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丽的帮凶



 上午10点,江南时装公司年轻貌美的女总经理鲍燕醒来了


她所住别墅的不远处便是潇河公园,看着散步的人们,听着树林间悦耳的鸟鸣,她深吸了一口气,心情甚好


     鲍燕洗过澡,来到院子里一边晒太阳,一边看书


一只瓢虫从窗子上飞进来,落在她的肩上,鲍燕伸手赶了赶,又一只瓢虫轻盈地飞过来,落在她的手指上


鲍燕皱起眉,盯着这只黑色瓢虫,盯了几秒钟后,她忽然尖叫起来,用力甩着手


可瓢虫牢牢地吸住了她的手指


鲍燕惨叫了一声,倒在了太阳椅上……      下午,邻居蓝妮外出遛狗正巧逛到鲍燕家


一眼从栅栏外望见鲍燕姿势怪异地倒在了太阳椅上,脸色漆黑,于是赶紧报了警


     刑警队长林天接警后,立刻带着刑警勘查现场


现场除了鲍燕的脚印外,没有其他人的脚印,可以初步确定死者临死前没有与他人接触


法医鉴定,鲍燕死于被医学称作“呐敏”的剧毒,这种毒根据人的不同身体状况传播速度不同,慢的几乎看不出中毒迹象,快的一小时足以毙命


让林天头大的是,鲍燕是这两个星期内本市第三个因“呐敏”死亡的人,而其他两位受害人也全部是女人


     报警人蓝妮是鲍燕的好友


她向警方透露,鲍燕是一个很要强的女人,而她丈夫卢征是华美贸易公司的老板,有严重的大男子主义,容不得老婆比他强


这几天两人正分居闹离婚


可一旦真的离婚,卢征的公司将损失600万人民币,而这期间华美公司正急需钱款周转,作为妻子不但不添柴,反而要釜底抽薪,这让卢征很恼火


鲍燕曾经告诉蓝妮:“这次闹离婚我把卢征逼急了,他说早晚要杀了我!”      当林天带着助手黄涛找到卢征时,卢征正在华美贸易公司为周转资金忙得焦头烂额,听到鲍燕的死讯,竟脱口而出:“死有余辜,活该!”      林天见他这副幸灾乐祸的态度,一语挑明道:“听说,你分居后曾威胁过鲍燕,说要杀了她


