摇摇微信,离死就不远了



瑜伽教练“失踪”案惊海南 2012年11月28日,一个电话从海口打到湖南岳阳的刘先生家:你姐姐刘美兰失踪了,派出所要求她的家人赶紧来海口协助调查


打电话的人自称是刘美兰的朋友


他接着说他于11月22日给刘美兰打电话,刘美兰的电话处于关机状态


于是,他来到刘美兰现租住的海口凤翔路某小区上门寻找,结果发现刘美兰所开的小汽车还停在楼下,房门却紧锁着


无论他怎么敲门,屋内却无人应答


朋友当即询问小区保安,保安称从11月19日后就未见刘美兰


第二天,朋友叫来房东把刘美兰的房门打开,发现其汽车钥匙、钱包、信用卡、身份证、电脑、iPad、几千元现金以及两个手机还留在房里,刘美兰人却不见了


房内没有打斗和翻动的痕迹


11月24日,因多处寻找不到刘美兰踪影,其友向海口市琼山区云露派出所报警


民警赶到现场进行调查后,立即对刘美兰居住的房间进行查封调查


刘美兰的弟弟刘先生也于11月30日赶到海口,协助海口琼山区云露派出所寻找失踪的姐姐


据刘先生介绍,他家住在湖南省岳阳市,姐姐刘美兰身高1.60米,今年31岁,长相还可以


十多年前,姐姐被亲戚带到海口工作,曾当过服务员和会计,单身,失踪前两年多的时间内或给瑜伽练习者当教练,或帮朋友打理出租房屋的事务,每个月均有可观收入


随即,刘先生在海口多处张贴了《寻人启事》,悬赏10万元寻找姐姐


寻人启事发出后,案情震惊了海南


不少市民主动向警方提供线索


然而20多天过去了,仍然没有刘美兰的消息,刘先生非常担心,却不敢将这一情况告知父母


自从刘先生报案后,他几乎天天到派出所催问案情进展情况


但得到的回答仍然是警方已经掌握了线索,让他等待


此时,警方已按规定将刘美兰列为失踪人口,并录入警用信息系统,将其信息在警用信息系统内反复关联、查寻、比对,并围绕刘美兰的住所、社会交往开展了大量的调查和走访工作


调查中,警方发现,刘美兰银行卡透支情况异常、社会交往广泛,失踪一事情况复杂


据此,琼山分局及时责成刑侦部门介入调查,对刘美兰的住处、车辆及有关场所、物品进行全面勘察,提取相关物品送技术部门进行检验,期待发现重要线索


12月7日,海口市委常委、公安局长宋顺勇获悉上述情况后,高度重视,要求分局全力以赴,加大力度,尽快查明真相


分局抽调刑警大队和云露派出所50多名民警成立了“11·19”专案组,对该案进行全面侦查


在案件初查过程中,没有发现明确的犯罪现场,破案困难重重


经过大量排查,专案组把目光盯在了刘美兰新结识的男友彭玉龙身上


最初报警刘美兰失踪的也是彭玉龙,会不会是贼喊抓贼呢?警方特别关注了彭玉龙的一举一动,发现平时一向潦倒的他近日突然富裕了起来,他凭什么一夜致富呢?警方联想到刘美兰一张信用卡被透支了数万元,是不是彭玉龙所为呢?经过缜密侦查,警方发现了彭玉龙(男,24岁,湖北省武汉市人)及其战友沈意盛(男,23岁,广东省徐闻县人)行为异常,有重大作案嫌疑


在综合分析各种情报信息,获取有力证据后,专案组分别于2012年12月10日、11日将彭玉龙、沈意盛传唤到案接受讯问


彭、沈二人系退伍军人,思维敏捷,有一定的社会经验,具备相当的反侦查能力


对此,专案组制定了一整套细致完整的审讯计划,在专案组强有力的审讯攻势下,嫌疑人心理防线被彻底击溃…… 微信“摇”来的“阳光男孩” 随着审讯工作的深入展开,这起惨案的前因后果也水落石出…… 瑜珈教练刘美兰长相可人,一路走来感情复杂,而立之年的她仍然未婚,父母亲不停地唠叨,婚姻成了无形的压力


有一天,她心情极度郁闷,便与“微友”一个叫“阳光男孩”的男子交谈


“阳光男孩”称自己是一名退伍军人,刚从部队转业回地方,找不到工作,也不熟悉地方的体制,非常需要别人的支持


一向心高气傲的刘美兰一听对方的情况,感到自己特别受对方信赖,于是多聊了几句,渐渐暗生情愫


一段时间后,“阳光男孩”感到火候已到,便告诉自己的真名实姓叫彭玉龙,同时提出要和刘美兰见面


刘美兰也渴望见面,两人于是步入现实世界


“阳光男孩”是一个长得很帅的小伙子,很有礼貌,办事也很得体


随后的几天,两人不停地聊天


在彭玉龙的探问下,刘美兰告诉他自己还没有男友


彭玉龙立刻发来微信:“那我们同病相怜


” 相距第一次见面不久,2012年5月,他们再一次见面了


彭玉龙谈吐幽默,吃饭时逗得刘美兰不住捂着嘴笑,两人相见恨晚


不久,彭玉龙就搬到了刘美兰家中与之同居


刘美兰发现,彭玉龙太符合她的择偶标准了:帅气、温柔、体贴


她很快把恋爱的喜讯告知了远在湖南的父母,在介绍时,她全盘照搬了彭玉龙的自我介绍:退伍军人,24岁,武汉人,未婚! 父母一听女儿找到的对象比她小7岁时,很不放心,连催女儿把男友带回湖南看看


