凶手复活谜案



  1


恐怖夜,凶灵复生   7月,一场强热带风暴席卷整个佛罗里达州,平日热闹的街道显得异常冷清


  布莱恩是联邦调查局迈阿密分局的警员,这天轮到他和同事欧文值夜班


漆黑一团的窗外,狂风裹挟着暴雨,伴随着隆隆的雷声,远方天际不时亮起一道刺目的闪电


  坐在电脑前的欧文咕哝了一句:“希望今晚不要发生什么事情


”话音未落,桌上的电话铃就响了起来


  布莱恩的妻子艾丽丝在电话那端惊恐地叫道:“你快回来吧,我好害怕,好像有人潜入房子里来了!”就在这时,电话那端突然传来一声闷响,艾丽丝的哭泣声戛然而止


布莱恩不由紧张地连声叫道:“艾丽丝!艾丽丝!”然而回答他的却是一阵阴冷的笑声


布莱恩连忙扔下电话跑了出去


  布莱恩的家距离警局大约二十分钟的车程,当他浑身湿漉漉地赶到家门口时,并未看到熟悉的灯光,他家的两层小楼阴沉沉地隐没在黑夜中


布莱恩抽出佩枪,小心翼翼地靠近房子


  大门洞开着,整幢房子静悄悄的


布莱恩心里虽然像火烧般焦灼,但他还是谨慎地站在原地,待眼睛逐渐适应了黑暗后,才闪身进去,逐个房间进行搜索


  在餐厅的门口,布莱恩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借着手电的微光,布莱恩看到艾丽丝躺在地上,她惨白的面孔和惊恐圆睁的眸子说不出的诡异可怖


  这时,从落地窗方向传来一阵簌簌的响声


就在布莱恩踌躇之际,一道闪电亮起,将站在落地窗外的一个人影清清楚楚映照出来,那是张熟悉的面孔


布莱恩冲到屋外,那里已是空无一人


  这时,欧文不放心同伴也驱车赶了过来


布莱恩用惊恐的语气说:“我……刚才看见凶手了!”   “是谁?”欧文焦急地追问道


“是卡洛斯!”布莱思轻轻吐出的这几个字却像在空中打了个炸雷,欧文顿时呆住了


半晌,他才摇着头喃喃说道:“不!不可能的!他已经死了!”   说起卡洛斯,还要追溯到一年以前


当时,迈阿密接连发生了几起凶杀案,被害人都为三十岁左右的女性,并且每次凶手都会割下尸体的手脚和头颅


因为案情恶劣,联邦调查局接手了此案,布莱恩和欧文也参与了侦破工作


  经过深入调查,警方发现被害人在遇害前都曾对配偶不忠


这会是导致她们被杀害的原因吗?如果是这样,凶手一定有过失败的婚史


循着这一线索,又通过对犯罪现场一些物证的提取分析和大量的排查工作,他们最终将疑点落在一个叫卡洛斯的男人身上


  十五年前,卡洛斯的妻子雪儿抛下他和七岁的儿子与一个有钱男人私奔了,郁闷至极的卡洛斯从此借酒浇愁,不思进取,靠着领取微薄的失业金以及将房屋的一半出租勉强度日,而到手的钱他大部分用来买醉,对儿子毫不关心


有一天,卡洛斯的儿子独自在外玩耍时失踪,从此再也没有回来


卡洛斯对此似乎也没放在心上,照常过着醉生梦死的日子


  警方暗中提取了卡洛斯的毛发,经过与现场凶手遗留物进行DNA比对,认定是同一个人,于是由布莱恩和欧文前往卡洛斯家中进行抓捕


没想到却发生了意外!   面对找上门来的警察,喝得醉醺醺的卡洛斯对所犯罪行供认不讳


他还语出惊人地说,早在十几年前,他就曾亲手杀死了自己的儿子,并把他的尸体抛进了大海


“你们抓我吧,我什么都不在乎了!”卡洛斯狂妄地叫嚣着


可就在布莱恩掏出手铐准备把他铐起来时,看似醉得东倒西歪的卡洛斯突然挥拳将他击晕在地,然后回身猛扑欧文,两人扭打在一起


  卡洛斯的力气大得惊人,欧文不是他的对手,脖子被他用力扼住


千钧一发之际,布莱恩苏醒过来,他掏出佩枪瞄准卡洛斯扣动了扳机……   卡洛斯临咽气前,表情古怪地瞪着布莱恩,嘴角含着一丝冷笑,断断续续地说:“我会……回来找……你的!”   2


