抛杀准新娘的“钻石剩男”



2013年9月23日凌晨1时许,夜深人静,西安一高档小区8号楼高层突然传来一声惨叫,一个年轻女孩被其男友从28楼阳台上抛下……警方随后查明,男子名叫吕占寅,是身家近千万的“钻石剩男”,被抛下的女孩名叫唐亚雯,是西安一所大学市场营销专业在读研究生


两人本计划2014年元旦举行婚礼,而28楼那套200平米的房子正是他们未来的婚房


唐亚雯还能活命吗?这一切究竟是为了什么? 中专生成为“钻石剩男”, 淘来个才貌双全的女友 2013年五一节,西安市小寨购物中心,熙熙攘攘


吕占寅把他的桔黄色宝马X6轿车停在路边,从口袋中掏出手机,一阵猛摇,寻找女微友


选中目标后,他不停地敲打手机键盘


很快,一个名叫唐亚雯的女孩发来照片


见照片中对方头发乌黑,眉目清秀,一身白色衣裙,像画中仙子,他一下子被吸引住了…… 吕占寅,1974年生,河北隆尧人,父亲吕振甫和母亲孔兰英均为列车乘务员


他出生后,即被送回河北隆化老家,和爷爷奶奶生活


1992年,吕占寅高中毕业,考取一所铁路运输学校


中专毕业后,他被分配到西安铁路局货运部工作


此后,父母四处托人给他介绍对象,吕占寅不是嫌对方相貌不佳,就是嫌对方文凭低


见他挑剔,父母就定下个硬框框,对象由他自己找,但27岁前必须把婚结了


吕占寅通过婚介所、网站交友,见过不少有才有貌的女孩,可对方对他根本不感兴趣


冷静反思后,他认为自己的硬件不行,决心专注于打拼事业,待事业做起来后再谈恋爱


2002年,已经28岁的吕占寅开了一家小公司,专门做铁路系统的零担货运代理


因有铁路上的资源,以及他做事勤奋,他的公司逐渐脱颖而出,业务辐射西北六省


2011年,他身家已达千万元


此时,吕占寅已37岁,成了一名“钻石剩男”


有了这些硬件,吕占寅开始底气十足地寻找理想伴侣,把交往对象瞄准那些“85后”甚至“90后”高学历的女孩


但他又怕女孩只爱他的钱,因此性格变得十分多疑,朋友们也不愿为他这个“钻石剩男”介绍对象


于是,他决定用最流行的微信交友


选中目标后,立刻要看对方照片,见对方漂亮有气质即约见,否则就放弃


他经常去西安各大高校、医院、图书馆等场合,希望摇到或遇到意中人


经过沙里淘金般的挑选,他先后见过几个女孩,但不是觉得与对方没共同语言,就是嫌对方太幼稚,最终均无果而终


随后,吕占寅转换场所继续寻找


2013年五一节,他终于“摇”来了这个叫唐亚雯的高级女白领


唐亚雯生于1987年,陕西咸阳人,身高1米74,长相秀美


她就职于西安一家品牌广告公司,销售业绩在单位排前三,月薪达两万元


而且,她还在西安一所大学攻读硕士


两人见面后,吕占寅对唐亚雯一见倾心


交往半个月,两人就正式确定了关系


父母对他们也都非常满意


此时,吕振甫夫妇想抱孙子的心情已迫不及待,催两人快点结婚,唐亚雯答应了


他们把婚礼定在2014年元旦


两人随后开始装修吕占寅的那套洋房


见吕占寅工作忙,唐亚雯就接过了装修重担,还拿出了自己七八万元的积蓄


这年7月中旬,她请男友前来“视察”装修好的新房


见房间装修得窗明几净,高端大气,吕占寅十分满意


回头瞥见女友面色憔悴,一股暖流突然涌遍他的全身,他拥住女友,激动地说:“小雯,我爱你,你真能干!”唐亚雯幸福地笑了


女友是个“女汉子”, “钻石男”恃财而傲纷争不断 为表达谢意,吕占寅给女友购置了高档首饰、三星宽屏手机、电脑和品牌服饰


此后,两人同居


可不到半个月,吕占寅就发现唐亚雯有一个很大的缺点:她特别喜欢用微信交友,且所交的微友均为事业成功的男士


渐渐地,吕占寅就对女友和那些微友的关系产生了怀疑


因为唐亚雯即使和他在一起,有时也和微友聊个不停,经常在晚上盛装外出,到很晚才回来


他质问哪些男人是做什么的,唐亚雯惊讶地望着他说:“都是我的广告客户啊,怎么了?” 8月中旬一天,吕占寅见女友又在发微信,便一把抢过她的手机,发现一个男子给她发了条“暧昧”的信息,他顿时醋意大发,当场把那款三星手机摔在地上


