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官的感觉



  林成一觉醒来,已近八点。昨夜的欢迎宴会,他喝高了,头还晕晕的。他草草洗漱之后,来不及吃早点,就匆匆往办公室赶,上任第一天若迟到了不像话。


  


  人生如梦,他大学毕业就进省农科所搞农作物栽培研究,十几年来科研硕果累累,特别是在蔬菜种植技术领域有所突破,出了系列丛书,业内算是个知名人物。这次省委实施人才下乡、科技下乡战略,他被选中,到这个山区县任县委副书记。十几年来,他大部分时间都在实验田里滚爬,很少参与党务和行政管理,眼下这个职务对他来说是个挑战。


  


  他一到办公室,县委办一班子人马已在门口等候,一阵欢迎话语后,各自回岗位打字,写文章,挂电话忙乎起来。他看到办公室门口一盆兰草底下渗出一摊水,找来拖把想将它抹去;走廊那头一个女的一边尖叫着我来!我来!一边快步赶过来将他手上的拖把抢了过去,三下五除二把那摊水擦干。问她是哪个科室的,说是县委办工勤人员,专做卫生的。她不好意思地说:怎么好让书记动手做卫生?


  


  林成到办公桌前刚坐下来,县委办分管文字工作的闻副主任抱了一大摞文件夹进来,说:林副书记,如要写什么材料,交给综合二科就行了,要打字录入就找文电科。


  


  林成说:我自己带着笔记本电脑,不用麻烦他们了。我的材料从来都是自己写,自己打印。


  


  闻副主任说:怎么能让领导亲自写文章、自己打印材料?这些科室的工作人员是专门为您服务的!


  


  林成无语。领导不能亲自写材料,他今天才听说;还有这么多工作人员围着领导转,他今天才知道;面前摆放这么多的红头文件,他也是第一次见到;这些文件从中央到省、地、县都有,党建的、经济的、综治的、廉政的、精神文明的,还有丧葬火化的、环保节能的……五花八门应有尽有,真所谓上管天,下管地,中间管空气。


  


  正不知从何开始批阅,笃笃笃的敲门声响了起来。分管后勤的牟副主任进来说:书记,3号车是您的专用车,现有的驾驶员您试用几天,若不合适再调换。您自带驾驶员也行。


  


  哎呀!配什么驾驶员,我从来都是自己开车,把车钥匙给我就好了。林成说着,眼睛没有离开文件。牟副主任坚持说:按规定县处级领导要配专车、专职驾驶员。不能因为我们的工作不到位,有损领导形象。而且您要自己开车,那恐怕不妥,最近好像有说领导干部不能自己开车……


  


  林成只好说:好好好,你们安排就是了。


  


  还没看两行字,笃笃笃敲门声又响了。进来的又是牟副主任。噢!书记,忘了问您,食堂主管想了解一下,您平常爱吃的是闽菜还是潮州菜,咸、酸、辣有没有特殊要求?


  


  反正吃食堂嘛!大家怎么吃就怎么吃吧!这些年经常野外作业,搞野炊,吃方便面,没那么讲究的!


  


  我们有个小食堂专门为几个单身领导服务的,可以对着领导的口味拟菜谱做菜。


  


  我平常最爱吃的就是我们家乡的酒糟腌虾苗,既便宜又好下饭。你们去搞点回来,每餐给一小碟就行了。


  


  要不我们派个厨师到您家乡学做您的家乡菜?这样,口味就对得上了。


  


  林成放下手中的文件,一本正经地说:千万不能这样,酒糟腌虾苗你们也不用弄,我叫家里捎一罐过来好了。这些生活小事你不用费心,去准备一辆车给我下午下乡用吧!牟副主任答应着走出办公室。


  


  一会儿,笃笃笃声又响起。来人说是农大毕业,现在县农办工作,来拜访校友。林成虽不认识,但不敢怠慢,两人调侃了一阵校园生活,约好再见时间后辞别而去。一会儿,笃笃笃声又响起。来人自我介绍是某企业老板,说他妻子与林成是同乡,细细论来还得管林副书记叫舅舅云云。林成不好得罪,和他哼哈了一番,送到门外。


  


  一会儿,笃笃笃敲门声又响起。这回进来的是一位老者,掖着一本家谱,说是历史上林姓在这里是望族,现在式微了,听说来了个书记姓林,想来对对家谱以光宗耀祖。林成以礼相待,又一起研究了一回历史,把老者送到楼下。


  


  林成回到办公室,无法平静:在科研所工作十多年,罕见亲朋登门拜访,今天撞了神道啦?各路鬼神齐上阵!一上午,文件没看几页,光这些零碎事就耽误了大半天。他赶紧用A4纸写了请勿打扰四个字,贴在门上并把门反锁了。


  


  总算清静了一阵子。文件刚看得入神,笃笃笃的敲门声又响了起来。


  


  还有人骚扰呀!林成开门一看,是通信员。书记,胡主任叫我来带您去吃午饭,第一次,怕您找不到小食堂。


  


