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肉拍客



  杨永辉是个职业拍客,他最近两个月没有拍到一个有看点的DV,老板的脸拉得很长


更令杨永辉郁闷的是,女友刘冰冰也对他冷淡了许多


周末,杨永辉打电话想约朋友邵永琨一起喝酒,邵永琨却说有重要的事情


     杨永辉只好在家里自斟自饮


深夜11点,他听到电脑里“叮咚”一声响,有新的电子邮件!干这行有几年了,杨永辉和很多网友建立了固定联系


他走到电脑前,看到了一个陌生网友发来的邮件,里面只有一个网址链接


杨永辉点开链接,发现是一个小网站的帖子


     发帖人说,凌晨时分他要在游乐园里杀死脚踏两条船的女友


他和女友是在这家游乐园里认识的,他们的关系也要在这里终结


他贴出了一张游乐园里的弹跳机场照片


     后面有人跟帖质疑,发帖人没有辩解,只撂下了一句话:过了今晚,你们就会知道这一切是真的


     杨永辉很兴奋:他认出图片里那地方就是丹尼斯游乐园!这家游乐园距杨永辉的住处不过十几分钟路程


一个月前,他还和刘冰冰去坐过弹跳机


刘冰冰喜欢刺激,来来回回坐了三四次


那里一共有六台弹跳机,中间第三台是坏的,侧面淡绿色的油漆剥落,索性都刷成了红色


游乐园因为经营不善,半个月后将被拆掉,现在只剩下一个看门老头


     杨永辉感到这是一次绝佳的拍摄机会,如果发帖人真的去杀人,他能如实拍下来,那一定能卖个好价钱


杨永辉很清楚,一些过于血腥的东西,老板可以通过特殊渠道卖给国外的网站,或者只供会员点击


这么想着,杨永辉拿出DV机调试一番,又找出黑衣黑裤,并戴上了一顶鸭舌帽


他要把自己隐藏起来,成为黑夜的一部分


     半小时后,杨水辉已经从低矮的侧门进入游乐园,里面只有微弱的灯光


他左弯右绕,很快来到了弹跳机场


弹跳机的旁边有一排助动车,上面搭着黑色的油布


杨永辉小心地钻进了油布里,打开DV机,镜头从油布的缝隙钻出去,直对着第三台弹跳机


如果发帖人真的要杀死女友,那一定就在那台机子上


那是弹跳机场的中心位置!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已是11点45分了,杨永辉听到了由远而近的脚步声,还夹杂着一男一女的低语


