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醒时分



  一      那晚马杰很煎熬,百无聊赖胡乱翻杂志,他看到页底一则征婚启事:      海南省某市和平路89号,27岁少妇翟美菱,1?郾64米,丰满迷人善良温柔


老公车祸留下大笔遗产,虽富裕闲适却难以开怀,现觅一位重情顾家的男士为终身伴侣,非诚勿扰


     马杰笑得打跌


狗血征婚,不就是流莺广告么


可下一秒马杰就给启事发了应征信息


下雨天打孩子,闲着也是闲着,权当调戏女人呗


     对方回信息:先生若有诚意,来海南正式认识一下吧,机票钱我付


     八字没一撇,她会付机票钱?鬼才信


可第二天马杰在柜员机上取钱时呆了:银联卡里多了3000块钱!      瞬间马杰便决定:去海南!哪怕翟美菱又老又丑


     二      可她一点都不老,很年轻,不仅年轻还很漂亮


     她来接机,笑容明艳照人,雪纺裙下一双美腿倾国倾城


马杰头晕目眩,掐大腿,大腿疼;咬舌头,舌头疼


这,不是做梦!      装饰奢华的复式豪宅里,翟美菱安排马杰入住客房


她说:“远道劳顿辛苦了,暂时先住客房吧,若我们有缘……”她含羞一笑


     马杰的魂魄飞上了天


     翟美菱幽幽叹口气:“其实,不瞒先生说,自从征婚以来,倒有不少人应征,可总是无缘无分


唉,男人不是图我的人便是觊觎家产……”      她抬头看了马杰一眼,脸一红:“但是,下午在机场一见先生您倒觉得很投缘,感觉先生一定是重情义的本分人……”      仿佛被兜头泼了一盆子蜂蜜,甜香腻人,马杰幸福地傻笑起来,像一头看到白菜的猪


     两个月前丢了工作,一个月前丢了女友,马杰以为从此山穷水尽咸鱼难翻身了,可这会儿却躺在豪宅里悠哉游哉


哈,人生否极泰来,好运排山倒海,挡都挡不住啊


     睡到半夜,房门突然开了,昏暗的光线下,几个身穿白大褂的医生鱼贯而入


     马杰迷茫地坐起身,喂,你们干吗?      医生们夜枭般桀桀笑起来


     一个白大褂猱身而上,抽出注射器扎在马杰胳膊上


马杰惊恐大叫,渐渐便全身瘫软了,眼睁睁看着白大褂推来一架手术床


     马杰吓得魂飞魄散:“救命!美菱救命!”翟美菱推门进来,她温柔地说:“别怕,只是一个小手术


”      手术?马杰身体牛一样壮实做什么鬼手术?!翟美菱笑眯眯地拍拍马杰的脸说:“你知道,其实人只要一个肾脏就能活下去……这次手术就是摘取你一个肾脏哦……”      天哪!      马杰疯狂挣扎,双腿却不听使唤,想哀求呼救,嘴巴里已发不出一丝声音


     白大褂狰狞逼近,镊子夹起冰凉的棉球在马杰腰部擦拭,之后,寒光闪闪的手术刀快速划开马杰的皮肤,鲜血四溢中,剧烈的疼痛弥漫开来……      马杰大叫着醒来,满身冷汗


     三      翟美菱惊慌地跑过来,一迭声叫:“先生您没事吧?”马杰支支吾吾:“没事没事


”她关切地问:“做噩梦了吧?”      马杰不敢看翟美菱的眼睛


他想起网上流传已久的恐怖片段:某男人聚会后发现自己丢了肾脏,某某男人艳遇后眼角膜被剥离,还有……      谁都不是傻子对不对?翟美菱,她一貌美如花的富翁遗孀,哪找不到情投意合的主儿,还非要登报征婚?      马杰的脸色青了白,白了青


     可翟美菱的关切没有一丝一毫的做作,她急切地问马杰:“身体不舒服?要不要看医生?喔,过几天我舅舅要来呢


”      她掏出手帕给马杰擦额头的冷汗,温声细语告诉他,自小父母去世,她由舅舅抚养长大


单身这两年里,舅舅整日为她的婚事操心,叮嘱她若遇到意中人要尽快让舅舅看看……翟美菱扭捏羞涩的俏模样还真叫人心神俱醉


     用脚指头想一想就知道,翟美菱若是为了攫取人体器官而交结男人,她敢把男人带回家吗?她敢提结婚吗?她只会速战速决作案,撤退走人


     明晃晃的大太阳照在流光溢彩的窗纱上,驱散了假象的阴霾


马杰摇摇头:既然有人能中亿元大奖,他,一表人才的帅哥,为什么不能遭遇一桩美满富贵的婚姻呢?      退一步讲,就算娶不到翟美菱,一大老爷们来海南免费旅游一番也没损失什么吧


