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着扑克上路



  这大半年来,李广聚的工地上时常开工不足,停工的时候,他就和工友们聚在一起打牌下棋,打发时光。这天打牌时,出了一件让他纳闷儿的事。


  平常用的那副旧扑克牌,突然少了两张,怎么都找不到,有个新来的工友,叫陈义军,他主动跑到外面小杂货店买了副新牌回来。


  起牌时,大家都注意到手中的牌有些特别,一看才明白,原来这是一副寻亲扑克:牌的背面有个大大的暗纹水印字——寻,很醒目;正面则是一张张寻人启事,都是全国各地走失儿童的信息,除大小王外,共52张。每张寻人启事都印着失踪儿童的照片、走失的时间和地点、外貌特征、家长联系方式等相关信息,而最引人注目的是最下方的几行小字——每个家长的留言,比如:回来吧,孩子,爸爸妈妈等你生生世世,儿啊,你在何方,父母等你回家,有的直呼孩子的名字:悦悦,你走了,把妈妈的心也带走了啊……


  开始时还有人对着扑克念出声,到后来都不忍念了,觉得太揪心。


  在场的大都是有孩子的人,都能体会到那种肝肠寸断的失子之痛,一时间,牌打得有些沉闷。


  不知什么时候起,广聚对着手里的一张牌发起呆来,那是一张方块6,上面是个男孩的照片,大约两岁多的样子。


  广聚第一眼看到照片,心里就像遭了雷击一样:照片上的孩子,跟自己的儿子方方太像了,也是鼓鼓的腮、圆嘟嘟的小嘴、滴溜溜的单眼皮大眼睛,简直是方方的翻版!照片下方写着:陈明瑞,男,现年两岁零五个月,家住广东省小埔县湾道区西胡子街道120弄25号,一岁四个月时被人从路边抱走,至今下落不明……后面是一串电话号码,最下面写着亲人留言:生命不息,寻亲不止,倾家荡产,走遍天涯,也要把你找回来!


  广聚的心快要窒息了,他忘记了打牌,像丢了魂似的看着手里的方块6,儿子方方和方块6长得一模一样,年纪也一般大小,难道……他使劲捶了下脑袋,不敢往下猜想。


  工友们见广聚神色陡变,都很关切地问他出了什么事。广聚把那张方块6摊在桌子上,指着上面的照片,说:这是我家的儿子方方!这一说,大家也都愣了。有人劝他赶紧打个电话回去问问,广聚便掏出手机拨了家里的号码。电话是老婆接的,旁边还有方方奶声奶气的嚷嚷声,听见这声音,广聚的心一下子落到了肚子里,他简单问了问家里的情况,还特地让老婆把方方抱到了电话旁,听儿子叫了几声爸爸。至于扑克牌的事,广聚犹豫了一下,还是说了,老婆呸了一声,说:好好的说什么傻话?别瞎想了!广聚才放心地挂上了电话。


  大家又打了几局,没什么兴致,就散了伙。广聚站起身,准备走了,就在这刹那间,他盯着那张方块6,看了又看,想了又想,总觉得有什么不对,但一时也想不出哪里出了问题,他摇摇头,顺手把牌放进衣袋里……


  当天晚上,广聚躺在床上,想起自己这些年的经历:他这些年可没少跑,天南地北,河东河西,几年下来,钱没挣多少,地方倒去了不少,甚至还出国风光过。一年前,他在省城上了一个劳务公司的当,被骗去了日本,苦头吃尽,好不容易挣扎着回到家,儿子长大了不少,差点都认不出来了。想起在国外天天想孩子的那份揪心劲儿,那种想见见不着的难受劲儿,真比杀了自己都难受!


  吃过晚饭,牌局又开始了,发牌时,大家发现又少了一张牌,广聚本想把方块6拿出来,但疑团还没解决,牌或许还有用,所以他没吭声,陈义军只好再去买牌。


  一会儿,陈义军拿着副新牌回来了,大家一看,这么巧,又是副寻亲扑克啊!广聚心里一惊,趁他们打牌时,他留意了一下方块6,跟自己兜里这张一模一样!


