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凤配



  姓龙的男子


  


  明太监刘瑾专权年间,江南地区出了个王员外。他乐善好施,深得这沿江一带百姓的尊敬。而他还有一个爱好,就是热衷于交友,所有天涯游人、江湖浪子,只要上得门来,他都热情款待,诚心结交。正因此,年复一年,门下的食客总保持在数百人。


  


  话说这年的夏末秋初,王员外的家门,突然就来了一人。看那人潦倒落魄,貌不惊人,管家阿福心里不禁冷哼一句:又来了个蹭饭的!但他虽然心里不悦,表面上却是很热情的。因为他清楚员外的为人,要是怠慢了客人,他又要受罚了。他哈着腰,双手一揖,请那人进来。


  


  那来人可好,正眼也不瞧阿福一下,径直就走向内屋大厅。王员外见客人上门,就恭敬地抱着拳上前,一揖道:有朋自远方来,王某幸甚,幸甚!那来人却不打话,微微一揖,就在宾客位上坐下。王员外讨了个没趣,也不恼怒,转向阿福道:阿福,快快上茶!阿福应声去了。王员外微笑道:不知兄台尊姓大名?龙璧玉!对方冷冷地答道。王员外一见对方傲慢清高,也不好再问,敬过茶,就吩咐下人把龙璧玉带到客房下榻了。


  


  这龙璧玉一住下,几乎是足不出户。一日三餐都得下人送上门去,吃完了,碗碟也就摆在门口,由得下人去收拾。王家大大小小的事他也不过问,也不想别人来过问他的事。虽然这样,王员外还是以礼相待,众食客们纷纷替王员外鸣起不平来。他们对龙璧玉是冷嘲热讽,嗤之以鼻,但龙璧玉就是不理不睬,依然我行我素。


  


  就这样日复一日到了来年的初春。冰雪融化,休整了一个隆冬的渔民们,又迎来了他们最喜爱的季节。王员外正品着香茗想着,阿福就急急赶上楼来了。一见王员外,上气不接下气地张口道:老爷,渔夫张九叔夫妇说有急事求见!王员外一听,心感事态危急,当下沉吟一声,就下得楼来。


  


  只见那张九叔夫妇跪在地上,早已泣不成声。一见王员外出现,二话不说,就磕起头来。王员外一见,急急上前扶起张氏夫妇,开口道:九叔九婶,快快请起,有事坐下再说。


  


  张九叔方一坐下,带着哭腔开口就道:王员外呀,你得可怜可怜一下我这老两口呀,我求你救救我的闺女吧!说着,又起身要跪下磕头。王员外一把扶住,要张九叔把事情细细道来。


  


  原来,这张九叔一家三口,以打鱼为生。他们的女儿到了婚嫁的年龄,两口子就格外卖力,打算多赚点钱,好给女儿置嫁妆。哪知昨晚出海,竟遇着了海盗。那是一帮常年在这一带出没的海盗,经常打劫渔家,神出鬼没,官府也拿他们没办法,只能任由他们胡作非为。他们见张九叔的女儿长得颇有几分姿色,就抢过去要给海盗的头子做老婆。这张九叔一辈子就这么个女儿,被海盗抢了,还不等于要了他的老命?他于是急急去报了官,哪知官府爱理不理,他们无奈,只能求助于王员外!


  


  王员外听得内情,一腔热血早已沸腾。他一口就答应了张氏夫妇,承诺一定将他们的闺女完璧归赵!九叔夫妇一听,千恩万谢后放心离去。


  


  王员外这么有把握,是因为他相信他的众多食客里必有能人,定能出手帮忙把张氏女儿救回来。他于是召集了所有食客,从中寻找勇士。哪知众食客一听要与海盗作战,都心生怯意。细想一下,别说那些海盗个个都是亡命之徒,单说在那汪洋大海作战,一不小心,也容易葬身海底,此举实乃九死一生。官府尚且无能为力,一介武夫又怎么能与之抗衡呢?


  


  王员外一见此景,悲从心生。但也难怪众人,谁的生命不可贵。于是他长叹一声:罢了罢了,大家回去吧。就准备遣散众人。正在这时,人群里却突然传来了一声不屑一顾的冷哼。众人目光一聚,竟是龙璧玉!


