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P办实事



  最近,阿P家的巷子口有个下水道井盖坏了,露出一个黑乎乎的洞口。作为巷子全体居民心目中的平民领袖,阿P一边在洞口四周拉起红色警戒线,一边跑去找有关部门。哪知这一跑,把阿P跑晕了,进了哪个单位,都叫他去找有关部门。阿P被人家当皮球踢得团团转,跑了四五天,烟也散了整整一条,还是没人管。


  


  眼看那洞口接连吞了几只猫和狗,居民们怨声载道,阿P心里不淡定了:连这样一个小小的问题都解决不了,他阿P这面旗就算倒了!


  


  阿P决定另辟蹊径来点绝的。有什么绝招立竿见影呢?阿P在家苦苦思索至半夜,突然有了灵感。他兴奋地跑去敲楼上老胡家的门,咬着耳朵交代了一番。


  


  第二天一大早,两人来到洞口,老胡探头瞧了一眼,说:阿P,你还真的要下去呀?


  


  得下!不掉人,人家不会来。阿P胸有成竹地说,这叫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


  


  老胡皱着眉头说:下面可臭呢,你真的要亲自下去呀?要不咱们另外找人吧。


  


  阿P一摇头:不用,谁叫我是阿P呢!他找来一根长竹杆,哧溜一下就滑了下去。幸好下面的污水并不深,只到膝盖处,就是臭气熏天。


  


  阿P差点窒息过去,不过他很快挺了过来,捂着鼻子朝上面喊:快,给电视台打电话!


  


  过了一会儿,老胡趴在洞口说:糟糕,电话没人听,人家还没上班哩!


  


  阿P顿时傻了,说起来也怪自己操之过急,没考虑到这点。


  


  老胡叫阿P还是先上来,等人家上班了再下去也不迟。阿P一打量,下来还容易,要上去可就难了。没办法,我忍!可这一等就等了一个多小时,阿P被洞内的恶臭持续攻击,渐渐有些支持不住了。


  


  忽然,老胡兴奋地喊道:好消息,电视台上班了,说马上就派人过来。阿P,你再坚持一下!


  


  阿P顿时精神一振:你叫他们千万别忘了带摄像机来!


  


  哪知就在这时,洞口突然探出一个陌生男人的脑袋,大呼小叫地喊道:还真的有人掉下去了!别怕,兄弟,我是登山队的,马上救你上来!


  


  阿P心想不好,这家伙来得真不是时候。正想着怎么骗开他,那活雷锋已经爬了下来,把手一伸说:兄弟,受苦了。


  


  阿P往旁边一躲:大哥,不用了,我那个……


  


  活雷锋大声说:你还客气啥?难道你还想等着上电视?


  


  阿P忙说:哪里?怎么会?


  


  那就别磨蹭了,这儿能臭死人!活雷锋不由分说,拿一根绳索往阿P身上一套,把两个人牢牢绑在一起,喊了声,抓紧了!


  


  阿P哭笑不得,事到如今也没办法,心说也好,等你走了我再下来。


  


  只见活雷锋手脚并用,像只蜘蛛一样抓着石壁就往上爬。一眨眼,就轻轻松松把阿P背了上来。趁这机会,阿P大口大口地呼吸着清新的空气。


  


  那活雷锋拍拍阿P的肩膀,爽快地说:今天遇上我是你走运,以后小心点!说罢就走了。


  


  阿P好不容易喘过气来,老胡低声问:阿P啊,这下怎么办?电视台的人就快来了。


  


  我再下去。阿P咬咬牙,说,我可不能功亏一篑!


  


  老胡转身去拿竹杆,但已经迟了,电视台的车刚好来了。看到扛摄像机的记者向自己跑来,阿P立刻扑上去诉起了苦:记者同志,你们看看,这个洞害死人哪!


  


  带头的一个胖子一愣:你就是受害人?你爬上来了?


  


  阿P愣愣地点点头。胖子一脸的不悦:你都上来了,我们还拍个屁呀!


  


  阿P急了:拍拍这个洞也好啊,还有我这个倒霉鬼,我还没换衣服呢!


  


  胖子背着手,往阿P身上瞧瞧,往洞口瞄瞄,也不说话。阿P急忙掏出烟敬上,小心翼翼地问:您看,还是有一定价值的吧?


  


  胖子沉吟道:除非这样,你再掉下去一次,我们来个情景重现。


  


  阿P吓一跳:掉?怎么掉?我慢慢下到下面让你们拍,总可以了吧?