  这天晚上,广聚在床上翻来覆去地想了一夜,寻亲扑克显然是走失儿童的家长们自发印制的,方方好端端地在家里,可方块6上的孩子又分明是方方,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是谁这么做的?这时天已蒙蒙亮,广聚顾不上洗脸,匆匆走出工地,正好杂货店刚开门,不等老板收拾停当,广聚就迫不及待地问:有扑克吗?拿一副。老板从货架上拿了一副牌递过来,广聚一看,立马说:不是这种!老板就又换了一副,广聚一看仍不是,’就从口袋里掏出那张方块6:要这样的!老板接过去眯缝着眼看了看,说:这种没有,我们店从没进过这种牌。


  啊?广聚惊讶得张大嘴巴说不出话来,明明是陈义军两次从这个杂货店买回了寻亲扑克,老板怎么说从没进过这种牌呢?广聚干脆自己走到柜台后面,挨个儿翻了一遍所有的扑克存货,但并没找到寻亲扑克。


  整整一天,广聚吃饭不香,干活没劲,总觉得心里堵得慌。晚饭后,工友们又围在一起打牌,广聚浑身无力,刚要躺下,有人轻轻拍了拍他,转头一看,原来是陈义军,李师傅,你出来一下,我有话跟你说。


  两人来到远离宿舍的一个僻静处,看看四下无人,陈义军忽然扑通一声跪了下来,眼泪直流,连连说道:李师傅,我本来还想再等等的,可我实在心里难受,等不下去了呀!广聚吓了一跳,忙说:快起来,你这是干什么?有话起来再说!


  陈义军说:不瞒李师傅,其实我就是方块6’的爹。去年,我儿子一岁多,就被人贩子从路边抱走了,这一年多我转了两百多个工地,发了1152副扑克牌,可把你找到了!陈义军还说,那天,广聚看到!方块6时表情异常,说这是他的儿子方方,陈义军就已经认定了儿子的下落,但为了稳妥起见,他又用第二副牌试探了一次,还把情况通知了家乡警方,经过核查,警方认定方方就是陈义军的儿子。


  广聚只觉脑子里轰的一声,顿时一片空白,他强作镇定,问道:你这么说,有证据吗?


  陈义军忙说:有,有!他从衣袋里拿出几封信,信封上都写着陈义军收,再看发信地址,都是广东省小埔县湾道区西胡子街道120弄25号,和扑克牌上的地址一模一样,邮戳也没问题;接着,他又掏出几张儿子的照片,广聚一看,身子都凉了:没错,这就是自己家的方方!


  广聚马上掏出手机给老婆打电话,他劈头就问:你老实说,我们家这个孩子到底是不是方方?


  老婆的声音有些惊慌失措:是……当然是方方,你胡思乱想个啥?


  广聚知道老婆在骗他,就更火了,他厉声责问,还威胁说要把她赶回娘家,弄得老婆在那头哭哭啼啼,可哭归哭,她就是不肯说出实话,弄得广聚也无计可施。


  这时陈义军开口了:李师傅,你让我跟嫂子说两句行不?广聚把手机交给他,陈义军还没开口,眼里就湿漉漉了:嫂子,如果我没猜错,这个孩子是你们丢了儿子后买的,我不怪你们,恨就恨可恶的人贩子!这人世上有很多伤心事,但没有比失去儿子更让人心痛的了!我知道你们两口子养这孩子不容易,也有了感情,虽说我为了找儿子差不多已经倾家荡产,但嫂子你放心,该给的钱我一分也不会少!我和李师傅相处的时间虽然不长,但我知道你们都是有情有义的人,求你们,把儿子还给我……


  广聚实在听不下去了,一把抢过电话,冲着话筒吼着:听见没有,把孩子还给人家!


  那头久久没有回应,只听见断断续续的抽泣声,听着听着,广聚的眼泪也忍不住落了下来……


  原来,广聚刚去日本不久,有一天老婆抱着方方在院门口玩,孩子饿了,她回屋去取奶瓶,等出来时孩子已经不见了。


  为了瞒住广聚,家里一商量,花了七千块从一个人贩子手里买了个男孩,没想到这个孩子就是陈义军被拐走的儿子陈明瑞!


  第二天一早,广聚和陈义军向老板辞工,几天的工钱也不要了,匆匆上了火车。这是一次怎样折磨人的旅程啊,合眼,就是方方,睁眼,就是陈明瑞。那张方块6,广聚整整攥了一路,两个七尺高的汉子,动不动就抹开了泪……


  一踏进广聚的家门,一家人抱头就哭。这一年多里,全家人为了瞒广聚,咽下眼泪,强颜欢笑,今天,终于敢痛痛快快哭出来了。只有方块6不明就里,瞪着一双可爱的大眼睛,看看这个,瞅瞅那个。


  陈义军恨不得马上把孩子抱在怀里,但又怕伤这家人的心,只好陪着他们一起掉泪。


  方块6要回家了,从此,他有了两个家。陈义军扑克寻亲、广聚大义送子的故事传开了,陈明瑞回家这天,省内各大媒体都来了记者,纷纷对这一感人事件做了深度报道。


  那一刻,广聚做的唯一一个动作,就是将新制作的方块6——方方的头像,对着电视台的摄像机举了又举……


  广聚带着满满一旅行包的扑克上路了,方块6的照片,换成了方方;广聚相信,他的小方方,就在前面不远处,朝他微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