  


  王员外心下一喜,问道:莫非龙壮士有良策?龙璧玉也不客气,道:区区海盗,不足为虑!这轻狂的少年,此话一出,顿时引出一片嘘声。哦?那龙壮士是否方便出手相救呢?王员外是大喜过望。这救人嘛,不过举手之劳,只是在下有一要求,未知员外能否应允?有何要求壮士请讲,王某能办到的定当答应!那好,我要员外让在下与小姐共处一室!龙璧玉此话一出,更是引发轩然大波。哪有这样的道理?为救别人的女儿,倒要牺牲自己的女儿,这不明着是为难王员外吗?你这是要王某将女儿许配给你?龙璧玉略一沉吟,答道:这倒未必,龙某只是要求与小姐共处一室!你这……这不分明是无理取闹吗?王员外当下心里来气。哪怕你要我将女儿许配给你,也当明媒正娶呀,这样名不正言不顺,孤男寡女共处一室,你叫王小姐和她父亲颜面何存?但王员外还是强忍怒火,心想自己一言九鼎,答应了张九叔的就绝不能食言!于是他沉声道:若然我依了你,你是否就能将张九叔的女儿毫发无损地救回来?这个一定!好!君子一言!驷马难追!龙璧玉接过话头说道,当下就一掠出了门。


  


  望着龙璧玉远去的身影,大家都劝王员外三思。但王员外心里自有打算,如果龙璧玉真的能于众海盗中救出张氏女儿,便说明他的确有过人之处,女儿许配给他,也不叫委屈。要是他无能,自己也就不必履行诺言……


  


  而事实证明龙璧玉确非一般人。次日一早,人们就看见张氏女儿已经完好地被送回了家。据当天打渔回来的渔夫说,当天晚上那艘海盗船突然火光大作,接着就是兵戎交加,但没几下就惨叫连连,之后就没了动静,只见一条人影背着一个女子,踏着一块木板,箭一般地凌波而去,隐没在夜雾中了。而天亮的时候,海盗船已经烧沉下去,而海盗的尸体都浮了上来,有好几十具……


  


  属凤的女子


  


  此事终告一段落,而王员外果不食言,同意龙璧玉住进了王家小姐的闺房。


  


  且说王家小姐王玉兰,这闺女长得十分水灵,活脱脱一个美人胚子。就是性子有点烈,脾气有点倔,王员外也得让她三分。这娃儿也怪可怜的,才一出生就死了娘,好不容易拉扯到会走路说话了,又遇上了火灾,头发都给烧了个精光,命儿也差点没了。好在老天有眼,可怜他王家这一根独苗。不久后,她就康复了过来,头上又长出了头发,等长了,活脱脱就成了一个凤冠,好不漂亮。上门求亲的皇亲贵戚,公子哥儿可是数不胜数,奈何她就是一个也看不上眼。对于再普通不过的龙璧玉,她更是不屑一顾。


  


  当天晚上龙璧玉就住了进来,玉兰也不怕,扬言只要龙璧玉碰她一下,她就挥刀自刎!龙璧玉面无表情,也由得她闹,临窗抱剑一坐,就闭目养起神来。玉兰一看,大为不解,她已做好和对方展开一番周旋的准备,想不到对方竟毫无非分之想,对她更是视若无睹。但她还是不敢放松警惕,握着剪刀是一夜未眠。


  


  然更奇怪的是,此后日子,龙璧玉也只是对玉兰形影不离,却从不越雷池半步。玉兰心下犯疑,但看到龙璧玉对自己没有非分之想,也就大为放心。渐渐地,她晚上也能安然入睡了,而龙璧玉则依然抱剑坐窗,闭目养神。两人井河两水,各不相犯!


  


  一天夜里,玉兰突然被一阵兵器相击的声音惊醒。一睁眼,竟不见龙璧玉坐在窗前。她大吃一惊,连忙翻身起床,临窗而望。这一望不打紧,只见龙璧玉正和一黑衣人相斗着。那黑衣人也使一把和龙璧玉一样的长剑,使的招式也和龙璧玉差不多。但龙璧玉的功力明显不如对方。黑衣人已经稳占上风,正逼得他节节败退!


  


  突然,那黑衣人冲天而起,一个翻身,一根针似的就插向龙璧玉,真是快若流星!龙璧玉刚才正给他一招逼得身形下沉,此时身在半空,无以借力。看来这一下是难逃一劫了!


  


  玉兰看在眼里,一颗心都已经提了起来,这些日子以来,龙璧玉的君子风度已经使她改变了看法,而在她心底,正日渐生出了一种莫名的情愫,那是她怎样压抑也压抑不住的!看着龙璧玉大难当头,她怎么能不担心呢?


