巧破明日案



  陆浑县有个叫刘霸天的人,仗着自己姐夫在京城当官,衙门不敢管他,就在县里胡作非为,惹是生非。因此人称躲着走,意思是别人一听见他的声音就赶紧躲着走,生怕招惹了他。但躲着归躲着,街面上那些做生意的却是躲不开的。刘霸天进了店,白吃白拿,谁敢说个不字?


  这天,陆浑县人突然纷纷奔走相告,说钦差柳一先要来视察民情了,据说这柳一先为官清廉,嫉恶如仇,是出了名的清官,看来这次能好好整治一下这个刘霸天_了。可再仔细一想,大家就高兴不起来了。为啥?因为这刘霸天虽然白吃白拿,但他还留了一手,就是给每家商户都打了欠条!人家又没说不还,只是到现在都没还罢了。合情合理,你拿他有什么办法?想到这里,大家不免都有些沮丧。


  没过多久,柳一先果然到了陆浑县,他让人在县衙门前贴了告示,让百姓有冤伸冤,自己一定会还百姓一个公道。


  一时间,县衙门前被围了个水泄不通。大家你一言我一语议论纷纷,却没有一个人敢贸然上前告状。柳一先坐在大堂上,早已从百姓的神态中看出了几分苗头,但却没人站出来,他叹了口气,然后微微一笑说:父老乡亲们,你们不要惧怕,只要你们说出来,本官定会为你们做主。


  话音刚落,果然有个人从人群中走了出来,双膝跪地大叫一声:大人,请为小民主持公道!大家举目一看,原来是和乐酒楼的老板何大成。这何老板的酒楼原本生意挺红火,可是最近却悄悄关门大吉。大伙心里都清楚,这都是躲着走刘霸天给害的。原来,和乐酒楼有道招牌菜叫力挺千钧,是用熊掌为原料,加上秘方烹制而成,美味可口,可自从刘霸天吃过一次后,便上了瘾,不光自己天天吃,还叫上了那些狐朋狗友时不时去吃上一顿,不用说,他从来都是只打欠条不付账的。不久,这和乐酒楼就被这群人吃垮了。


  柳大人一见有人站了出来,便问道:你有什么冤情尽管讲来!


  何老板犹豫了一下说:大人,我告前门刘霸天白吃白喝,欠账不还,拖垮了我的和乐酒楼!


  柳大人一听,问:可有证据?


  何老板慌忙从口袋里掏出一沓纸呈了上去。柳大人一看,顿时眉头拧成一个疙瘩!这是一沓欠条,第一张上写着:本人欠和乐酒楼餐钱白银十两,明日定当还清!落款正是刘霸天。这一沓欠条算下来,足足有七百两。


  柳大人立刻差人去传刘霸天。不大一会儿,刘霸天便走进大堂,狠狠地瞪了何老板一眼,然后转过身来对柳大人恭恭敬敬地行了礼,跪在堂下。


  柳大人问道:刘霸天,有人告你欠账不还,可有此事?


  刘霸天忙答道:大人,欠账确有此事,但不还却是没有的事l


  柳大人命人把欠条叫刘霸天看了,厉声说:有欠条为证,你还要狡辩?


  刘霸天看了欠条,微微一笑,慢条斯理地说:大人,我确实欠了和乐酒楼的钱,只是请大人看清楚,我说明天一定还,可是没到约定的期限,我可有理由不还啊!


  柳大人一听,愣住了。跪在堂上的何老板急了,带着哭腔说:大人,其实期限早已经到了!我今天要,他说明天,我明天要,他又拿着欠条说,明明是明天还,你今天怎么来要?这样循环,明天永远是明天,我这钱不是一辈子也要不回来了吗?


