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位妻子海外故事



 艾伯比是个打扮整洁的小个子男人


这天,他在一家二手书店里发现了一本有关法医学的书,书里有一桩案例很对他胃口


这桩案例讲的是X夫人在自家的小地毯上摔了一跤、不幸身亡的事


看起来像是场意外,然而有人指控死者的丈夫蓄意谋杀,不过这场指控最终因为被告突发心脏病猝死而终止


     据X先生说,当时X夫人正要给他送杯水,不料脚下的小地毯突然滑了一下


控方律师则出示了一份法医授权书,上面清楚地证明,只要丈夫在伸手接水杯的时候耍一个小把戏——将一只手放在妻子的肩膀下方,另一只手绕过她的脖子,再突然推一把——就能制造出与被地毯绊倒一模一样的惨状,而且不会留下一丁点儿作案痕迹


     艾伯比先生看了案例,心中一动,他此时正迫切渴望占有妻子的财产


艾伯比先生开了一家古玩珍品店,这家店是他生命中的太阳,可是小店的经营状况很不好,他想用妻子的财产去维持小店运转,妻子却冷酷地说:“等我死了你再打我那点儿钱的主意吧


”      妻子的这句话无意间给自己判了死刑


终于有一天,艾伯比先生实践了那本书里介绍的方法


事情发生得很快,除了裤子上溅了几滴水以外,其他都完成得干净利落


     艾伯比先生如愿继承了妻子的遗产,他是一个谨小慎微的人,待一切风平浪静后,他将古玩店搬去了另一个地方


可是,艾伯比很快发现,古玩店的运转需要的不是一笔小数目,于是不久后,第二任艾伯比夫人也突然离世了


习惯成自然,没几年,艾伯比先生已经安葬了六任夫人,古玩店却再次陷入了水深火热的经济危机


恰好在这个时候,玛萨闯入了他的生活


     玛萨是个毫无身材可言的壮女人,她走进艾伯比的古玩店,一脸挑剔地对着他精心收藏的珍品评头论足


艾伯比先生对这个顾客讨厌极了,直到她说出了那句话:“我在银行有五亿存款,但我绝不会在你这堆垃圾上花半毛钱


”      艾伯比呆住了,他被那个惊人的数字吸引了


几乎在转眼之间,他就决定,一定要想法让眼前这位女士成为第七任艾伯比夫人


     这时,玛萨说:“我来你店里,不是因为你的商品,而是我发现,你和我去世的父亲惊人地相似


他连穿着都和你很像,十分整洁


”      艾伯比先生暗暗高兴,他殷勤地和玛萨聊了起来


通过聊天,艾伯比知道,玛萨至今还是单身


之后一段时间,玛萨常来艾伯比的店里,两人很快熟识起来


有一次,玛萨叹着气说:“我这个年纪,已经不太可能再遇到梦想中的男人了——他必须是个令人尊敬的绅士,愿意每分每秒都陪着我、关心我、爱护我


他还必须能唤醒我对已故父亲的记忆


”      艾伯比先生立刻抓住了机会,他将一只手轻轻地放在她的肩膀上,严肃地说:“玛萨小姐,你或许已经遇到这个男人了


”接着,他趁热打铁,向她求婚了


     玛萨红着脸答应了


婚礼过后,玛萨的律师盖因斯伯勒来拜访他们,夫妻两人当着律师的面交换了遗嘱,同意自己死后,对方将继承自己的所有财产


艾伯比先生在仪式中偶尔显得心不在焉,因为他的脑子里正盘算着如何进行接下来的计划——之前立过六次功的那块地毯首先要到位,然后就是等待合适的时机讨一杯水了


当然,这事还不急,等上几周也没关系


     然而,几周还没过完,艾伯比先生就意识到,他的计划必须大幅度提前,即使是几周时间,他也等不下去了


这段婚姻对他来说,简直是一场噩梦


     单说一点,玛萨的家是从她母亲那里继承下来的一幢别墅,那简直就是个乱七八糟的洞穴,每间屋子里都堆着数量惊人的垃圾,表面还积着一层灰,这些对热爱整洁的艾伯比先生来说,就像一直有人在耳边用指甲划黑板