  


  然而就在那剑尖即将刺进龙璧玉头顶的时候,猛一横身,信手一挥,一道白光射出。那黑衣人一见,急忙一闪,但那白光还是射中了他的左臂。黑衣人似乎对那白光很是害怕,当即用手指封住了肩头几个要穴,竟不再追杀龙璧玉,飞身而去了。


  


  龙璧玉作出最后一击,显然也用尽了全身的力气,身子就像断了线的风筝,栽倒在地。玉兰见此状,赶忙出来,把龙璧玉扶回房里。


  


  经过一番恶战,龙璧玉已经遍体鳞伤。玉兰把他扶到床上,就要去找大夫,但却给龙璧玉给制止住了。龙璧玉是练武之人,几下子就止住了血,他显然不想有外人知道他的伤情。但玉兰却坚持要一再追问,龙璧玉细想之下,觉得也是时候道出实情了。


  


  原来,龙璧玉是前朝一品侍卫龙赞的后人。龙赞受太监刘瑾所害,被五马分尸处死,他的后人也受到了牵连,无一幸免。好在龙璧玉自小被送往天山习武,逃过一劫!十年寒暑,龙璧玉和他的一个师弟方天鹏终于尽得师傅真传。但在他们即将谢师下山之际,想不到方天鹏竟下毒杀死了师傅,并且偷走了武功秘笈。他们自小都是以童子之身习武,童子功已经练得炉火纯青。但师傅说过,童子功练到了一定火候,就难再有进展。他们师兄弟均是属龙,要想突破此瓶颈,就得找一个属凤的女子,完成龙凤配,从而借助女子的精华使得阴阳平衡,方能臻至佳境!现在方天鹏偷走了秘笈,为了练成其中武功,他必定会去寻找那个属凤的女子!


  


  属凤的女子?十二生肖里没有凤呀!玉兰不解地问。龙璧玉喘过一口气,说道:所谓属凤的女子,乃是超乎十二生肖之外,在十二生肖作一轮回后,在旧生肖和新生肖交替的那一瞬间出生的女子。而出生后,还得历经一场大火,即所谓的凤凰涅,长出凤冠后,方能成为真正属凤的女子。这样的女子实属百年一遇……而不消龙璧玉再说,王玉兰就正是那个属凤的女子。原来龙璧玉之所以那么煞费苦心要与玉兰共处一室,形影相吊,只是为了保护玉兰不会遭到方天鹏的毒害!或许王玉兰不会知道,在她能熟睡的许多个夜晚,方天鹏都试过打她的主意,但都在龙璧玉的保护下得以幸免。这一晚,方天鹏再来的时候,因为有了秘笈而只差一个属凤的女子交合,他的武功也比从前高了很多倍,所以龙璧玉已经不是他的对手了,一阵交战,他已经身受重伤……


  


  龙璧玉说完的时候,就昏了过去。在玉兰的细心照料下,龙璧玉很快就康复了过来。在他养伤的这些天,他想得很明白,他必须要主动出击。方天鹏已经投靠了刘瑾,正成为刘瑾的一号爪牙。若再任由他这样发展下去,遭殃的不仅会是玉兰,更会是天下的百姓,整个大明江山!他也把这个想法对玉兰说了,并且表明,他明天就会找王员外对天下人说清楚,他与玉兰虽然共处一室,却是秋毫无犯。王玉兰还是清白之身!


  


  但玉兰并不在意所谓的贞节,她只是关心地问:你有十成的把握打赢方天鹏吗?龙璧玉的回答是没有,一成也没有!方天鹏的武功已经日进千里,他此去也只是抱着必死的决心,争取大家同归于尽!那你怎么才会有胜利的把握呢?玉兰再问。而龙璧玉只是望了她一眼,不再说话。那晚上你陪我喝一杯吧,就当是为你饯行!王玉兰说着就起身出去准备了!


  


  晚上的时候,一桌的美酒佳肴。王玉兰举起杯,先敬龙璧玉一杯。龙璧玉一饮而尽。又敬一杯,再一饮而尽……平时酒量很好的龙璧玉,三杯下肚,却不由得意志糊涂,思想混沌了。他似乎醉了……


  


  醒来的时候,已经日上三竿。龙璧玉一伸懒腰,不料身侧触及的竟是软绵绵的一片,伸手一碰,如摸明珠,如抚美玉!回头一看,天哪!竟是玉兰赤裸裸的身体!龙璧玉大吃一惊,掀被一看,床单上猩红点点,难道……


  


  这时,玉兰也已醒来,一看龙璧玉,竟是含羞答答,急急把脸蛋向枕边埋。龙璧玉一见,眼前是闭月羞花的睡美人,难道竟已被自己酒后给玷污了?龙璧玉不敢细想,当即一跃而起。这一跃竟差点就撞到屋顶上去了。龙璧玉的功力竟在一夜之间突飞猛进!然而——这更加印证了昨晚发生的一切,他真的占有了王玉兰的身子!天啊,他竟做出这种禽兽行为!他拷问自己:龙璧玉你还是人吗?