  


  非掉不可!胖子摇摇头,说,不掉不真实。


  


  阿P一咬牙,豁出去了,掉就掉,他又不是没下去过,无非是方式不同而已。


  


  胖子喊道:准备!阿P慢吞吞地走到洞口,顿了顿,把眼一闭,硬着头皮跳了下去。


  


  不料,胖子找来根绳子把他拉上来,摇摇头说:不行,不够自然,一看就知道是摆拍的!


  


  阿P哆嗦着说:那再拍一次!这回阿P假装平时走路的样子,往洞口走了几步,没有停顿就跳了下去,结果还是不够理想。就这么折腾了七八遍,胖子总算拍到了满意的镜头。此时阿P已被污水溅得满头满脸,浑身又脏又臭。周围围观的群众也越来越多。


  


  接下来,是电视台采访受害者和现场群众。不用说,阿P和大伙一致强烈谴责有关部门光吃饭不干事,任凭这个洞口在这儿害人。结束后,胖子跟阿P握了握手,说这片子明天晚上就能播出。


  


  记者一走,大伙儿纷纷拥向阿P,掌声与欢呼声经久不息。阿P自然意气风发,刚才所吃的苦头,全不在话下。


  


  第二天吃过晚饭,阿P就瞪大双眼坐在电视机前。哪知一直看到晚上十点,新闻都播了几遍,就是不见他掉洞里的镜头。


  


  阿P坐不住了,打了个电话去问胖子。胖子回答说:真是万分抱歉啊,今天刚刚接到通知,我们市正在迎接卫生城市检查,这个时候播出明显要唱反调,领导已经喊停了。


  


  阿P破口大骂:你坑爹呀!害我白跳了多少次!他气得把话筒就是一摔。


  


  这时,老胡带着左邻右舍拥了进来,大伙都说没看到新闻,问阿P是不是被人家耍了。


  


  阿P有苦难言,面对大伙怀疑甚至嘲笑的眼光,他猛地站起来大喊一声:我阿P不把这件事搞定,誓不为人!大伙瞬间静了下来。


  


  只见阿P铁青着脸说:事到如今,我不得不用杀手锏了!说着,他拿起手机拨了个号,喂,杨副市长吗?我是阿P呀,老同学,听不出来啦……边说边走进了卫生间。大伙一听阿P这两句开场白,纷纷惊讶得张大了嘴巴。


  


  过了一会儿,阿P打完电话出来,对大伙宣布:我阿P保证,明天,大家想看也看不到那个洞了!


  


  第二天一早,阿P刚走出门,几个邻居兴奋地冲他招手:阿P快来看,那个洞被盖上了!阿P背着手,慢悠悠地走过去。那个洞口果真已被盖上了井盖,好多人正在高兴地议论着,都说是阿P的功劳。


  


  阿P淡淡一笑:小菜一碟!我阿P想要办的事,有哪件办不成的?有些手段,我只是不想轻易动用罢了。说完,他在一片赞叹声中得意地走了。


  


  下午,阿P正在家休息,老胡惊慌失措地闯进来:阿P,外面来了一帮有关部门的,听说要找你呢!


  


  阿P心里一惊,随即镇定从容地走了出去。一看,巷子口停满了车辆,站满了戴大盖帽的人,有城管的,有市容办的,还有警察,把下水道井盖那里围得水泄不通。


  


  有人大喊:阿P来了!马上就有个大盖帽上来问:你就是阿P?我们是市卫生联合治理组的,听说这儿有个井盖坏了,正要来换,可是一看已经换好了,群众都说是你换的?


  


  阿P故作惊讶:不是你们换的吗?我是打了电话报告,可我哪有井盖换啊?


  


  话音刚落,警察上来了:阿P同志,昨晚市容所里失窃了一只下水道井盖,小偷作案的过程被监控拍到了,跟你有点像呀,麻烦你跟我们走一趟。


  


  围观的群众一听,都傻了:阿P偷井盖?


  


  好个阿P,虽然丑行被当场揭穿,但仍然脸不红心不慌,他大义凛然地振臂高呼:我跑断腿都找不到你们,如今不用找了你们却自个儿来了!我不偷你们的井盖,你们会来吗……就这样,阿P叫嚷着被警察带上了车。


  


  因为偷盗公共财物,而且又刚好撞上风头,阿P被拘留三天外加罚款才得以脱身。当他郁闷地回到巷子口时,只见那儿彩旗飞舞、锣鼓喧天,一条横幅挂在半空:欢迎阿P回家!阿P一扫郁闷的心情,激动地想:只要真心实意为群众办好事,群众就会爱戴,区区三天拘留加罚款又算得了什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