见爱情信物被摔得稀烂,唐亚雯含泪对着他喊了一句:“你把我当成了什么人?”见她哭得伤心,吕占寅觉得自己做过了头,就一再向她道歉


唐亚雯哭道:“我跟这些微友认识后,就是请他们吃个饭,把他们发展成我的广告客户


有些人喜欢开玩笑,我只是敷衍一下


要做业务就得广结人缘,你以为我的销售业绩,是从天上掉下来的吗?”吕占寅认为她说得有道理,就劝她不要再做广告了


唐亚雯说:“我堂堂正正挣钱没什么好羞耻的,我才不愿意吃男人的软饭!” 次日,吕占寅停下手上工作,专门陪女友去商场买了同一款式的三星手机


但不到一周,相似的场景再一次发生,吕占寅再次摔爆手机,并动手打了她


唐亚雯伤心地搬出了他的住处,并提出分手


此后,吕占寅送鲜花发短信,苦苦哀求,唐亚雯始终不肯原谅他


冷战半个月后,9月初的一天,在双方父母见证下,吕占寅单膝下跪,第三次把一台粉色三星手机递到唐亚雯手里,唐亚雯这才淡淡说了句:“事不过三啊


”唐亚雯总算又搬回到她亲手装修的婚房


和平相处半个月,唐亚雯依然每天忙于用手机微信联系业务


吕占寅起初还能做到嘴上不说,但瞧着女友有时当着他的面与对方有说有笑,有时深夜回家身上还有酒气,他又开始疑心重重


9月22日晚,他跟一名老板朋友吃饭时,把心中的苦闷告诉了对方


这名老板当时正跟妻子闹离婚,心中很烦,就满脸凝重地说:“兄弟啊,爱情靠得住,除非猪上树,广告圈更是是非之地


这年头,把男人哄得团团转,在外边同时交了三四个男友的‘物质女孩’多的是


你可别被人卖了,还乐呵呵地替人数钱啊


” 朋友的话,让吕占寅更加苦闷,他连喝几杯白酒,坐立不安


当晚10点半,他拨通唐亚雯的电话,询问她在哪里,用不用他开车去接


电话响了很久,唐亚雯才接,说:“我就在曲江池,离家很近,你不用接我,我很快就回去了


” 吕占寅听见电话里有音乐旋律,敏感的他立刻追问她究竟在哪里


唐亚雯称,自己在曲江池的一家咖啡馆和朋友吃饭


吕占寅问是女的还是男的,唐亚雯说:“这个你就别问了,我吃完了就回去


” 吕占寅立刻怒了,大声质问:“你是不是又跟所谓的异性微友在一起吃饭?”唐亚雯没有否认


吕占寅的火气更大了,追问那人是做什么的,年龄多大,唐亚雯突然就把电话挂了


吕占寅很快又把电话打了过去:“你和他仅仅是客户关系吗?你就别骗我了!”两人争吵起来,唐亚雯再次掐断电话


吕占寅一番狂拨,接连拨打十几次,唐亚雯才接了电话,烦躁地说:“好,他是我新男友,可以了吧?”吕占寅一听这话,恼羞成怒,他和那名老板分手,发动他的宝马车,疯了一般地开往那家咖啡店


负气28层楼抛下“准新娘”, 他该当何罪 吕占寅冲进咖啡店,在一个小包间里找到了女朋友,她正跟一个高大英俊的男子在一起品着红酒,相谈甚欢


吕占寅冲上前,夺过她手中的酒杯,重重地放在桌子上


那名男子诧异地望着他,唐亚雯见状,大声喊道:“你把我当成啥人了?”两人越吵越凶,很多顾客都跑来看,那男子见状赶紧离开了


唐亚雯见场面难堪,赶紧结账,快步走出咖啡馆,吕占寅快步追出去


一路吵到停车场,唐亚雯吼了一句:“你自己回家吧,我今晚不回了!”说完,任凭吕占寅狂吼乱叫,她倚在一棵树上,低头又玩起手机


吕占寅气愤到了极点,从她的手里抢过手机,又一把摔在地上


见第三部手机也被摔了,唐亚雯气愤地边哭边说:“我就是要给你戴绿帽子,让你成为名副其实的‘绿帽子先生’!”见路边有人上前围观,吕占寅感觉又羞又恼,他一把扯住唐亚雯的长发,把她推倒在地上


