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美谋杀



  桑切斯是三天前得知有人要杀他的。作为一名国际影坛巨星,桑切斯现在已经走到了事业的巅峰。功夫片、情感片,他都能驾轻就熟。每个成名的导演推出新作前,都期盼着桑切斯担纲男一号。奥斯卡那个小金人他拿了好几回了。


  


  要不,出去避一避吧?女助理诺娜小心谨慎地在桑切斯身边问道。


  


  桑切斯微微摇了摇头。上哪儿避?人们在电影里无数次地看过他,甚至都能记得他脖根处的暗红胎记。


  


  正当桑切斯思忖着要如何应对眼前的一切时,办公室外间秘书敲门进来,将电话递过来说道:先生,您的替身演员鲍罗找您。


  


  替身演员鲍罗?桑切斯接过电话,脑海里搜索着鲍罗的信息。对了,鲍罗,上回拍功夫片时,是他替自己挨了几拳几脚。桑切斯记得,鲍罗的外貌和自己长得很相像,想到这里,桑切斯忽然有了主意,他把电话挂断了,然后面无表情地将手机还给了一脸不解的秘书。


  


  入夜时分,桑切斯换上了一身简朴的衣装,来到了街角的待红酒吧。这个酒吧有着悠久的历史,它给那些渴望着走上银幕的漂流一族提供舞台,让他们在舞台上展示自己的表演天赋。影视公司的星探们,还有一些二流三流的导演,经常会到这里来挖角。


  


  酒吧的服务生迎了上来,他看到桑切斯时,愣了愣,低声地问道:桑切斯?


  


  桑切斯故意苦笑着摇头:不,我渴望能成为他的替身演员。


  


  服务生如释重负,他为桑切斯倒了杯劣质红酒,然后指了指舞台:上去试试吧。


  


  桑切斯抿了一口酒,酒水卡在他的喉咙口,差点让他咳嗽起来。他生生地将酒一饮而尽,然后来到了舞台的下方。刚刚表演过的那人,模仿的是阿诺施瓦辛格。那人走下台来,正好遇到了桑切斯,四目相对,那人笑了起来:你有几分桑切斯的神韵。祝你好运。


  


  桑切斯向他表达了谢意,然后走上台去,即兴背诵了最近他拍过的一部电影里的台词。桑切斯的背诵不太流利,下面观众喝了一阵倒彩。桑切斯面红耳赤地走下台来,这时,酒吧的老板迎了上来。


  


  你好,第一次来吗?酒吧老板问道。


  


  桑切斯点点头。


  


  有落脚的地方?老板又问道。


  


  桑切斯摇摇头。


  


  老板给了桑切斯10美元小费,表示欢迎他继续前来表演,直到有导演选中桑切斯为止。老板还给桑切斯安排了一个廉价的汽车旅馆,让桑切斯临时入住。


  


  你可真是挑中了好时候,桑切斯正红着呢,而且,听说有黑帮要杀他。酒吧服务生不无羡慕地看着桑切斯。


  


  桑切斯走出了灯红酒绿的酒吧,他的心里一阵波澜。他成功地把自己扮演成了自己的替身,从豪华的星级酒店住进了低矮又狭仄的汽车旅馆里,相信那些黑帮杀手不会那么轻易地找到自己。


  


  这一夜,桑切斯在汽车旅馆里辗转难眠。他想起三天前那个黑帮头目给他打来的电话:我说桑切斯,你这个角色可真是把我们贩毒的内幕都演了出来呢。你是不是嫌自己活得太长了?


  


  桑切斯握住电话的手不停地颤抖,他恳求对方放过自己。谁知那人却冷笑一声:不行,我要的是这个该死的桑切斯永远地消失在屏幕上。你好好保重吧!说着,对方挂断了电话。


  


  永远地消失在屏幕上,那就是要自己的命了。


  


  无论桑切斯想怎么躲,都不见得是个好主意。因为他是公众人物,站在明处;对方是黑帮,躲在暗处。明枪易躲,暗箭难防。这个道理桑切斯是懂得的。如今,他把自己混淆成桑切斯的替身,这是他整个计划的第一步。第二步,是女助理诺娜替他完成的。相信这个时候,诺娜已经把鲍罗叫进了影视公司。


  


  第二天一早,诺娜就来了电话,告诉桑切斯说鲍罗真的如约来到了影视公司。


  


  你跟他说我过一会儿再回来,再给他一点钱。桑切斯不容置疑地说道。


  


  诺娜嗯了一声回答我会的,可是,他说有件事要告诉你。诺娜又说了一句。


  