     总之,管他呢,既来之则安之


     四      翟美菱的舅舅显然对马杰不满意


他挑剔的目光上下踅摸,笑得很勉强


马杰隐隐听到他告诫翟美菱“好男人难找……婚姻大事不能急在一时……”云云


     末了,他又盘问马杰的祖宗八代


     当然,以翟美菱的条件,女方家里万般挑剔是应当的,若不如此反倒奇怪


马杰暗想,既然要抱得美人归,没点演技还成么?      他便画皮一般,由漂泊无定的打工仔摇身变成彬彬有礼的白领男,言谈措辞竭力斯文儒雅,又大谈人生理想未来规划等等,俨然一个有抱负、有头脑的五好青年


     舅舅的脸色才渐渐好起来


     翟美菱向马杰道歉,她说舅舅老担心图谋不轨的男人,横竖总要查问一番的


她娇嗔一笑:“傻瓜,别生气!”      马杰哪舍得生气?月光下的翟美菱水蜜桃一样诱人,胸前两头欢蹦乱跳的兔仔真叫人心猿意马,见鬼的是,天晓得什么时候马杰握住了女人的手……女人想抽回,马杰愈加紧紧握住,然后,是她的小腰,细,软,香


     马杰怎么忍得住?      翟美菱的低吟像一匹软绸子,在房间里绕来绕去,缠住了马杰的耳朵,又缠住马杰的腰,叫马杰无法自拔


马杰只好不要命地疾驰,咬她的锁骨,胸乳,高高低低盘旋往复,一刻都不肯消停,恨不得死去才尽兴


     五      相见恨晚


啊,对,这就是马杰和翟美菱的爱情


     从民政局回来,看着大红的结婚证书,马杰的眼泪差点掉下来


幸福来得太汹涌,一时难以消化


翟美菱深深地吻他,感慨终于找到真命天子


她叹息:“征婚其实好冒险,谁知道会有什么男人来应征?可苍天有眼,竟然送来了你


马杰你信不信?从第一眼见你,我的爱就开始了


”      “信,当然信


”      谁说福无双至?爱情,婚姻,金钱,马杰偏偏大丰收


     翟美菱让马杰留在海南,她计划投资水产品加工公司交给他打理


她说:“马杰你一定要好好做,别辜负我哦!”      其实开不开公司马杰才不在乎,他就想这样跟翟美菱白头到老,看她娇憨单纯的一颦一笑,她曼妙的身体躺在他的怀里,那可是他梦里都笑醒的画面


     晚上翟美菱约朋友做SPA,临走前她给马杰煮好牛奶,叮嘱一定要趁热喝下再睡觉


多体贴的小娇妻


     可是,一直等到零时翟美菱还没回来,马杰无聊地踱步


牛奶早凉了,马杰抬手倒进花盆


     关掉卧室的灯,马杰信步溜达到二楼的书房


     有钱是件开心的事


看,昂贵的书橱,沙发,笔记本……咦,奇怪——马杰随手把书往书橱里一推,书橱后壁赫然裂开,原来只是一层木纹纸,木纹纸的后面,是一个档案袋


     几乎本能的,马杰打开了档案袋


     六      翟美菱回来了


先是汽车熄火的声音,然后脚步声和交谈声,从门口由远而近


是翟美菱和舅舅


     马杰紧紧攥住档案袋,屏息藏在书桌后,一颗心几乎跳出胸腔


     翟美菱和她舅舅,不,她叫他“老胡”,两人站在书房拐角处的楼梯口交谈:再拖房租就到期了,明天吧,我让他明天开车出门……翟美菱的声音


     老胡压低声音:“嘘,小声,万一他听到……”      翟美菱轻佻一笑:“给他的牛奶里加了安眠药,你放心去车库好了


注意,他也许会检查刹车系统,你手脚专业点,别栽了


”      老胡嘿嘿笑:“明儿你又成娇滴滴的小寡妇啦,这次能赔多少?60万元?”      翟美菱“哧”的一声笑起来,她说:“人家跟着你满世界到处跑,累也累死了


你倒只想着分钱,唉,上次广东那个死鬼,你都不知道多难缠……”      马杰全身哆嗦,摇摆中,书桌上的笔筒倾倒,一阵惊天动地的散落声


老胡和翟美菱厉声喝问:“谁?”      毫不犹豫地,马杰推开窗户从二楼跳了下去


     七      档案袋里的身份证和文件纷纷扬扬撒了一地


     杜馨,谭琳,孟凡红,宋宁……身份证里姓名、年龄、籍贯各不相同,面孔却是同一个女人,翟美菱


     一份租房合同,日期是5个月前签订,时间为半年,地点是海南省某市和平路89号


     还有三份保险公司的意外伤害赔付单,是车祸,三个受害人的妻子全是她,受益人自然也全是她,翟美菱,或者是谭琳


     马杰是计划中的第四个


     落地时,马杰听到自己骨头碎裂的声音,很脆,很响


他痛到窒息,跌跌撞撞往路口跑,警察,警察,救命!      老胡和翟美菱的车追来,车灯已经照上马杰的头


     寒风料峭的街头了无人影,马杰疯子一样跑,肺疼得几欲爆炸,他大声呼喊:救命……      不大一会儿,他隐约感觉到,前面驶来一辆巡逻车


     马杰慢慢倒下,明灭闪烁的灯光里,一切都模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