  


  玉兰半掩着身子,柔声说道:龙郎,你不要责怪自己。这一切都是我愿意的。是我在酒中下了药……我不想你有事。你可以为了天下苍生不要性命,难道我就不可以为了天下苍生而放弃贞节吗?你去吧,我等你回来!龙璧玉十分感动,他再说什么也是没有必要了,他深情地凝视着玉兰,突然一掠而起,消失在窗外的天空!玉兰则抱衣追至窗前,闪动泪光的眼珠里折射出的是坚定的目光……


  


  消失的龙凤


  


  龙璧玉此去,功力虽已大为增,长但还是没有必胜的把握,因为他没有秘笈,就算他内力再强,招式也是有限的。而方天鹏虽然内力有限,招数却是尽得秘笈真传,再说他还有童子功作为基础,实在难以对付!


  


  他们一交手,方天鹏就已经猜到龙璧玉已经得了属凤女子的精华。要不是那样,龙璧玉轻描淡写的一招,也不会有那么大的威力。所以方天鹏并不硬接,只是采取游斗的方法。他心里明白,这样耗下去,虽然自己的内力会大为消减,但只要龙璧玉的剑招用尽,就是他反击之时!


  


  果然,三百招过后,龙璧玉的招式已经用尽,威力顿时骤减。方天鹏一见,心下大喜,他立即采取攻势,再也不是一味闪避,而是开始主动出击!只见他剑尖一转,当即从龙璧玉左侧攻了上来。龙璧玉一见,大吃一惊,因为他也没有料到,方天鹏会突然发动攻势,而且一出击就是一个怪招。看方天鹏人剑合一,由下斜着往上刺,攻得猛,守得密,龙璧玉实在想不出破解的招数。但好在他有着深厚的内力,他凭空一掌击出,打向地面,并借助了这一鼓反弹之力,在空中一个翻身,总算避了过去。


  


  但方天鹏一占先机,就得势不饶人。他当即剑尖点地一弹,又攻了上来。他算得很清楚,现在龙璧玉招数用尽,正宜速战速决,否则再耗下去,自己的内力必定跟不上。而事实证明,他的战略是十分正确的。在他的一轮急攻下,龙璧玉只得节节败退,只剩招架之工,毫无还手之力。


  


  龙璧玉纵然能够再支撑一时半会,但迟早是抵挡不住的。如果不想办法扭转局面,必将成为剑下亡魂。但没有武功秘笈,自己始终是难以突破,这该如何是好呢?龙璧玉一面招架,一面苦苦思索。他记得从前师傅经常对他说:所谓剑之最者乃无剑。手中无剑,剑由心生,以气驭剑,无坚不破也!但他怎么也想不明白,手中无剑,还怎么去攻防呢?剑在心中,又何以招架呢?


  


  这么多年来他苦苦思索却始终不得其解,现在生死交战,又哪有时间容他思忖呢?对方的攻击是一波紧接一波。要不是有着超强的内力护体,他恐怕早已经一命呜呼!但现在方天鹏明显杀红了眼,他决定使出秘笈里最凌厉的杀招。方天鹏实在不能再拖了,因为他已经感到自己的内力正在告急,虽然他对这几个杀招也无绝对把握,但也只能冒险一搏了。


  


  刹那间,方天鹏的身形仿佛融入在空气中。他身法之快,令人目不暇接。只见一条人影在空中翻舞着,剑光交织成了一张巨网,把龙璧玉包围在中间。这张剑网正逐渐收缩,等它收紧之际,便是龙璧玉丧命之时!


  


  龙璧玉大惊,他从来没有见过如此犀利的剑法,方天鹏在剑网中已经找不到影踪,所以他也无从出击。他只能看着剑网越收越窄,他已经感觉到窒息!


  


  但龙璧玉又岂会束手就擒?他决定要绝地反击!他不再考虑自己的性命,只要保得天下黎民百姓安居乐业,就算死一千次,一万次,也是死得其所。一念至此,他不再犹豫,手中利剑离手,极力刺向剑网。自己也当即气沉丹田,将真气在体内运行。突然,他发觉自己正在蜕变,他已经不是一个人,而是一条龙,并且像是长出了一对凤翅,不仅可以随意腾跃,还可以自由飞翔。而在他的潜意识中,他和玉兰似乎已经心有灵犀,他能感觉得到玉兰正在焦急地等待着他的归去。而他,又怎么可以辜负了那个对他完全付出的女子?他的手中没有剑,但又像有千千万万把剑!那一把把的剑,正由他的心推动着,每一招,每一式,都凌厉无比,无坚不摧!


  


  方天鹏一见,顿感不妙。但因为没有内力作为支持,他已经控制不住自己的招式。只听砰——的一声,剑锋交鸣,火星四溅!方天鹏的身子被震飞得老远,撞在一块巨石上,闷哼一声就断了气……


  


  龙璧玉诛灭了恶贼,百姓是个个拍手称快。但他也为此得罪了刘瑾。刘瑾当即下令悬赏捉拿龙璧玉,官兵也无日无夜地四下搜寻他的踪迹。龙璧玉则带着自己心爱的玉兰过着隐居的生活,再也没有人见过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