想到你猜怎么?竟然是宣统三年的样币,就是背面错印了英文的那种,市场价是25万啊,我出1000块让瞎子卖给我,没想到这个穷瞎小子,竟然说什么也不卖,说是老师送的,再多的钱也不卖,我还从没见过这么傻的孩子,穷得屁股都在外面,还倔强得很,我一路跟到他家,价格也从1000涨到20万,最后在他中午上学前,爹妈给偷偷的从书包里取出卖了,说是给儿子治眼睛要钱,你看还是钱这东西管用吧。


  


  胖子将手心展开,骄傲的将一枚银圆托在手心。


  


  老万心里早就有种不祥的预感了,但他不相信,他是什么人啊,怎么可能连宝贝都不认得,但一看那熟悉的银圆,顿时眼前发黑,就是跟小结巴换的那枚。20万?大清的样币!他感觉像是猫头鹰让老鼠给咬瞎了眼睛,真是一生最大的耻辱。


  


  你看看我这个吧。老万镇定一下思绪,好在手里握着能值十来万的票子,才不至于让他倒下去。


  


  嗯!是好东西。胖子吃惊地接在手上,很是仔细地端详。


  


  我今天真是有大收获,中午为了凑那20万的票子,我把家里压箱底的钱都找了出来,想不到你这里也有大买卖。


  


  老万被他一番话说得心里美滋滋的,要不是别人也有那20万,他此刻还不知道会不会激动得放声大笑,想想也平衡了许多,要不出这档子事,黑心的胖子会告诉他那东西值20万?顶多给1000块,那且不太便宜了这个该死的胖子?


  


  老万!你过来一下。老万正在瞎想,却被胖子一声惊呼给吓一跳。


  


  你这钱是假的!


  


  怎么可能!老万一听这话,腿一软差点瘫了。


  


  你看这水印太亮了,颜色也太艳了,第二版人民币大面额的都是苏联印的,后来两国关系恶化,对方故意发行大量的假币,想扰乱我国经济,你这就是后来发行的。胖子又仔细的看了三四遍,摇摇头很是可惜的将那钱还给老万,老万一下子被钉住了,像个稻草人。


  


  老万!保重啊,要是花了大本钱,你可就亏大了。他一脸无奈的上车开走了。好久老万才明白过来,愤怒地把张钱在手心揉搓,抡圆了胳膊扔出门外。


  


  他绝望的骂一声,见墙上挂着一截绳子,麻木的将它扔到房梁上,在头顶打了个死结,爬了上去。


  


  万……老师,万……万老师!你在家吗?屋外有人在呼唤,老万一听慌忙跳下来,被绳子掐住脖子已有些时间了,可门外是小结巴的声音,他不能让学生笑话。


  


  万……老师,我对不起你,我妈妈把你送我的银币给卖了,我回去说是你送我的,爸妈就把钱送来了,我……我家不能要你这么贵重的礼物。小结巴在结结巴巴地说,身后是他那老实憨厚的父母,手里提的那破旧的布袋装得鼓鼓的。


  


  万老师,我这娃不懂事,之前再怎么问都不说是哪里来的,要知道是你的东西,我们说什么也不会卖的,这钱我们都没动,现在还给你。他父母一脸的诚恳。


  


  这,这怎么行,我是送他的。老万一时慌了手脚,天下真有这样的不贪财人吗?可话还没说完,小结巴他们一家已经走远了。


  


  你们等等!是说这钱给我?老万奔出去。


  


  是啊!本来就是你的东西。小结巴眨巴着流脓水的眼。屋外已围满了人,听说万老师把值20万的东西送给小结巴,都在称赞。


  


  好!那我来支配,这钱是我们大家的,先拿十万让小结巴治眼睛,五万发学校教师的工资,剩五万修学校。老万挺直了腰板,他觉得真正当了回人。


  


  那怎么好,叫我们怎么感谢你,小结巴,快给好人万老师磕头。小结巴的父母被感动得满脸惊愕,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别说好人了,我不配,以后小结巴就做我的干儿子吧。老万擦去眼角的泪花,俯下身将那张揉皱的拾元钱展平,放进上衣的口袋了,他觉得那张假币比十几万的钱更珍贵。


  


  谢……谢……爹。小结巴激动地叫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