  林成真的有点恼火了,我堂堂男子汉,还怕找不到食堂?你们这些人给不给人安宁呀?正想发作,又忍住了,上任第一天就冲通信员发火有损形象,于是跟随通信员下了楼。听通信员说,机关本来有个大食堂,财政每年补贴几十万元,由于管理不善,竞争不过街上的快餐店,到食堂用餐的人越来越少,最后关门了事。


  


  小食堂在大院最后面,幽径七弯八拐,如果没人带路,还真找不到。里面二百多平米,中间饭厅,左边会客室,右边卡拉0K厅。五个工作人员,一个主管,两个厨师,两个女服务员。其他县领导都带家属,平时只有书记、县长两个单身汉在这用餐,现在多了个林成。今天,县长、书记都不在家,中午只侍候林成一人吃饭了。林成一进餐厅,食堂主管就迎了上来:吃饭还是吃面?吃肉还是吃鱼?咸还是淡?酸还是辣?像医生问诊似的,问、闻、听、切一番,大约一根烟工夫,饭菜陆续上桌。


  


  五个食堂工作人员齐刷刷地站在饭桌旁,装饭的装饭,盛汤的盛汤。林成是个常吃盒饭快速面的人,哪见过这般阵势,只觉得浑身不自在,什么胃口都没有了。于是胡乱扒了几口就草草收场逃出小餐厅,回宿舍休息。


  


  说好了下午到城郊乡看大棚种菜的,午睡不敢赖床,两点准时起来。城郊乡吴书记已在大院门口等了多时,于是匆匆上车,还没到城郊乡政府门口,只见远处停着一辆警车和两辆边三轮巡警摩托。


  


  怎么?有领导来?林成转头问身边的吴书记。


  


  吴书记被问得满脸困惑:您不就是领导吗?


  


  那些警车停在那边干吗?


  


  给您开路呀!您挂县委副书记,但您关系在省里,也算是省里的领导,下乡总得有点架势呀!


  


  你们简直是胡扯蛋!林成真的发火了,快叫他们走开,否则我就不去了!


  


  城郊乡吴书记见林成发火,赶紧下车跟警车里的人嘀咕了几句,几辆警车悄悄离去。跑了两个村,看了几处菜农的菜地,最后林成一行到乡农技站的大棚育苗基地前停了下来,乡农技站技术员早在大棚前等着,只见林成拉着农技员的手钻进大棚指指点点地说了好久,舍不得出来。因为大棚不大,其他随行人员只好在大棚外干等着,还好这时县委办来电话,说是市文明办贾副主任带领的创建文明县城检查组来了,书记、县长不在家,请林副书记出面接待,林成只好告别大棚往回赶。


  


  林成到酒店时,县文明办兰主任陪着市检查组已在酒店包厢坐定。路上,林成正愁着昨夜的酒还没醒透,晚上又被灌醉了怎么办?见小兰在场也就放心了。她是县里最年轻的科级干部,三十不到,接待工作可有一套。


  


  主客一阵寒暄后就开始轮番敬酒。山区县的宴请虽少了些海参鲍鱼等海味,却多了些山珍。酒过三巡,上了一道穿山甲煲汤。


  


  这……这……能吃吗?林成正想问,这穿山甲是国家二级保护动物,怎么公然上桌招待客人了?小兰见状抢先开莺口道:贾主任真有口福,昨天酒店老板回乡下看老母亲,回来时一只穿山甲不知怎的竟撞到他的小车轮子上死了,埋了怪可惜的,我就交待酒店煲个汤让大家尝尝鲜。说着她拿起勺子分别给贾副主任和林成盛了一小碗。


  


  林成明知小兰说的是假话,又不好捅破,为了掩盖尴尬,赶紧举起眼前的酒杯和贾副主任碰了一下:来,干杯!


  


  小兰也瞄准贾副主任频频敬酒。贾副主任几杯酒落肚胆大调高了,说要喝就来一大组。小兰看看贾副主任,假嗔道:官大一级压死人呀!来就来!领导在上我在下,您说几下就几下。六杯就六杯!说着,六杯白酒鱼贯而入,贾副主任只好跟上。


  


  林成差点没把口中的食物喷出来,心想:这女人也真是,在文明检查组面前竟口吐黄言!


  


  看来小兰主任不仅人长得出色,酒量更出色唷!贾副主任眯着醉眼看着小兰红扑扑的俏脸说。


  


  小意思!如果文明县城能顺利通过,我和贾主任再来一大组!


  


  文明县城算是通过了,这酒就免了吧,哈哈!贾副主任再也不敢应战。


  


  不过,后来在歌厅里,贾副主任还是让小兰给灌醉了。


  


  深夜,林成久久不能入睡,上任头一天的一幕幕不断在大脑中重现。于是,他在日记本上写下一行字:当官的感觉真好!觉得不对,将它划去。又写了一行字:当官的感觉真不好!觉得还是不对,再将它划去。最后写道:当官的感觉真他妈的不知怎么说才好!


当前位置

  1. 首页

热门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