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凤瓶之谜



  无风瓶自倒   乾隆年间,耒阳县有个秀才,叫汤甲午


这一年,汤家盖了一栋新宅


搬进新宅不久,汤甲午就像变了个人似的,整日痴痴傻傻,茶饭不思,一坐一整天,不说一句话,人们都说他撞了邪


汤甲午的妻子汤谢氏心里着急,请郎中到家里给他诊病,他却说自己没病,把郎中轰了出去


  一天上午,汤谢氏从街上买菜回来,一进客厅,猛地看到汤甲午倒在地上死去了,地上还有一堆呕吐物


她不由得惊叫一声,冲出屋去……   正午时分,耒阳县知县苗文龙坐着官轿,在一班衙役的前呼后拥下来到了汤家


  勘察完现场,苗文龙向汤谢氏了解情况


汤谢氏抹着眼泪说:“回老爷,我家搬进新屋不久,夫君就像变了个人似的,整天不言不语,坐在家里发呆……”   苗文龙问:“他是什么时候变成这样的?”   汤谢氏说,大约一个月前的一天,他们夫妻两人坐在客厅里,一个在看书,一个在择菜,突然,响起一声瓷瓶落地的声音


两人吓了一跳,扭头一看,只见桌上放着的一对青花龙凤瓶中的龙瓶摔落在地


当时屋里只有他俩,也没小狗小猫,更不见老鼠,屋外也没刮风,龙瓶怎么會莫名其妙摔落在地?夫妻俩百思不得其解


也就是从那天开始,汤甲午变得痴痴傻傻了,他似乎整天都在想着这个问题,苦于解不开这个谜团,人就变得有些神思恍惚了


  苗文龙点点头,走到客厅桌旁,看了一眼桌上的凤瓶,他猛地呆住了,只见这只青花凤瓶长颈阔肚,上细下圆,瓶上面除了画有一只凤以外,还刻有一些古篆,看起来像是符箓咒语


这不是一只普通的青花瓶,显然,汤家人并不知道它的珍贵,否则不会这么随意地摆放在桌上


  苗文龙不动声色地抬起头看着凤瓶上方的房梁,若有所思,半晌后说:“我想应该是这样,那天,一条蛇顺着房梁而下,欲栖身凤瓶,蛇头入了凤瓶以后,蛇尾在摇摆中将龙瓶扫落在地


”   “啊!”汤谢氏听了,不由得愣住了


呆了片刻,她转身从门后摸出一根竹竿,说:“若真像老爷说的这样,岂不解了我夫君心中的谜团?龙瓶既已碎,我还留着凤瓶干什么?”说着一扬手,准备用竹竿把桌上的凤瓶扫落于地


苗文龙一把抓住竹竿,说:“且慢,别坏了这只青花瓶,让我来


”   苗文龙走上前去,两手小心地端起桌上的凤瓶,倒过来,摇了几摇,只听“啪”的一声,瓶口掉出一条花蛇


一个衙役抢上一步,一脚将蛇头踩为肉泥


  汤谢氏钦佩地叫道:“老爷果真说对了


”随即,她又号啕大哭,道:“可怜我夫君被这事折磨得人不人鬼不鬼,现在又无故身亡,天啊……”   玄机梁上藏   苗文龙把凤瓶小心放好,叹了口气,说:“他这个读书人,遇到问题非要得到解答,可用书本知识又解释不了,于是走火入魔……”   说到这里,苗文龙心里一动,再次走到汤甲午倒地身亡的桌旁,抬眼细看上面的屋梁


新漆的梁是不会积留灰尘的,苗文龙细细一看,梁上有一小块地方未曾漆到,上面似乎还有一个小洞


  苗文龙令衙役搬来一架竹梯,登梯而上,用手摸那小洞,手上沾了一些滑腻腻的东西,仔细辨认,那滑腻腻的东西竟然是蜡


  苗文龙不禁仰天大笑,说:“哈哈,好个狡猾的家伙!”   从竹梯上下来,苗文龙告诉汤谢氏,有人借油漆屋梁的机会,在梁上挖了一个小洞,里面装满了砒霜,然后用蜡封住


汤甲午坐在下面喝茶,热气上升,蜡化了,砒霜就撒在了茶碗里,汤甲午喝了茶水后中毒身亡


  说完,苗文龙从身上拿出一根银针放进桌上的茶碗中,银针果然变了色


  汤谢氏见状十分震惊,她说漆工是邻村的周十五,苗文龙当即派出衙役把周十五拘往县衙


临走时,苗文龙对汤谢氏说:“你家龙凤双瓶龙瓶已碎,我家正好有一只龙瓶,可否把你家的凤瓶卖给我,配成一对?”   汤谢氏一听,赶紧抱起凤瓶递到苗文龙手里,说:“若不是老爷出手拦着,凤瓶也早已被我打破了


