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暖的家书



  于成林大学刚毕业,在省城的一个邮局工作。这天快下班的时候,急匆匆走进来一个民工打扮的年轻人,不用问,又是李先本。


  


  李先本是建筑公司的一个民工,工地就在邮局旁。他一个星期最少要给一个女孩写两封信。于成林一直觉得奇怪,现在电话这么方便,打电话就是了,又简单又省钱,何必费这个事呢?


  


  于成林对李先本产生了很大的兴趣,后来两人成了朋友。于成林发现,李先本的信虽然写得很频繁,但信封里却没有什么具体的内容。有一次,李先本只写了一个空信封,到于成林那里买了邮票一贴,就寄出去了。于成林心里不由得暗暗奇怪,就问李先本为什么,但每次李先本都笑而不语。


  


  一天,于成林把李先本这些怪异的举动说给女朋友小莎听,小莎听后眼睛立刻放起了光,说:哎呀,好浪漫啊,这样的男人可真是稀罕物啊!


  


  于成林满脸不屑:这有什么浪漫的?现在的通讯这么发达,谈恋爱还用写信的方式不是太老土了吗?小莎却把粉嘟嘟的小嘴一撇说:什么事要的都是新鲜,你想想,现在的人什么事都是一个电话,哪比得上写封信温暖啊?


  


  两人说笑了一会,小莎忽然想起了一招,说:我们给你爸爸也写封信吧。看于成林不解,小莎解释道:你爸爸不是一直生你的气吗?你打电话又怕他和你吵,你就写封信给他说明一下自己的理由不是挺好吗?


  


  原来于成林的家境不错,父亲是一家企业的老总,他希望儿子能回来经营自家的公司。但于成林却不想自己的人生被别人规划,为此他和父母闹得很不愉快。


  


  听小莎这么一说,于成林想想也对,但提起笔来竟不知道写什么,折腾了半天才写了一页没有什么内容的信寄了出去。


  


  第二天,于成林就出了差,几天后回来却听到了一个让他震惊的消息,李先本出事了!他从脚手架上掉了下来,摔断了一条腿。于成林赶忙到医院去看他,李先本正躺在病床上打吊针,一条腿上缠了厚厚的绷带。于成林说:我打电话把你爸爸叫来吧。


  


  不料李先本急忙摆手说:别,千万别,我爸妈身体非常不好,别一着急再出个什么事情,我又不是伤得很重,自己照顾自己就行了。他又对于成林说:于哥,我想请你帮我个忙,每个星期给我寄两封信。


  


  于成林笑着说:你小子,是给女朋友的吧?这个忙我可不能帮。


  


  李先本脸红了,说:我哪里有女朋友啊,我是写给我姐的。


  


  看着于成林疑惑的表情,李先本解释说:其实我那些信都是写给我姐的。我姐本来是个活泼快乐的女孩,可她前年忽然得了病,瘫在家里出不了门了。从那以后,她每天都以泪洗面,好几次想自杀。有一次我发现她很喜欢往我们村送信的那个邮递员,说他长得像古天乐。每次邮递员骑着车子去村里送信,我姐就会趴在窗上看好久。所以我就想出写信这个法子,为的就是让我姐能多看几次那个邮递员,能让她心里高兴点。


  


  于成林这才恍然大悟,不知为什么,他的心底竟有一股热流涌了上来。回去的路上,于成林抑制不住内心的激动,给小莎打了个电话:小莎,我终于明白李先本为什么要写信了。为了爱……


  


  回到宿舍,于成林就着手准备给李先本的姐姐写信,突然手机响了,于成林刚拿起电话,话筒里就传来母亲激动的声音:好儿子,你怎么想到给我们写信了?我和你爸看着信可高兴了。好了,我也不在电话里多说了,我这就给你写回信去,以后我们就写信联系吧。说着挂上了电话。


  


  放下电话,于成林心里想,看来今天他要写两封信了,一封写给父母,一封寄给李先本的姐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