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来了



  半夜,赵成醒来开门小解,睡眼蒙中,望见远远的滩涂有灯光闪烁,心里不由嘀咕:不是说滩里有狼,不能进滩捉小蟹的嘛,怎么还有人进滩,不要命啦?猛然想起可能是动物园派人捉狼来了,全身的神经一下子兴奋起来,强烈的好奇心驱使他进屋拿盏电瓶灯,又抓根木棍在手,直奔滩涂而来。他要看看动物园的人怎样捉狼。


  


  他们村与大海为邻,村东就是滩涂。每年春天油菜花开小蟹出蜇后,村民们便在夜里进滩挖坑,在坑里放盏电瓶灯,趋光的小蟹便从蒿丛、草棵、芦根下爬进坑里。大伙守坑待蟹,一夜过来,每人最少要捉四五十斤。可是昨天进城做生意发了财的许大贵回来,到滩里转了一圈后,说在滩里看见一只大灰狼。他说这只狼尖耳朵、绿眼睛,浑身灰黑,比大狼狗还大,正在草丛里啃血淋淋的野兔头。大伙听得毛骨悚然。村主任曹四爷马上去乡派出所报告,请求他们派人来将狼消灭。回来后在广播里告诉大家,这只狼是几百里外一个海滨城市的动物园跑失的,乡派出所早已接到协查通报。经派出所与动物园联系,动物园确认这只狼就是他们的,今天将连夜派人前来捉回。园方告诫,这只狼凶猛暴戾,老百姓不要随便靠近。曹四爷在广播里给全村下了死命令:为了大伙的安全,今天夜里谁也不准进滩捉小蟹!


  


  天上没有月亮,也看不见星星,滩涂里到处黑窟窟的。赵成朝着灯光走去,直到耳边响起哗啦哗啦的海浪声,才意识到灯光亮在海边,自己快到海边了。想到一直没听见人呼狼嗥,不由暗忖:动物园的人肯定捉住狼了。


  


  就在这时,他的头顶被什么东西重重一击,一阵剧痛,失去了知觉。


  


  不知过了多久,他觉得浑身冰凉,接着被水呛了鼻子,只觉得喘不过气来,心里猛地一紧,头脑清醒过来,意识到自己已置身于大水之中,本能地挥动双臂,将脑袋翘出水面,努力睁开眼睛。他看到四周都是无边的水浪,水溅到嘴里又咸又涩,才知道自己是在茫茫大海里。


  


  这时,他的头顶虽然还有些疼,但头脑已完全清醒,他知道自己是被人击昏后扔进海里的。


  


  是谁对我下的毒手?为什么要对我下毒手?他一边凫水一边想。


  


  赵成对大海十分熟悉,从十几岁开始每年夏天都和村里的小伙伴们到海里游泳,一游就是大半天,都游十多年了。他想自己一时半会不会被海水淹没,只是天太黑,辨不清方向,也望不见哪儿是海岸,只好盲目地朝一个方向游去,他希望这个方向朝着海岸。


  


  海水茫茫,他挥动双臂拼命游呀游呀,忽然望见前面有一座黑乎乎的礁石,心里惊喜不已。


  


  又游一会,他蹬上了礁石。只觉得又饿又累,浑身骨头像散了架,身不由己地躺下歇起来。刚躺下,就听见礁石背面有人说话,他又惊又喜,挣扎着爬过去,想向他们求救。才爬几步,又生出个心眼:假如这些人是坏人咋办?他让自己先躺着不动,边休息边听他们说什么。


  


  一个男人说:许大贵这小子真有两下子,这趟货,要不是他,不知驴年马月才能过去呢,你看,他一个金点子,就万事大吉了!


  


  他们是运货的?和许大贵是朋友、同事?赵成狐疑起来。


  


  又一个男人说:许大贵土生土长在这儿,知道这儿好上货,我真佩服这小子精明。也佩服他心狠手辣,对乡邻也下得了毒手,一棍子把人家打昏,还让我们把人家带到海里扔了!


  


  又一个男人说:他也是没办法,你想想,我们的秘密要是被他那个乡邻发现,我们能有好下场?


  


  赵成刷地惊出一身冷汗。他意识到被许大贵用棍子打昏,又让这伙人扔到海里的那个乡邻就是自己。也意识这伙人就是在滩涂亮灯的那伙人,他们不是动物园的,滩涂里也根本没有狼,许大贵是编故事骗人,掩盖他和这伙人干见不得人的坏事,心里顿时惊慌起来。他想,自己再落到他们手里,必死无疑。


  


  这时,又有人说:好了,我们不说许大贵,我们喝酒,为了我们的成功,大家干杯!马上有人附和:好,好,我们喝酒,干杯!


  


  他一动不动地躺着,生怕不小心弄出响声。


  


  东方刚露出鱼肚白,礁石背面就开出一条渔船。


  


  渔船一走,赵成就爬上礁顶,见背面什么也没有,悬着的心才放下来。


  


  太阳出来了,茫茫的海面波光粼粼。他站在礁顶眺望,没望见有过往的船只,却望见了海岸线,不由笑起来。原来这座礁石离岸边只有四五里远,往年夏天常和伙伴们游过来玩。


  


  他决定游回去。但肚子饿得咕咕叫,便到礁洞里抓虾吃。


  


  傍午时分,他游到了岸边。躺在岸边歇一会,就起来往回走,他要把自己被许大贵打昏扔下海和在礁石上听到的报告村主任曹四爷。快进村时,村头老槐树上的广播喇叭里传来曹四爷的声音:各家各户听着,我要告诉大家一个好消息,逃到我们这儿的那只大灰狼昨天夜里已被人家动物园捉回去了,从今天夜里开始,大伙又可以进滩捉小蟹了!赵成心里一激灵:大灰狼的事是假的,动物园来人也是假的,曹四爷是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他去派出所报告、与动物园联系是怎么回事?赵成多了个心眼,没进村,直接去了乡派出所。


  


  派出所干警听了他的汇报,认为许大贵他们干的可能是贩毒,曹四爷也可能卷入其中,因为他昨天根本就没来派出所。


  


  派出所马上驱车赶往海角村,对曹四爷和许大贵实施控制,并在许大贵的老屋里搜出海洛因4千克。


  


  经审讯,两人交待了犯罪事实。原来,许大贵在城里早已加入贩毒团伙。这次团伙从境外贩了一批海洛因,因机场、车站、港口缉查太严,怎么也进不来,是许大贵出的点子,让他们租渔船从海上迂回到这儿登陆,由他回来接应。为了不败露,他用两万元现金买通了村主任曹四爷,配合他编造滩涂里有狼的谎言,阻止大伙昨天夜里进滩捉小蟹,方便他接货。昨天夜里他正在海边接货,见赵成向他们走去,怕事情败露,就对他下了毒手。


  


  许大贵和曹四爷锒铛入狱。


  


  大伙说他俩是披着人皮的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