老爷救下凤瓶,这凤瓶就是您的了,请拿走就是


只盼老爷早日破案,给我夫君昭雪……”   回到县衙,苗文龙当即提审周十五


周十五不待用刑便如实招供,原来,他曾向汤甲午夫妇借了八两银子,一直没能还上,眼见利息越滚越多,心里着急


有一天,汤甲午请他去自己的新宅做油漆活儿,他就想出了这么个办法,计划把汤甲午夫妇毒死,不想只毒死了汤甲午一人


  由于周十五认罪伏法,整个案子就此了结


  苗文龙破了这个“投毒杀人案”,不仅受到汤谢氏的感激,也受到当地百姓的赞扬,更得到了上司的赏识


三个月后,苗文龙调到衡州任知州


  案中还有案   时间一晃过去了一年,这一年,乾隆驾崩,嘉庆登基


乾隆死后一个月,嘉庆皇帝宣布革除大学士和珅职务,下狱治罪,并查抄了他富可敌国的家产


在抄没的家产中,嘉庆看到有一只青花凤瓶乃衡州知州苗文龙所送,不免略感惊讶:龙凤瓶一般成对送人,苗文龙为何独送一只凤瓶给和珅?   一旁的刘墉回奏道:“皇上可别小看了这只凤瓶,它可是天下独一无二的珍品


”   嘉庆问刘墉怎么个独一无二,刘墉说:“回皇上,这种外凿咒文的器物,都是湘西辰州秘制,工艺早已失传


现在能见到的,几乎没有完整成形的,唯有这只凤瓶是完整的,它最不为人所知的地方是瓶里内壁刻有图画


臣问过和珅,无论多么寒冷的天气,往瓶里注水,水都不会被冻住,甚至在冰天雪地中把手指探进瓶里,都可以感觉出里面的水不是凉的


如果往瓶中注入热汤热茶,在一天之内也都像是刚刚在炉子上烧开似的


”   嘉庆大感惊奇,说:“这往瓶里刻图,怎么刻呢?”   刘墉说:“回皇上,臣也不知是如何刻的,臣刚才说过此项工艺已经失传


根据这个瓶的特性,臣大胆猜测此瓶内壁刻有一幅火图,水才不会结冰


”   嘉庆一听,来了兴致,当即说道:“那就打破了它,来验证一下你的猜测


”   刘墉道:“皇上且慢,这凤瓶如今世上仅剩下这么一只,打破了就……”   嘉庆一摆手,说:“不打破,怎么知道你所言是真是假?”   刘墉没法子,只得捧起凤瓶,“啪”的一声摔在地上,凤瓶当即碎为数片


刘墉拾起碎片一看,发现瓶子原来有两层瓶壁,在夹层中刻着一幅鬼工催火图


那鬼工青面獠牙,执扇引柴烧火,刻画得极是精细


  嘉庆看后,不由连连咋舌,说:“原来是这么个不吉利的东西,摔了它,朕一点也不心疼


还有这个送瓶的人,逢迎拍马,为官不正,朕觉得他多半有问题,你马上派人去查一下


”   刘墉当即派自己的学生马吉去了衡州


马吉很快查清,这凤瓶是苗文龙当年在耒阳县审理一起“投毒杀人案”时从死者家属那里得来的


刘墉感觉那案子可能有问题,又让马吉去复查此案


  马吉先调阅了案卷,然后带着一位富有经验的仵作来到耒阳,在征得汤家人的同意后,挖开了汤甲午的坟茔


  仵作仔仔细细地忙活了半炷香的时间,最后禀告道:“大人,死者的骨头全是白色的,由此推断,他不是中毒而死


”   马吉捻着胡须,点了点头,说:“再验


”   仵作又忙活了一阵,禀告道:“大人,死者头骨内有血迹,应是中风而亡


”   马吉点了点头,事情终于清楚了:当初汤家新宅内龙瓶无故落地粉碎,汤甲午百思不得其解,苦思冥想,郁积于胸,造成脑出血中风身亡


而桌上那碗有毒的茶水,汤甲午身亡时根本还没来得及喝


  苗文龙是湘西辰州人,当年他在汤家一眼就认出了那只秘制凤瓶,审案时一心想着把凤瓶诓到手,未认真验尸就草草断案,误判作了投毒杀人


事后他将凤瓶送给和珅,接着就如愿升为衡州知州


  案子真相大白之后,嘉庆皇帝依律惩处了苗文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