”      卢征脖子一梗:“我是说过这话,又怎么样?”林天说:“就凭你这句话,我就可以传讯你,这说明你有杀鲍燕的动机


”      “哈哈,要不说你们警察都是吃干饭的


”卢征虽然嘴上这样说,态度却缓和了一些,“我是说过这句话,因为我们分居后,鲍燕使我损失了一大笔钱,才造成如今公司资金周转的困难,那是我随口说的一句气话


难道就凭一句气话,你们就要定我的罪?”      “那你有本月10号上午9时至11时你不在现场的证据吗?”      “当然


”      接下来的调查证明卢征说的是实话


两人分居后便没有任何接触,甚至都没见过一面


而在鲍燕死的那段時间,卢征有不在场证明


     林天拿出另外两个女受害人的照片给卢征看,问他是否认识,卢征扫了一眼,摇了摇头


林天又问鲍燕是否得罪过某些人,卢征又摇摇头,说她是刚上任不久的总经理,没听她说起和哪个人有过节


     于是,林天带着助手再次来到案发现场,仔细打量着这幢豪华住宅


不知过了多久,一阵冷风吹过来,他打了个寒战,站起身关上落地窗


一只瓢虫从他头顶飞了进来,全身都是黑色,飞飞停停,最后落到了鲍燕的香水瓶上


林天拿起香水瓶,瓢虫振翅,又飞到了鲍燕的枕头上,它爬来爬去,似乎在寻找合适的落脚点,终于它没找到满意的去处,飞走了


林天皱起眉,他第一次见到这种通体黑色的瓢虫,像一小粒乌黑发亮的煤


     回家躺在床上很久,林天一直睡不着,索性打开电脑上网


QQ上,大学同学阿谈在线,林天告诉了他鲍燕的死讯


阿谈吃了一惊:“不久前才听说她要离婚,还找了个小情人,怎么突然就出事了?”      林天说:“她可能中了一种叫‘呐敏’的毒


”阿谈不禁惊叹出声:“我听说过这种毒,在非洲有一种黑瓢虫就携带这种剧毒,这种毒性异常凶狠,能杀死一匹马


”      黑瓢虫?林天惊出了一身冷汗


他今天不是看到了一只?难道鲍燕是被瓢虫杀死的?      阿谈问:“会不会和鲍燕的情人有关?”林天摇摇头:“难说,现场没有第二个人的线索


”      林天关了电脑上床,望着天花板,翻来覆去睡不着,一连串的疑团萦绕在脑际:如果鲍燕真的是被黑瓢虫杀死的,那么黑瓢虫又是从哪里来的?如果黑瓢虫会袭击人,那为什么又不袭击自己呢?      翌日,林天与省生物研究所联系,查找“呐敏”的毒源


但据专家说,黑色瓢虫只适宜在非洲生存,在其他地方还未发现过


携带剧毒“呐敏”的虫类,不只瓢虫一种


林天说在鲍燕家里就见过这种黑瓢虫,黄涛吃了一惊,问现在是否还找得到,林天说已经飞走了


     于是,林天再次造访鲍燕家


林天拉开鲍燕的书桌抽屉


抽屉里有大堆爱情小说,翻来翻去,却找不到任何和陌生男人有关的东西


林天突然想起鲍燕说她喜欢上网,于是打开她的笔记本电脑,登陆QQ,一个网名叫“爱死你”的男人引起了林天的注意,查看两人的聊天记录,从那些滚烫的缠绵情话中可以确定,他就是鲍燕的情人


翻到最后一页,林天看到一张照片,一个年轻男人坐在一块岩石上,格外潇洒


     林天将照片拷贝了一份,然后回到了警局


接着他问起另外两名死者的具体情况,黄涛将详细的情况告诉了他


     林天很快和第二位死者的丈夫见了面,那个看上去有些苍老的男人,衬衫皱皱的,衣领发污,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


男人摸出一盒售价两块钱的香烟,点上一根吸着,说是自己害死了妻子


林天问他为什么这样说,男人转过脸说,他把她锁在家里,等他下班回来时,她已经死了


邻居们都知道他脾气暴躁,认定是他杀害了妻子


     “你为什么要把你妻子关起来?”林天问


     男人吸着烟,闷闷地,半晌才说,妻子想跟他离婚


     听到“离婚”两个字,林天一愣


男人叹了一口气,说自己常上夜班,妻子比他小5岁,偶尔上网吧上网


有一天,邻居对他说,看到他妻子和一个年轻男子在一起,两人手挽着手


男人十分生气,回家追问妻子,她承认了,说那个男人是建筑工程师,非常优秀,两人是在网上认识的


他爱她,而她也想和他结婚,听了妻子这番话,他怒不可遏


     “你对警察说过这件事吗?”   男人摇摇头,说如果让警察知道妻子要离开自己,他这个嫌疑犯的帽子就再也摘不掉了


     林天看着男人的眼睛,问他是否看到过一种黑色瓢虫,男人说没见过


说着,他的眼睛湿润了,他说,一想到她死的样子,他就觉得自己真的是嫌疑犯,是他杀了她


     回到家,林天倒了杯咖啡,坐在电脑前


鲍燕有外遇,而第二个死者也有外遇,这难道是巧合吗?那么第一个死者呢?想到这儿,林天拿起了电话


第一个被害人的丈夫在外地工作,因为妻子的死,他才赶了回来,对这件事他似乎不愿提及


林天费了许多口舌才说服与男人见面,两人约好在一家咖啡馆见面


   共2页: 上一页12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