杨永辉屏住呼吸,从油布的缝隙里看到两个年轻人一步步地走近


     两人越走越近,女孩化着浓妆,直接走到了第三台弹跳机前,男人附在她耳边说了几句什么,她不住地摇头


男人一把搂住了女孩,似乎想和她亲热,却被她一把推开了


这回,男人被激怒了,突然用蛮力将女孩抱上了弹跳机,然后从口袋里掏出绳子将她的双手和身体捆在了一起


     女孩的嘴巴被塞住,双腿也被绑得牢牢的


男人脱掉上衣,亮出了一柄雪亮的匕首


女孩拼命挣扎,脸朝着杨永辉所在的方向,神情极度惊恐


杨永辉的手猛地一抖,那个女孩,长得有几分像刘冰冰!      男人将匕首在手上转了转,一眨眼工夫,用力插进了女孩的胸口


女孩脸上的惊恐瞬间凝固,鲜血从她的胸口喷涌而出


     男人一刀接一刀地刺了下去,连刺了六七刀,这才罢手


女孩像一截木桩般倒在了地上,脸朝下,一动不动


     不过1米远的杨永辉看得毛骨悚然,鲜血从女孩的身体不断地流出来,快流到杨永辉的脚边了


男人似乎十分疲累,坐下来吸了支烟,然后穿好上衣,将脚上的鞋子脱下来放进塑料袋里,又换上了一双干净鞋子


看样子,他要走了


     杨永辉用力咽下了一口唾沫,突然,他的身体碰到了油布,发出了轻微的响声


男人感到异样,朝杨水辉的方向扭过了头


就在一刹那,杨永辉浑身的血液似乎都要停止流动,后背的汗珠如同滚成球的蚂蚁一般


尽管眼前的男人满脸鲜血,可他仍然一眼认出,那是他的朋友邵永琨!      为什么会是他呢?杨永辉已顾不上思考这个问题,因为邵永琨正朝着他一步步走近


     杨永辉屏住呼吸,一动不动


突然,邵永琨的手机响了,他停住脚步,说出了丹尼斯游乐园的地址,还要求对方一定要处理干净,不留一丝痕迹


     无疑,邵永琨是请了“清理师”,希望把现场弄得干干净净的


合上手机,邵永琨没有再往前走,而是径自穿过弹跳机,向外走去


     此时,杨永辉已一身冷汗


十来分钟后,他才从油布里钻出来,想走到近前去看女孩的脸,那张有几分酷似刘冰冰的脸


可是,女孩身边到处都是鲜血,杨永辉不想留下自己的痕迹


而且,“清理师”随时都会赶到


于是,杨永辉收好DV机,迅速隐没在黑暗里


     回到家,杨永辉惊魂未定,他认识邵永琨半年,却没料到他是如此冷血


说起来,他们还是在酒吧里认识的


当时,杨永辉喝得烂醉如泥,钱夹被小偷偷走了,是邵永琨帮他结了账,还把他送回家


事后,杨永辉问他为什么会帮一个陌生人,邵永琨淡淡地说:“过去几年,我曾经有过和你一样的日子,心情郁闷,每天烂醉如泥


”      杨永辉和邵永琨慢慢有了来往,后来,他发现邵永琨比自己年轻,沉默寡言,但为人很不错


杨永辉还知道他有一个谈了很久的女朋友,名叫安娜,只是杨永辉从未见过安娜


     灌下一大杯冷水,杨永辉开始检查DV机


因为角度选得好,拍摄极为成功,尤其是鲜血喷溅的场景,几乎称得上令人震撼


杨永辉知道,这段短片传到网上,一定会有疯狂的点击量


可现在,他却忐忑不安


看得越久,他越觉得那女孩像极了刘冰冰!      思忖片刻,杨永辉再次登录那个小网站,见那个发帖人只写了一句话:“这就是背叛者的下场,我做到了!六年感情,以死亡作终结!”字体鲜红,触目惊心


     杨永辉再也按捺不住了,他打电话给邵永琨,可是,对方关机了


杨永辉手指颤抖,再次拨刘冰冰的电话,也是关机


     周一,老板就像黄世仁,又开始催杨永辉了,言下之意,他要是再没成绩,就只能滚蛋了


杨永辉犹豫再三,叹了口气,将视频的一半发了出去


     一刻钟后,老板打来电话,声音里满是惊喜:“我一直看好你,你果然没有辜负我的期望


快把另一半也发过来!”      因为这段视频,老板奖励给杨永辉一个大大的红包


杨永辉心里却不是滋味儿,他再次拨打邵永琨和刘冰冰的手机,仍是关机


他有一种不祥的预感,那个酷似刘冰冰的“安娜”,可能会和刘冰冰有某种关系


因为心里郁闷,杨永辉转头就去了酒吧,喝得酩酊大醉


     大睡了一天一夜后,令杨永辉怎么都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那段视频被放到了公开的网站上,点击量迅速蹿到了百万


     杨永辉大骇:这样的视频怎么能公开发布?他刚打开手机,老板的电话就进来了


老板破口大骂:“杨永辉,你赶紧把钱给我吐出来!想不到,你竟这么没有职业道德,把视频转卖给了别人?”      杨永辉蒙了,他迅速挂断手机,逐条看视频下的跟帖


已经有细心的网友查到了丹尼斯游乐园,接着,大伙儿疯狂地“人肉”出片中的男人叫邵永琨,女孩叫安娜,是邵永琨的女友


网友们义愤填膺,很快公布了邵永琨的全部资料:家庭住址、工作单位、QQ号、手机号码、常去的饭店、酒吧等等


不过,当网友前去“拜访”邵永琨时,却发现已经人去楼空,手机成了空号,QQ已不再登录……      有人报了警,警方查到了丹尼斯游乐园,果然在事发地勘查到角落里有细微的血迹,但现场被清理得太干净了,一时间还找不到其他线索


