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是我老婆



  大刚新开了一个打字复印社,门面不大,却雇了两个漂亮的女打字员。用大刚的话说:两个美女身边坐,不赚钞票也快乐。


  这天午休,两个打字员凑到一块聊天,话题无非是购物美容一类的。


  大刚也沏了一杯茶,一边喝一边盯着她俩看,跟看电影似的。


  她俩一看到大刚那色迷迷的样气儿就不打一处来。于是转变了话题。


  小玲说:结婚的男人没有一个好东西,都是吃着碗儿里的,看着锅里的。


  可不是,一看到漂亮女人就盯着人家看,就该把他阉了,让他看也白看。


  大刚听到这,不但不脸红还一块附和着说:说的好,我最恨这样的男人了。


  她俩一楞,心想:见过不要脸的,还没见过这样的,看看他还怎么说。


  大刚喝了口茶,摇头晃脑的说:这样的男人不但好色还很自私,看别人老婆时,恨不得长双透视眼,把人家里外都看透。可别的男人一看自己老婆,又要挖人家眼睛,又要杀人家。我看最该挖眼睛的就是他自己,要杀也该先杀他。


  小玲点了点头说:老板,你说的太深刻了,这样的男人不但有,还就在我们身边。不信你看,门口就有一个,他一直盯着那个要过马路的女人看,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


  大刚一看,跟触电似的,噌的一下站起来,骂道:这个混蛋,看我不把你眼珠子挖出来。


  小玲忙问:老板,他看女人关你什么事啊?


  大刚一边往门外跑一边嗷嗷的喊:那是我老婆,他看的是我老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