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P救美



  阿P老婆近来脾气见涨,疑心病特重,使得阿P很不开心。


  昨天,儿子没有草稿纸,阿P特地赶到城里给他买了十本便笺,回来后,高兴地对儿子说:儿子,你看我买了好多纸给你了。说完就将便笺掏出来放到儿子手上。


  谁知,他老婆听后,非常气愤,咬牙切齿地说:你是怎么说话的?咒起自己的儿子来了,我知道你现在在外面有了相好的,巴不得希望我们母子早死!


  阿P莫名其妙,不知道是触动了他的哪根神经,便将儿子拉到旁边,小声问:你妈妈今天怎么了,是不是你淘气了?或者是哪个女的给我打电话了?


  儿子摇了摇头。


  阿P感到很奇怪,仔细想了想,恍然大悟,原来是自己不该说给儿子买纸,应该说是买草稿纸,她多心了。


  阿P赶忙解释,谁知越解释她越气,还说昨天晚上她梦见阿P和一个漂亮的女子生活在一起,要她说出那个女子的姓名,她要到法院去告她个重婚罪。阿P听了觉得老婆简直不可理喻


  怎么有这样不讲理的人?他想,秀才遇到兵有理讲不清,我干脆到外面去散散心,不怕狠上天,就怕人不沾,看你能将我怎样。


  他一个人漫无目的地在公路上行走,边走边想,一想到老婆那种一生气就要将他生吞活剥的样子,他就感到很伤心,觉得生活太没有意义了。


  这时,刚好有一辆客车在他身边嘎然而止,一位漂亮的售票员伸出头,笑容满面地问道:师傅,你搭车吗?


  阿P本想拒绝,但看她那么热情,又特地停了车,便鬼使神差地上了车。


  经过两个多小时的奔波,他来到了省城,下车后,他付了车费,一摸口袋,只有126元。


  看来,只够我吃方便面,住私人小旅馆了。


  他沿着大街向前走,不知不觉间走到了一坐高楼下,他一看,起码有二十层高,下面人山人海,他像刘姥姥进大观园,觉得一切都是如此新鲜,看得他目不暇接,眼花缭乱。


  突然,他听到一声女子的惊呼:不好了,有人要跳楼!阿P闻言,抬头向楼上看去,只见一个穿红色衣服的女子正端坐在楼顶的墙边,手中拿着一根棍子样的东西在地上画着什么,一会儿看看远方,一会儿看看地下,好像正在进行着激烈的思想斗争。


  阿P见状,立即不顾一切地向楼上奔去,一边跑一边喊:闪开!闪开!有人要跳楼,快打110,快!。


  他一口气来到楼顶,发现那位女子还坐在那里,一动不动,为不吓着她,阿P模仿影视剧中的动作,轻轻向她靠近,10米,5米,3米,1米,突然,阿P闪电般地伸出双臂,一把抱住那女子,就地翻了几个滚,将那女子带到楼顶中央……


  这时,众人也纷纷赶到,阿P拍拍身上的灰,自得地昂起了头,感觉自己今天不虚此行,如果不是他,这个女子很可能早已见阎王去了。


  你干什么?这时,从人群中走出一个满脸酒气疙瘩的男子,他不问青红皂白上去就给了阿P一把掌。


  我正在给我女儿拍作画写真,你干吗要影响我拍照,为什么诬蔑说我女儿想跳楼,将如此多的顾客引上来,坏我女儿的名声。那男子还想伸手打阿P,幸被随后赶来的警察拉开。


  神经病,你把我的身子摔得生疼。那女子气愤地说。


  阿P一看,果然那男子手中拿着一台摄像机,女子手中拿着画笔,阿P被弄得面红耳赤,真想自己从楼上跳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