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山埋尸案



  1、荒山惊魂   天已经很黑了,刘畅和周莉还在山里走着


  刘畅和周莉是对情侣,趁着周末来这郊外山区散心,谁知下山时走错了路耽搁了不少时间


好在他们是自己骑车来游玩的,车就放在山下的一个饭店,因此不用担心赶不上回城的车


正由于这个原因,他们在荆棘丛生的山道上不紧不慢地走着,一边吹着凉凉的山风,一边听着夜色中野虫的鸣叫


  拐过一个弯,他们忽然发现不远处的一块大石头后,有几个人拿着明晃晃的手电筒正在挖着什么


两个人很好奇,商量了下,悄悄地朝着大石块摸过去,想看看那里究竟会挖出什么样的宝贝


离大石头还有一段距离的时候,已可以看清那些人挖的到底是什么了:是一个大大的坑,坑的旁边有一个人一动不动地躺在地上,仔细一瞅竟然是具尸体!   刘畅的头皮“轰”的一下一阵发麻,而周莉的手紧紧抓住了他的胳膊


  两个人蹲在一人来高的野荆丛后,紧张得不知如何是好,好一会儿才缓过神来


他们觉得最好的方式便是趁着那些人还没发现,赶快悄悄溜走


刘畅拉着周莉的手,猫着腰正要离开,突然一阵狂躁的摇滚乐响了起来,那是周莉衣兜中的手机的铃声


这用摇滚乐设定的铃声,在寂静的山野响起就如炸雷一样


  那些人一下被惊住了,恐慌地喊:“谁?”   见已暴露,刘畅和周莉撒腿就跑,身后那些人也停止了挖坑,举着手电筒朝声音发出的地方追去


  两个人慌不择路,顾不上灌木丛的针刺扎入的疼痛,深一脚浅一脚没命地逃着


正跑着,周莉突然“哎哟”一声,栽到了地上,原来她踩入一个石坑身体失去了平衡


刘畅急忙将她扶起来,周莉忍不住一直“哎哟”地叫着说:“脚崴了!”   眼见后面手电筒越来越近,刘畅蹲下身要去背周莉,被周莉一把推开了


她朝刘畅低喊:“你快跑!如果你跑了,我还有的救,不然咱俩都没命了!”   刘畅犹豫了下,想想周莉说的确实在理,只好咬咬牙,丢下周莉朝山下飞速奔去


  到了山脚下马路边,刘畅停下来回头朝山上望,见半山腰几把手电筒四处晃了晃,折返回去了


他这才掏出手机,拨打了110


  10多分钟后,几辆警车赶了过来,刘畅将经过简单地说了下,便带着警察朝山上跑去


  到了半山腰与周莉分手的地方,可是找不到周莉的身影


刘畅着急起来,这时一个警察喊了起来:“这儿有个手机!”   刘畅俯身去看,见一个粉红色的手机躺在一丛莎草上,那正是周莉的手机


捧着手机,刘畅止不住哭了出来


这时带队的大个子警长在他肩上拍了下:“先别哭,赶快带我们去埋尸的地方,说不定他们现在还没跑远


”   听了这话,刘畅擦了把泪,带着警察朝那块大石的方向追去


  2、陌生来电   等到了大石块后,早已不见一个人影,只有地上的一层新土,大坑已经被填上了


  大个子警长让警察分散开四下搜寻,同时向山下留守的警察打电话,通知送几把挖土的工具上来


几把铁锨送上来后,几个警察开始挖起那些新土,搜寻的警察也都陆续回到大石块旁,向大个子警长汇报没发现一个人影


  “看来,他们把她带走了!”一直捧着女友手机的刘畅焦急地说


  大个子警长没有吭声,只是紧盯着正挖着的土坑,让挖土的警察别停歇,轮流替换着挖


  一会儿,坑被挖开了,里面赫然现出了一具穿着西服的中年男子尸体


  大个子警长这才松了口气,转身对刘畅说:“起码现在看来,你的女友还是安全的


”说完,他让法医开始做尸体鉴定,同时让人带刘畅离开现场,回局里让技术人员根据刘畅的描述,用电脑合成嫌疑人相貌


  就在這个时候,刘畅的手机响了起来,他看到来电是个陌生号码,接起来后一个男低音问:“你是刘畅?”   “是,我是刘畅,你是?”刘畅疑惑地问对方


  对方没回答他这个问题,而是继续说着:“你女朋友现在在我这里,你马上过来,来晚可就麻烦了!”   “你在哪,告诉我你的地址!”刘畅急急地大喊


  “乡野茶庄一号店,可要快点来哦!”说完后,对方挂了电话


  放下电话,刘畅把来电人的话向大个子警长复述了下,大个子警长听后,留下几名警察继续勘查现场,自己带上其余人朝山下跑去


  乡野茶庄是马路边一溜卖茶的商铺,起初当地山民将采摘的茶叶在路边售卖,卖给过往的司机和乘客,后来渐渐发展成了一个个的商铺,卖的也不光是本地茶叶,外地茶叶也同时经销,已经成了批发市场


而茶庄一号店显得比较偏僻,别的商铺都是紧挨着的,唯独它隔了一个山嘴独处着


  到了一号店,院子大门敞开着,屋内灯光亮堂堂,隔着门缝,大个子警长看到一个满脸伤痕的女孩坐在椅子上揉着脚踝,而一个男的来回踱着步子,不时回头问女孩话


大个子警长向身边的几名警察比划了几个动作,然后将手枪上了膛,后退半步,一脚踹开门扑进去,对着那男子喊:“不许动!”   另几名警察则握着枪,在屋内四处查看着


  男人很惊慌地望着警察:“你——你们这是干啥?”   “干啥?”大个子警长紧盯着这男人,“其他人呢?”   “什么其他人?是说我老婆吗?”男人更迷茫了


  这时,椅子上坐着的周莉醒悟过来,赶忙说:“不,不,他不是坏人!”   看到刘畅也走了进来,周莉激动地擦了把泪,向警察述说了整个事情的经过:和刘畅分开后,周莉尽可能地寻找旁边能藏身的地方,朦胧的月光下,她看到不远处有一大片黑乎乎的草丛,便钻了进去


后来,她听到那些追过来的人说“朝山下跑去了”,随后又听到说“赶紧回去把坑填上”,之后就只听到匆忙离去的脚步声


她这才明白过来,刘畅往山下跑的身影,使得那些人没有想到有人就钻在他们脚下的草丛里


待他们走后,周莉赶忙也朝山下移去,可由于摸错了路,跑向了另一个下山的方向,然后到了茶庄一号店,遇到了店老板


店老板看她满脸划伤,又见她脚踝肿得厉害,便要打120


周莉想先给刘畅打电话报平安,可掏手机的时候才发现手机不知道啥时候没了,于是只好让店老板给刘畅打了电话,没料到却被警察误以为他是坏人


  原来是虚惊一场


  大个子警长将枪收起来,看了下周莉的脚踝,不待救护车来,赶忙将她扶上警车,送往了医院


共2页: 上一页12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