     既然邵永琨已经逃匿,大伙儿的视线很快就转移到了视频拍摄者的头上


也不知是哪个环节出了问题,有网友知道了杨永辉是拍客,他也被“人肉”出来


更可怕的是,黑客进入了他的电脑,让他的一切机密暴露无遗


     五年来,杨永辉所拍摄的一切都在电脑里存着,一段接一段的视频被网友们疯狂传播:他买通皮条客在出租屋中偷拍小姐接客;他拍到夜色中两少年在街上强暴一个十几岁的女孩;他拍到一群中学生围殴一个卖菜老人;他拍到两个流氓在凌晨劫财劫色……他不动声色地用DV机记录着一切


他不去救那个几乎将嗓子喊破的少女,不去拉出那个几乎惨死的老人,不去喝止流氓……他只是冷静地记录着,以此来换取金钱!      大众哗然,愤怒的网友在杨永辉的家门口涂了大便,似乎时刻准备清理掉他这个败类;他不敢开手机,手机里有成千上万条诅咒;他不敢给家里打电话,父母已经受到牵连,躲到了亲戚家里


杨永辉甚至不敢出现在街上,因为网上遍布他的照片,人们对他的熟悉程度快赶上小品王赵本山了


     杨永辉蜷缩在一家阴暗的小旅馆,像狗一样躲在角落里,叫了外卖,却总是蒙住脸才敢拿


现在的他,倒像是被通缉的杀人犯!      凌晨2点,杨永辉偷偷地溜出旅馆,到外面透口气


他打开手机,想给刘冰冰打个电话


一条接一条的短信飞了进来,杨永辉不停地按键删除,删了一百多条,手指突然停住了


     杨永辉看到了一条彩信,信息中是一张照片:一个中年女人倒在床上,手臂垂下去,鲜血一滴滴地淌下来


照片拍得无比清晰,杨永辉觉得面熟,很快就认出来了,这是他买通皮条客拍到的一个奇怪女人


女人白天摆水果摊,忙忙碌碌,看上去绝对是良家妇女,晚上却去出卖自己的身体


她已经不再年轻,所以只要很低的价钱


后来,这段视频在网上迅速传播


难道,她自杀了?      彩信后面还有几句话:你知道吗?这个卑微的女人,是我的母亲


你知道她为什么白天出卖自己的汗水,而晚上又去出卖自己的身体吗?这一切,只因为她的儿子得了肾病,需要三十多万元治疗费


她要榨干自己,让年仅17岁的儿子活下去


但是,病床上的儿子却看到了那段视频


她崩溃了,回到家,毫不犹豫地拿起刀割腕自杀


她可以在任何人面前没有自尊,唯独在儿子面前不能


现在,你该知道她的儿子是谁了吧?对,那就是我,邵永琨


当然,那并不是我的真名……      杨永辉简直惊呆了,“邵永琨”之所以刻意接近他,是为了报复?陌生人的网址链接,黑客,“人肉”,都是“邵永琨”所为?杨永辉的脑子里一片空白


下意识地,他按照彩信的来电号码拨通了“邵水琨”的电话


过了很久,电话里传来一个女孩冰冷的声音,那是刘冰冰!      “你也尝到了被‘人肉’的滋味儿?你终于知道视频为什么会全部泄露了吧?这是你的报应!”刘冰冰平复一下情绪,缓缓地说,“知道吗?三年前那个被歹徒强暴而死的女孩,是我妹妹!当时,你只要报警或者打120,她都不会死


可是,你只是站着拍,什么都没做


我恨歹徒,也痛恨你!是我和‘邵永琨’联手策划了这一切,根本就没有什么‘安娜’,你看到的,不过是我和他精心演出的一场戏


你逃不掉的,你这样的人渣,将永远会被‘人肉’下去!”      手机从杨永辉手里滑落,他身子一软,“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