  柳大人再一愣,拿过欠条又仔细一看,欠条竟都没有落下时间。他顿时吸了口气,这刘霸天看来也不是个笨人,明明是耍赖,可说出来却没有把柄,真是难缠啊。


  柳大人思忖片刻,笑了,然后也不理何老板的苦苦申诉,对刘霸天说:既然如此,本官也无话可说,不过这事传出去,你老有欠条在别人手上,人人都是你的债主,你的脸上怕也挂不住吧。我想出个主意,给你解解围,你看怎么样啊?


  柳大人一说完,何老板和大堂下的百姓顿时目瞪口呆,都失望地摇了摇头,看来,这清官的传闻也不能当真,这柳一先终究还是向着有权势的人啊。


  一听这话,刘霸天来了兴致:请大人明示!


  柳大人把刘霸天叫到面前,小声说道:这样,你要愿意挨十大板子,你欠的钱就由本官做主一笔勾销!


  刘霸天听了一愣,心想,不还钱是好事,但这板子可不是好挨的啊!但转念一想,人家是朝廷命官,自己再有权势,也要给人家一点面子,自己姐夫在朝为官,都是同僚,说起来以后也好交代。反正也就十板子,干脆还是见好就收得了。想到这里,刘霸天点头答应。


  柳大人呵呵一笑,当堂宣布,刘霸天愿挨十板子,所有欠账一笔勾销,最后点头笑道:好了,这案子就这样了,一个失财,一个挨打,公平合理啊!


  何老板顿时指着柳大人愤怒地叫道:好啊,什么清官!原来也是个官官相护的黑官啊!


  柳大人听了大怒,令人把何老板押了下去,然后写下判词:陆浑刘霸天欠和乐酒楼餐钱七百两,愿于今日挨十大板子相抵!从此一笔勾销,永不再提!


  判词一出,刘霸天签字画押。接下来,几个衙役上前,按下刘霸天一阵噼里啪啦,这十大板子打得他疼痛难忍,禁不住大声叫嚷起来。可这哀号声却化解不了百姓心中的怒气,心说这十板子就能抵七百两?实在是太便宜这个刘霸天了看来这个清官也不过徒有虚名罢了。


  到了第二天,天刚蒙蒙亮,陆浑县的大街上就响起了敲锣声。敲锣的衙役一边敲锣,一边大声嚷嚷,说今天要审刘霸天欠和乐酒楼银两一案。


  这下,百姓们都糊涂了,这案子不是昨天已经审结了吗?板子也打了,账也销了。怎么今天还要审,该不是有什么变化吧?于是,大家一早就赶到县衙去看热闹。


  柳大人端坐在县衙大堂之上,命人把刘霸天带上来,说要打他十大板子。


  刘霸天一到大堂,就大呼小叫起来:柳大人,判案怎么能出尔反尔,昨天已经打过我十大板子,今日为什么又抓我来打啊?


  柳大人哈哈一笑:昨天的判词你可听了?


  听了。


  听了就好,判词上明明说愿于今日挨十大板子相抵’,你想抵赖不成?


  刘霸天一愣,气急败坏地说:到了明天还不是今日,照这槔;我还不是天天要挨一顿打?


  柳大人呵呵大笑,然后正言道:正是这样,本官在如此,即使本官走了,这张判词也会交由县令遵照执行!这可是你签了字、画了押的!你还有什么话可说?


  刘霸天一听,这才反应过来,柳大人这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啊!他顿时目瞪口呆,瘫软在地上,无奈地叫道:我还,我还!和乐酒楼的钱我一定还上!


  柳大人正色道:那其他人的钱呢?


  刘霸天垂头丧气地说:我都还,我都还。


  柳大人厉声说道:刘霸天,你听好了,这张判词我会一直留着。今后,你如有任何为非作歹之事,我就让人按这判词每天都打你十板子,打到你服帖为止。


  刘霸天这下什么气焰都没了,连声说:服,服,我现在就服了。


  衙门前的百姓此时终于明白了到底是怎么回事,人群中顿时响起了笑声和掌声。


  从此之后,刘霸天完全像换了个人,看到谁都躲得远远的,真正成了一个躲着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