于是在认识彭玉龙两个多月时,刘美兰就催他一起到湖南见父母


但不管怎么催,彭玉龙就是不肯和她一起回湖南见她的父母


“是不是有什么难言之隐啊,现在的人很难想象的坏


”经好姐妹一提醒,刘美兰起了个心眼,她找人悄悄地到了彭玉龙家乡调查,不查不知道,一查,彭玉龙竟然是个有妇之夫,而且还有个几个月大的小女孩……刘美兰几欲晕厥


那晚,刘美兰哭得死去活来,彭玉龙则流着泪“坦白”:“我没告诉你真相是我太爱你,怕失去你


况且我结过婚,但我不喜欢我那妻子,我要与她离婚,对你负责一辈子!” 此时,刘美兰已怀孕,没有选择的余地,恨嫁心切的刘美兰也不愿意恋情如此夭折,思来想去,她幼稚地这样开解自己:彭玉龙也许说的是真话,如果他能离婚,只要他对自己好,日子一样过得好


最终她糊里糊涂地原谅了彭玉龙,并催促彭玉龙尽快与妻子离婚


当她把自己遭遇的情况告诉父母时,湖南岳阳老家顿时炸开了锅


父母认为说啥也不能嫁这样一个人,兄弟也不同意,若刘美兰嫁这么一个人,就不要回家了


在感情与家人的态度上,刘美兰选择了后者


当她把决定告诉彭玉龙时,彭玉龙已顺利完成离婚任务


当刘美兰再次提出分手时,她的这个决定,让彭玉龙惊慌失措


他知道,一旦刘美兰离他而去,眼前唾手可得的美女与财富就会与自己无缘,他实在心有不甘


想来想去,他恶狠狠地做出决定:逼刘美兰同意


2012年11月19日上午,彭玉龙来到刘美兰住处,谁知两人因此发生争执,彭一气之下,叫来好友沈意盛将刘美兰捆绑后杀死


事后,彭玉龙害怕被人发现,他想了一个十分残忍的办法:把刘美兰的尸体进行分尸!于是,他伙同好友沈意盛把刘美兰的尸体装进一个大的密码箱中


当晚拖下楼后,放入彭某自驾的小轿车中,将尸体运到了彭玉龙位于海口海甸岛的家中


随后,彭玉龙与沈意盛一道去海甸岛一家超市买了菜刀、手套、保鲜盒、塑料袋等工具,回到彭玉龙的家中准备分尸


两人在彭玉龙家中的厨房进行骨肉分离,最后把分好的尸块装在袋子里


次日凌晨,彭玉龙与沈意盛租了一辆小汽车,带着刘美兰被肢解的尸体,沿着海榆中线,开往琼中至五指山方向,在沿途的山路上抛尸块


警方介绍,警方在五指山、保亭等处的山林、陡坡等一些杂草丛生的隐秘地方找到了刘美兰部分尸块,有的用袋子包着,有的只剩下骨骸


事后,警方审问犯罪嫌疑人的杀人原因,彭玉龙交代,他早注瞄上了刘美兰,知道刘美兰有钱,又知道刘是一个急嫁的“剩女”,于是设套与刘美兰相识,骗取刘美兰的信任,进而设法夺财掠色


他又说,但当他与妻子离婚后,却发觉自己真的爱上刘美兰了,没想到竟被刘美兰拒绝,一想到自己人财两空,恼羞成怒“失手”将她掐死


目前,犯罪嫌疑人彭玉龙与沈意盛已被刑事拘留,案件正在进一步侦查中…… 警方提示 海口“微信女友”碎尸案尽管因警方的快速侦破而告一段落,但却引起了广大市民的极大关注,微信是具有发送语音短信、视频、图片和文字的新型手机免费聊天软件,它不光能和朋友聊天、发信息,还有很多其他新鲜功能,随便“摇一摇”并“查找附近的人”就可以迅速地认识周围的陌生人


但又是什么原因导致微信变“危信”的呢?专家指出,一些年轻人之所以在微信交往中过于轻信他人,“近”可能也是放松警惕的重要原因


对于多数人而言,“附近的人”这个概念本身就给人以亲切、亲近和值得信任之感


这种心理学上的普遍感受就直接催生了一些人的轻信


然而微信却频频被不法分子利用,成为诈骗、盗窃和强奸等案件的工具


多地警方发出预警,提醒微信用户尤其是年轻女性,提高警惕,切勿轻信陌生“微友”


2012年以来,杭州、重庆、广州、成都等地通过微信犯罪的案例时有发生


海口警方提醒,在微信等社交平台上,要注意账号隐私设定,不要随意公开自己的状态及外出旅行的信息;对社交与微博平台的好友名单要谨慎过滤,不要轻易接受来路不明的交友邀请;在网上分享个人事情时,需先考虑这些内容会不会构成自身或身边人的安全威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