唐亚雯摔倒后手被地上的玻璃划破了,她从地上捡起一块砖头,对着宝马车狠狠地砸去


狂怒中的吕占寅扭住她的双手,把她推进宝马车,锁上车门,随后风驰电掣般地向婚房开去


开到小区楼下,他把唐亚雯拉下车,反扭双手推进电梯,摁下28楼按键


此时,已是23日凌晨


进了家门,吕占寅瞪着唐亚雯,突然冒出一句话:“我们马上就结婚了,你给个明白话,你跟我结婚,是不是图我这套300万的房产?”唐亚雯气得哭笑不得:“你简直是个超极变态男,我瞧得上你那俩臭钱吗?当初是谁死皮赖脸地加我微信?上次分手后,又是谁哭着喊着向我下跪发誓?”吕占寅针锋相对:“那个男人跟你怎么回事,你以为我看不出来吗?做广告的女人有几个是干净的?”唐亚雯被彻底激怒了,她反击道:“我跟你结婚,就是想让你多戴几顶绿帽子,像你这种‘变态剩男’,就应该十倍百倍地被羞辱!”吕占寅气得把她推靠在墙上,掐住她的脖子:“你再侮辱我,信不信我掐死你?”唐亚雯轻蔑地一笑:“有种你就掐死我,像你这种说大话的懦夫,我见得多了!” 这句话戳痛了吕占寅心底的伤疤,他手上开始用劲,唐亚雯被掐得喘不过气,猛踹对方裆部


吕占寅连退几步,疼得直咧嘴,唐亚雯趁机向客厅门跑去


吕占寅冲上去揪住她的头发,唐亚雯好不容易挣脱掉,又跑向阳台


吕占寅也疯了般冲向阳台,抱住唐亚雯的腿,吼道:“老子今天让你摔死,反正我也不想活了!” 望着28楼下深不见底的漆黑,唐亚雯吓得魂飞魄散,哀求说:“求你放过我,毕竟我们在一起也半年多了


”但疯狂中的吕占寅哪肯放手


求生心切,唐亚雯只得两手死死地抓住阳台的栏杆


吕占寅的气力大得可怕,他扛起她的身体,并把她推到阳台外


唐亚雯整个身体悬在28楼阳台外,摔下去只会粉身碎骨


她两手死死地抓住栏杆不放,吕占寅就去掰她的双手,又抬脚狠踢,唐亚雯疼得再难坚持


随着一声惨叫“救命啊”,她径直从28楼坠落下去


毛骨悚然的惨叫声划破夜的死寂,吕占寅看见楼上楼下的灯光次第亮了,他一屁股瘫坐在地上


随后,他爬进客厅,抱着脑袋倚靠在门上,一个声音在心里叫喊:我杀人了!大约待了半小时,他突然恐惧起来,开门下楼,发动宝马车,冲出小区,头脑也渐渐清醒


他买了包烟,找了家网吧,一直待到天明


他知道女友必死无疑,心里悔恨和恐惧到了极点


上午8时,他颤抖着手,拨通父母家中的电话,语无伦次地诉说了事情的经过


中午12时许,在父母陪伴下,吕占寅向西安市公安局雁塔分局自首


吕占寅所不知道的是,唐亚雯从600多米高的28楼被抛下后,并没有摔死,只是受了轻伤


原来,23日凌晨,唐亚雯被吕占寅踹开双手,从28层楼径直栽下,她在惊慌失措的坠落过程中,居然抓住了27楼阳台的栏杆


求生的欲望在瞬间爆发了惊人的意志力,她双手死死地抓住栏杆不放


27楼的阳台不锈钢护栏高约135公分,此时体力已严重透支的她挂在阳台护栏上,再也没有气力攀上栏杆


2710室的住户是一对夫妇


当晚,他们已进入梦乡,突然被楼上传来的惨叫声惊醒


夫妻俩开灯下床,打开阳台打探情况,听见黑暗里传来呻吟声


他们赶紧打开阳台顶灯,只见一名年轻女子悬在阳台外


夫妻俩七手八脚地合力帮助她越过栏杆,回到阳台内的安全地带


进入客厅,还未等他们开口,唐亚雯“扑通”跪在地上,浑身发抖地喊道:“我男朋友要杀我,把我从阳台上推下来了!”接着求他们赶紧把她藏起来,称男朋友肯定还会下楼来杀她


夫妻俩把她护送到同楼层的小区保安队长宋治钢的家中


随后,宋治钢报警


很快,吕占寅因涉嫌故意杀人罪被警方刑拘


29日,西安市雁塔区人民检察院以故意杀人罪对他正式逮捕


半个月后,待在看守所中的他才知道女友没被摔死,他顿时惊惧交加,又庆幸不已


随后,雁塔警方传讯了案发前与唐亚雯吃饭的男子郝勇


郝勇称,他是西安市一家大型民营医院的销售科长,当晚和唐亚雯见面只是商谈户外广告合作事宜


案发后,吕占寅父母一次又一次地找到唐亚雯赔礼道歉


见两位老人一夜白头,另外她觉得此事也与自己的冲动有关,最终出示了刑事谅解书


2014年2月18日,吕占寅故意杀人罪在雁塔区人民法院开庭审理


法院认为被告人因感情问题与被害人发生矛盾后,强行将被害人从28楼阳台上推下,如被害人未采取自救方式,则必死无疑,故被告人的犯罪手段残忍、情节严重、人身危害性大


法院以故意杀人罪判处吕占寅有期徒刑12年


吕占寅当庭表示不上诉


共2页: 上一页12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