遭诬陷,警探蒙冤   时隔一年,布莱恩却说亲眼见到了死去的卡洛斯,欧文自然无法相信


不过经布莱恩这么一提,欧文心中也充满了疑惑:艾丽丝遇害的情形的确与一年前连环凶杀案的手法极为相似


  这起案件引起了联邦调查局的高度重视,特派了一位资深探员格伦专门负责调查此案


因为当时正值狂风暴雨,所以室外现场的所有痕迹都被冲刷得干干净净,而在室内,警方也没有找到任何外人进入的痕迹


为了验证布莱恩关于杀人凶魔复活报仇的说法,警方掘开了卡洛斯的墓穴,出现在他们面前的,是一具几近腐烂的尸体,经法医确认,就是卡洛斯


  经过一系列调查取证,格伦突然提出了一个让所有人都极为震惊的猜想


他认为,案发当晚根本没有第三人出现,是布莱恩装作接电话时觉察妻子出了事,然后匆匆赶回家,在欧文赶到前杀死了妻子,并假称看到死去的卡洛斯


至于他这样做的动机也已经查清:艾丽丝在外面有了情人!   这样的推论听上去很合理,但是与布莱恩共事多年的同事们却怎么也不相信,尤其是欧文


他为此与格伦大吵了一架


  可是几天后,一起意外事件印证了格伦的说法


一个名叫凯莉的妇女在夜晚回家途中遭到持刀歹徒的袭击,幸好被几名过往的路人撞上,歹徒没来得及下手便跑掉了


而觊莉所描述的凶犯样子竟与布莱恩一模一样!当格伦让凯莉暗中对布莱恩进行辨认时,觊莉立刻指着远处的布莱恩叫道:“没错!就是他!”格伦当即下令对布莱恩实施抓捕


  事先已得到欧文警告的布莱恩看到两名同事一脸异样地向自己慢慢靠近,瞬间就明白过来


当他们走到跟前时,他猛然撞开两人,用最快的速度向院外的汽车奔了过去……格伦随即向所有警局发出通缉令,全力追捕布莱恩


  布莱恩驾车发疯般行驶在迈阿密的郊区公路上,疑惑和愤恨交织在心头:到底是谁在诬陷自己?难道真的是卡洛斯的灵魂又复活了?他该如何洗清冤情呢?   这时,放在车里的手机响了起来,布莱恩看了一眼来电号码,是欧文的,便接起来


“伙计,出事了!”欧文焦急地说,“刚接到报案,昨天夜里东区发生了一起命案,死者是卡洛斯的前妻雪儿,并且……并且有目击证人,证明你当晚在现场附近出现过


”布莱恩只感到全身的血液一齐涌向头顶,手一抖,车子差点撞到路旁的电线杆上


  又听欧文轻声说:“有人来了,过后我再和你联系


”   夜幕慢慢降临,刚平息了几日的风又刮了起来,夜晚郊外的公路冷清而空旷,布莱恩感觉自己就像被世界遗弃了一般孤独无助


  到底是谁非要置自己于死地呢?而且这个人也恨雪儿,正好借此机会一箭双雕地把两个人都除掉


可是,除了死去的卡洛斯,他实在想不出有这样一个人


  布莱恩打开车上放着的笔记本电脑,进入联邦调查局的资料库,调出一年前的卷宗,仔细研读起来,却依旧毫无头绪


他不甘心地把这段记录反复斟酌,一个不寻常的小细节引起了他的注意,他的脑海中突然闪过一个念头……   就在这时,手机又响了,是一个陌生的号码,布莱恩稍一迟疑便接起来