  你让他告诉你不也是一样吗?桑切斯急着要挂断了。如果自己的电话被黑帮监听,相信很快就会有人找上门来的。


  


  他不肯说,非得要亲口告诉你。诺娜为难地说道。


  


  桑切斯没再说话,直接把电话给挂断了。桑切斯的计划是,让鲍罗每天进出影视公司,只要黑帮杀手发现了他,就会把鲍罗当成自己射杀。鲍罗一死,既可以在短时间内给黑帮造成自己已经死亡的印象,同时也会引来警察,警察们会顺着这条线索对黑帮进行打击。那个时候,就是自己复出的时候。


  


  三天过去了,桑切斯一直没有接到诺娜的电话,按照约定,鲍罗一死,诺娜就会来电。现在看来,黑帮还没有下手。桑切斯在待红酒吧里已演了三场,酒吧老板越发看重他,因为桑切斯由于情绪的逐渐平静,演技也渐渐地恢复了。


  


  第四天,诺娜终于来了电话,桑切斯急切地问道:鲍罗死了?


  


  诺娜说了声没有,对方还没有下手。


  


  桑切斯很不高兴:我不是说了吗?他没有死,我们就暂时不要联系吗?


  


  诺娜吞吞吐吐地说道:鲍罗连续来了四天,他说今天要是见不到你的话,他就不会再来了。还有,他把想见你的原因也说了,他想找你要20万。


  


  20万?桑切斯的面部抽搐了一下。鲍罗为什么想找自己要20万?难道他感觉到了什么?想到这里,桑切斯说道:你告诉他,如果他想要20万,那就每天按时到我办公室等待,我一回来,就给他20万。


  


  诺娜还想说什么,桑切斯再次挂断了电话。


  


  转眼就是一周,这段时间诺娜没有再给桑切斯来电话,可能是她有什么重要的事情想告诉桑切斯,又因为鲍罗没有被杀死,所以诺娜给他来了两条手机短信,一条是鲍罗拿着桑切斯的汽车驾照,去了趟精神康复医院;还有一条,说鲍罗买了一把枪。


  


  桑切斯看着这两条手机短信,一阵茫然,他不知道鲍罗究竟在玩什么花样。这期间,有导演相中了他,想让他在新片中扮演桑切斯的替身。要不是因为片酬太低,桑切斯差一点儿就答应了。


  


  这天傍晚,桑切斯的手机响了。是诺娜打来的。桑切斯迫不及待地问道:鲍罗怎么样了?


  


  诺娜回答道:他死了。


  


  桑切斯兴奋得差点跳了起来:死了?好,这么说我能回去了?


  


  诺娜接下来说的话,让桑切斯如置冰窖:他是自杀的,用他买的那把枪。他知道黑帮要杀你,还知道他们杀你的方法,但是,你一直不愿意见他。所以,你失去了重生的机会。


  


  失去了重生的机会?桑切斯根本没听明白诺娜的话。


  


  是的,黑帮找到了他,想让他代替你出演一部电影,他扮你扮得惟妙惟肖,这一点你是知道的。他不肯答应,只是他的孩子生病了,需要一大笔医药费,所以,他想用这个消息在你这里换20万。你却说等你回来再付给他。鲍罗对你失望了,因为他等不起。诺娜有些伤感。


  


  该死的,说重点!桑切斯吼了起来。


  


  于是他采用了另外一种方式,杀死自己,以此向黑帮索要60万的报酬。黑帮答应了。诺娜说道。


  


  黑帮答应了,为什么?桑切斯此时有如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因为他用你的驾照买了枪,还去看了精神病院医生,这就是说你患了精神病,拔枪自杀了。尊敬的桑切斯,你永远从屏幕上消失了,因为你已经死了。对不起,鲍罗的这个计划我是知道的,你太自私了,再见!说着,诺娜挂断了电话。


  


  桑切斯听着电话里的忙音,一阵茫然,许久,他打开电视,电视里正在播报即时新闻,主持人正在很八卦地说道:走在成功道路上的桑切斯,竟然患上了精神病,在自己签约的影视公司拔枪自杀了。这个从酒吧里出来的大牌影星,曾经给多少人带来梦想,最后这一枪,无情地枪杀了这一切。


  


  桑切斯怔怔地看着,他忽然傻笑起来,他从待红酒吧里演出,一跃成了国际巨星,现在呢,他不但又回到了待红酒吧,还悲惨地成了自己的替身。这一切,究竟该怪谁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