此外,这位新任的艾伯比夫人还热衷烹饪,一到吃饭时间,她就会端上一道又一道油腻腻的菜肴,逼着丈夫全部吃完,这导致一向饮食清淡的艾伯比消化不良,苦日子雪上加霜


     于是艾伯比先生决定,是时候实施终极计划了


这天傍晚,他把地毯带回了家,小心地铺在客厅与厨房之间的走廊上


     吃完晚餐,艾伯比先生看着妻子慢慢地从椅子上站起身,穿过走廊,走进厨房


他大声地清了清喉咙,说:“亲爱的,我口渴了,能帮我从厨房拿一杯水吗?”      很快,玛萨端着一杯水出来了


艾伯比小心地将一只手搭在她厚实的肩膀上,举起另一只手,像要拂去一缕散落在她脸上的头发


突然,玛萨平静地问:“这就是发生在其他人身上的事吗?”      艾伯比先生的手僵在半空,感到一阵寒意钻入骨髓


“其他人?”他好不容易挤出一句话,“什么其他人?”      玛萨咧开嘴巴冲他微笑,她手中的水杯稳稳当当,里面的水一晃不晃,“其他那六个


据我所知是六个,怎么,还有更多?”      艾伯比努力控制住自己,说:“不,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玛萨淡淡一笑:“亲爱的,你不能就这么把之前的六个老婆都忘了啊,事实上,这很容易查出来,我的律师,盖因斯伯勒先生是个非常聪明的人


”      “这都是盖因斯伯勒瞎编的!”      玛萨“扑哧”笑了:“你这个小傻瓜,其实,从看到你的那一刻起,我就知道你是个怎样的人了


”      艾伯比先生试图让自己镇定一些,他气喘吁吁地问道:“你是怎么知道的?”      玛萨冷冷地说:“因为你和我父亲简直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方方面面都是——你的穿着,整洁得令人厌恶,还有你那一本正经的样子


你就是他那样的人,而他是我这辈子最憎恨的人,他为了钱与我母亲结婚,最后为了遗产杀死了她


”      “杀了她?”艾伯比先生呆若木鸡


     玛萨冷酷地说道:“没错,他杀死了她——先问她要一杯水,等她把水拿来时弄断了她的脖子


”      艾伯比先生突然想到了什么,他追问道:“后来你父亲怎么样了?被抓了吗?”      玛萨答道:“没有,他没被抓,案发时没有目击证人


不过,盖因斯伯勒先生曾经是我母亲的律师,他找到一位医生,那位医生证明了我父亲是如何杀死她的


可是,判决还没下来,我父亲就因为突发心脏病死了


”      艾伯比惊呆了:“就是那件案子——我读到的那件!天哪,既然这样,你为什么要和我结婚?”      玛萨用冰冷的语气说:“当年我发过誓,日后一定要找个和父亲一模一样的男人,然后让他受尽折磨


我将对他所有的生活习惯了如指掌,却一项都不让他得到满足


我知道他为了钱才与我结婚,但在我死之前,他休想拿到半分


我会活很久很久,而他必须小心翼翼地照顾我,尽量让我多活一口气


”      此时艾伯比先生已经恢复了理智


他发现,尽管玛萨十分激动,脚却没挪步,还站在刚才的位置


于是他轻声地问:“你怎么能让他心甘情愿这么做呢?”同时悄悄地朝她靠近了一点


     玛萨看穿了他的意图,却并不在意,她说:“盖因斯伯勒先生手上有关于你前几次婚姻的一切文件,另外,他手上还有一封我的亲笔信,表明如果我死了,务必立即进行调查


我们就直说了吧,我希望你从此永远忘记你那家没用的古玩店,乖乖在家陪着我,尽量让我高兴


这样过个几十年,也许哪天我心情一好,会撕毁那封信


”      艾伯比先生脸色铁青:“你要我放弃那家店?”      玛萨轻松地点点头


这时,电话铃声突然响了起来,玛萨笑道:“是盖因斯伯勒先生,他一直这么小心谨慎


要是哪天晚上九点,我没有打电话告诉他我很好、很开心,他可能会马上跳起来,认为发生了最不好的事


”      艾伯比先生想验证一下,于是他抢先拿起电话听筒,从里面传出盖因斯伯勒的声音:“喂,是艾伯比夫人吗?”      艾伯比先生想耍个把戏,就说:“不是,恐怕她现在不能来接电话


你是谁?”      传入他耳中的声音带着明白无误的威胁意味:“我是盖因斯伯勒,艾伯比先生,我希望能马上和你妻子说话


我给你十秒钟让她来接电话,听明白了吗?”      艾伯比先生心灰意冷地转向妻子,递出听筒


接着,他吃惊地看到,妻子脚下的地毯在她准备放下水杯时稍微滑动了一下


她挥舞着双臂,想保持平衡,水杯跌到他的脚边,打湿了他整洁的裤子


妻子的脸扭曲变形,身体重重地倒在了地上


她毫无生气的身体躺在了他最熟悉的那个地方


他看着她,几乎忽略了从电话听筒一直传到他脑子里的声音——“十秒钟数完了,艾伯比先生


”里面的声音近乎尖叫:“明白了吗?你的时间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