电话那端传来一阵阴冷的笑声,和艾丽丝死前他所接电话中的笑声一模一样


布莱恩厉声喝问:“你是谁?”一个沙哑含混的声音说道:“我不是说过会回来找你的吗?怎么这么快就忘了?”   “卡洛斯?!”布莱恩惊疑不已


  “要是想见我,就来我的旧宅吧


”不容布莱恩多说,对方“咔”地挂了电话


  3


寻根源,真凶现形   两天后,布莱恩趁着夜色悄悄驾车来到了偏僻的哥顿路,卡洛斯的旧宅就在道旁,这幢平房如今已被充公并租了出去


此时,只有一个房间从窗帘的缝隙中隐隐透出一丝光亮


  布莱恩警觉地四下张望了一番,周围静悄悄的,没有发现卡洛斯的身影


他到底在耍什么把戏?布莱恩走上前敲了敲门,半晌,门才缓缓地打开


一个脸色苍白的年轻人看到布莱恩,眼光闪烁了一下,然后漠然地问:“你找谁?”   布莱恩微微一笑说:“我找卡洛斯


”那人用怪异的眼神瞪着他,冷冷地说道:“对不起,那你只有去地狱找他了


”布莱恩一本正经地点了点头,随即问道:“那么,你是……”“我叫雷米,是这里的租客


”那人做出一个要关门的架势,布莱恩识趣地告辞,转身离开


  布莱恩走到车前,正要伸手拉车门时,一群警察突然冲上来将他团团围住


格伦得意洋洋地从一棵树后转出来,揶揄地招呼道:“好啊,布莱恩,才三天,咱们又见面了


”布莱恩咬着牙,他终于知道卡洛斯把他调过来的目的了


格伦一摆手,布莱恩被押上停在屋后的警车,一行人呼啦啦地撤走了


  这时,一个人影从窗帘后转了出来,他正是租住在卡洛斯宅子里的雷米


听着警笛声渐渐远去,雷米的嘴角露出了胜利的冷笑


  这时,又一阵敲门声响起,是谁呢?雷米决定不去理会它,可外面的人很执著,一直不断地敲着,他只好走过去,问道:“谁在外面?”敲门声戛然而止


  雷米迟疑了片刻,伸手拉开门,却惊见门口立着一个披头散发的女人,不由骇得浑身一震


“史蒂夫!”那女人颤声叫着缓缓抬起头,雷米瞬间神色大变


“你……你……”他浑身发抖地指着那女人,张口结舌说不出话来,满脸的惊惧就像是见到鬼一般


  “史蒂夫,我是你妈妈雪儿呀!”那女人向前踏上一步,伸手想要拥抱他,雷米骇得倒退两步,一把甩开那女人触到胳膊上的手,语无伦次地叫道:“别碰我,你这个坏女人,你已经死了!你该死!丢下我和爸爸……”   雷米猛然住了口,因为他看到已经离开的格伦和布莱恩从阴暗处走了出来


布莱恩走上前,将一副早已准备好的手铐铐在他手上,说道:“请吧,史蒂夫先生


”   “你是怎么发现我的?”雷米似乎仍然不敢相信自己精心设计的圈套就这样被拆穿了


  “我在翻阅一年前的卷宗时,发现了一个不大合理的细节


卡洛斯没等我们讯问就把所有罪状都招认了,还提到早在十几年前就杀死了自己的儿子


他为什么要说这些?而且,临死前他那么肯定这场犯罪并未停止,答案只有一个,那就是:他知道犯下这些罪行的人还活着,也知道他不会罢手的


因为觉得亏欠儿子以及早就失去了生存的希望,他就替儿子担下了这些罪


”布莱恩看着雷米静静地说


  当布莱恩发现这个不同寻常的细节后,便突然想到,其实有理由恨自己和雪儿的人除了卡洛斯还有当年他失踪的孩子


如果卡洛斯说了谎,那个孩子并没有死而是长大成人了,因为童年阴影,人格发生扭曲,从而对那些不忠于家庭的女人怀有深深的恨意,导致杀机突起,那么所有的疑问就都解释得通了


  只是,如果这个孩子还活着,他会在哪里?布莱恩想到,他很可能生活在父亲的老宅子里


于是,他给欧文打电话,让他查查租住卡洛斯房子的人


  调查的结果让布莱恩大为振奋,这位叫雷米的租客不仅与卡洛斯失踪的儿子年龄完全吻合,而且最主要的,雷米的职业竟然是一名混迹于好莱坞多年的化妆师,他最擅长的技术就是塑型化装,他可以栩栩如生地将一个人变成另外一个形象,这种技术现已被广泛应用在好莱坞的科幻、玄异电影中


如此一来,困惑布菜恩的疑团——复活的卡洛斯以及平空冒出来的第二个布莱恩就迎刃而解了


  布莱恩将自己的猜测通过欧文与格伦进行了交流,然后将计就计地联手导演了这出“反间计”


雷米被捕后,警方果然在他的住所搜出用来装扮卡洛斯和布莱恩的假脸模


  至于死而复活的雪儿,则是警方聘请了另一位精通此术的化妆师


布莱恩用以其人之道还制其身的手法,终于使史蒂夫败在自己设计的圈套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