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秘导游



  张易阳将一瓶二锅头全倒进了肚子里,可神志依旧清醒——他能感觉到撕心裂肺的疼痛


交往了三年的女友胡薇薇,突然决绝地提出了分手,他一再追问一再哀求,可她却什么都不说,怎么都不肯回头


张易阳知道,胡薇薇变了心,在这灯红酒绿的城市里,诱惑太多太多


     躺在床上,张易阳回想起和胡薇薇在一起的甜美时光,将瓶子里的酒大口大口地吞下去


酒里放了大剂量的安眠药,足以让他在美好的回忆里沉沉睡去


就在这时,身后响起了一个声音:“想自杀吗?为什么不听听我的意见?”      张易阳扭过头,见一个黑衣人出现在房内


他不禁吃了一惊:门都反锁了,黑衣人是怎么进来的?      “你是谁?”张易阳问


     黑衣人慢慢朝着张易阳走过来,说:“我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知道你是谁


你是个倒霉的小保安,上个月公司被盗,你被扣掉了大半个月的工资


前些天,一个醉酒的老板看中了来找你的女友,上前调戏,你一怒之下将他揍了个满脸花,因此被关了几天班房


结果,你女友却提出了分手,你怎么会不窝火?怎么会不心痛?”      张易阳惊呆了,嗫嚅着问:“你、你到底是谁?”      黑衣人笑了:“我是个导游,能帮你解决一切麻烦


你现在放弃自杀,还来得及


如果有需要,明天打电话给我


”说罢,黑衣人返身走出房门


     张易阳抓起名片看了看,上面只印着“导游杨昌霖”,然后是手机号码


     杨昌霖的话,对张易阳像是当头棒喝


趁着还有几分神志,张易阳奋力冲向卫生间,把胃里的东西吐了个干干净净


     清醒过来后,张易阳拨通了杨昌霖的手机


杨昌霖开门见山地问张易阳有什么愿望


     这一问,倒把张易阳问愣了


他一咬牙,心一横,说:“我想得到许多许多钱,花不尽的钱


还有,要一个比胡薇薇更有钱、更漂亮更年轻的女朋友,并且,她要对我死心塌地


”      杨昌霖说:“这很容易办到


今晚11点,羊肠巷见


”      深夜11点,张易阳早早来到了羊肠巷,蹲在角落里抽烟


没等几分钟,他看到一辆出租车打着双闪过来,杨昌霖就坐在车上


     出租车拉上张易阳向郊外驶去,杨昌霖嘱咐道:“一切听我的,不该说的别说,不该问的别问


另外,有我在,不管发生什么事都不要害怕


”      张易阳连连点头,不过,还是问了一句:“你在哪家旅游公司上班?”      杨昌霖诡秘地一笑:“我自己开公司,既是导游,也是老板


”      张易阳愕然:一个人的旅游公司?      出租车终于停了下来,张易阳四下里看,前面竟是一片公墓区


他的心开始打鼓:深更半夜,来这种不干净的地方干什么?杨昌霖拍了拍他的肩,缓缓地说:“你的愿望,就要实现了


”      张易阳回过神,迟疑地跟在杨昌霖身后


杨昌霖走到一片密集的墓碑前停住脚,突然从衣袋里拿出了一把手术刀,叫张易阳伸过头来


张易阳吓了一跳,本能地往后缩


     杨昌霖不以为然地说:“我不会杀你的,只是取几滴血


”      张易阳的额头被划破,几滴血流进了杨昌霖带来的玻璃瓶子里


杨昌霖又蘸着血迹在张易阳的脸上涂了几道


张易阳隐隐有些恐惧:这个杨昌霖,到底要干什么?      接下来,杨昌霖要张易阳闭上眼睛,跟在他身后


他嘴里喃喃自语,好像在念咒,没过多久,张易阳感觉到身上凉飕飕的,像是有一阵阴风刮过


     张易阳猛地睁开眼,不知何时,他们已来到了一扇黑漆漆的大门前,杨昌霖正将玻璃瓶子递给大门前的小卒


小卒将瓶子凑到鼻子下闻闻,满意地笑笑,很快便打开门


杨昌霖和张易阳进到了里面


     张易阳的心已缩成一团,脑子里冒出了一个念头:他进了鬼门关!      走过一段漆黑阴森的路,张易阳的心跳如同擂鼓


杨昌霖一言不发,张易阳也不敢多问


     不知走了多久,张易阳眼前豁然开朗,灯火通明,场景竟然跟夜市无异


只不过,卖的东西却是零七杂八:手机、电视、奔驰车、手表、照相机、童男童女、花篮……再看那些摊主,他们活脱脱一副干尸、木乃伊的模样,形容枯槁,神态吓人


     张易阳惊得毛骨悚然:他们……他们看上去像鬼!卖的东西,分明都是烧化物!      “这、这是什么地方?”张易阳颤声问道


     “鬼市


”杨昌霖轻描淡写地说,“明白了吧?我是鬼导游,接引阴阳两界


”      张易阳膝盖一软,整个人差点儿坐在地上


杨昌霖不屑地看了他一眼:“阳世得不到的,你可以通过阴世得到


”      张易阳的牙齿打着颤儿,一个字都说不出来,他的脚也软了,几乎是杨昌霖提着他走


一直走过半趟街,杨昌霖一指远处的一个摊位,鬼气森森地笑了,对张易阳说:“走,去那个摊位看看


”      守摊的是个面白如纸的老女人,张易阳知道,这应该是个女鬼


摊位前摆放着十个布偶,都是青绿衣裳,描眉画眼,看上去十分娇媚


     杨昌霖上前搭讪,让张易阳说一遍自己的愿望


张易阳脑子里一片空白,经杨昌霖再三提示,才说要花不尽的钱,要年轻漂亮的女孩子


 女鬼看着张易阳,突然笑了,露出了一排焦黄的牙齿,怪腔怪调地说:“很简单,拿十滴血来换吧


”      张易阳一愣:她要血做什么?杨昌霖附在张易阳的耳边催促:“快点儿啊,省得她反悔!”      张易阳答应了


女鬼伸出手,轻轻地抚摸张易阳的额角,一滴滴血就落入了女鬼的唇边,她的脸色渐渐变得红润


而张易阳的神志渐渐迷糊,接着便什么都不知道了


     当张易阳醒过来,太阳已经升到了头顶,他发现自己躺在一大片墓地间,孤零零一个人


杨昌霖呢?      这时候,张易阳的手机响了,对方的声音温柔曼妙却很陌生:“张易阳,你去哪儿了?我还等你一起去维京国际呢


”      张易阳蒙了:维京国际?这个名字他非常熟悉


几个月前,他曾是那家五星级酒店的保安


张易阳咽了口唾沫,快步走出公墓群,拦了车直奔维京国际酒店


     那女人叫林杏儿,看到张易阳进来,忙起身朝他招手


张易阳的眼都直了,那绝对是个绝色女子,身材苗条,眼神流转,整个人像一池春水,刹那间就把张易阳给淹没了


张易阳不知道那顿饭吃了什么,也不知道怎么回的家——他的家,居然是一幢顶级别墅


   共2页: 上一页12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