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望主妇的杀夫令



婚后日子不幸福 2013年1月31日,马丽流着泪坐在电脑前,她终于在网上找到了要找的内容:有人发布的“杀手帖”


帖子上宣称他们是职业杀手,收钱替别人办事消灾,并留有联系电话和QQ号码


马丽仔细记下一个电话和一个QQ号后,摸了摸自己那颗被丈夫差点打掉的门齿,长吁了一口气,瞅着摆在电脑桌上的丈夫的照片,她咬牙切齿地迸出一句话:“你对我无情,别怪我无义


” 时年28岁的马丽是河北省邢台市柏乡县人


丈夫蒋小雷是四川人,比她大6岁,在县城从事个体经营


两人于2010年8月结婚


婚后的日子从一开始就磕磕绊绊,两人常因一些琐事争吵,蒋小雷脾气火爆,一吵架就对马丽拳脚相向


马丽特别痛苦,恨丈夫不懂得怜香惜玉,恨自己没能看透他


但她爱面子,觉得家丑不可外扬,极力掩饰自己的境遇


她幻想着,等有了孩子,他们的关系或许会有所改善


可她的隐忍成了对丈夫的纵容


2012年6月,马丽的高中同学聚会,通知她去参加


马丽当时已怀孕4个月,赴宴前她精心挑选衣服,想打扮得漂亮一些


蒋小雷讽刺道:“看你兴奋的,不正常!有什么你特别想见的人吗?”马丽反唇相讥:“你这种人才不正常!”蒋小雷生气了,拉住她问:“我是哪种人?”马丽不想和他纠缠,试图挣脱他,被蒋小雷按在衣柜上动弹不得


马丽“呸”了他一口,蒋小雷觉得受了侮辱,竟然把她准备好的衣服哧的一声撕破了,马丽惊得目瞪口呆,内心生出无限仇恨


2012年12月,马丽生下女儿圆圆


孩子满月后不久的一天,发烧了,马丽一个人给女儿喂药,女儿哭闹着不肯咽下去,马丽喊丈夫帮忙,蒋小雷却无动于衷地坐在电脑前玩游戏


马丽气坏了,对丈夫吼:“姓蒋的,孩子都快死了你也不管,你还像个当爸的吗?”蒋小雷却比她还生气,骂道:“一个当妈的,给孩子喂点药都喂不好,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马丽抱怨道:“孩子病了,我一个人忙前忙后,你却什么都不管


别人家都是两口子带孩子看病,都是丈夫跑前跑后,甚至爷爷奶奶都跟着,我却谁也指望不上……”说着说着呜呜地哭了起来


蒋小雷一听,上去就扇了马丽一个嘴巴:“觉得别人家的丈夫好,跟别人过去呀!想让我顶天立地在外挣钱,又想让我做饭带娃,那是不可能的!还想指望我父母,他们远在四川呢,你为他们做了什么?你还好意思抱怨他们


你自己父母离这么近,怎么不帮你啊?你快点把孩子哄好,我正跟人谈生意呢!” 丈夫的话,句句像刀子一样戳在马丽的心上


马丽的父亲患高血压,母亲有心脏病,都自顾不暇,根本无力帮她


再说当初,她和蒋小雷一个外地人谈恋爱,父母都反对


蒋小雷对此一直耿耿于怀,一有事就把岳父岳母扯上


不久,蒋小雷因为要进一批货,手里资金有限,跟马丽商量:“你回娘家借点钱,只要5万元,等我这批货一出手,我就还他们,还付利息


” 马丽摇头:“你平时对我娘家人冷嘲热讽,他们上门你都躲着不见,这时候想到他们了,我张不开口


你不是有朋友吗?我们结婚的礼钱你不是借给朋友了,要回来呀


”这话击中了蒋小雷的软肋


他们结婚时收的5万元礼金被蒋小雷借出去了,朋友借完钱就消失了


因为看错了人,蒋小雷最怕妻子提这茬儿


他还想再说什么,动了动嘴唇却什么也没说出来,摇了摇头,摔门出去了


当晚,直到11点多蒋小雷才一身酒气地回到家


一进门,他就大声对马丽嚷嚷


马丽不想和他吵,轻声说:“孩子睡了,你别闹了


”说着想扶他到沙发上坐下


蒋小雷推开妻子的手说:“别装好人


吃我的,喝我的,还不帮我,真没天理


”马丽没跟他争执,慌忙冲了一杯蜂蜜水给他,说:“喝完水早点休息,明天你还要上班呢!”一听这话,蒋小雷气不打一处来:“就想着让我上班挣钱,我是你的奴隶啊?”说着,“啪”地打掉了妻子手中的水杯,又把茶几上孩子的奶瓶也摔了,这还不解气,又拿出手机朝马丽砸过去


马丽也生气了,使劲推了他一把


头重脚轻的蒋小雷一屁股坐在地上,正好坐到他刚刚用来砸马丽的手机上,把手机坐碎了


马丽想拉丈夫起来,想不到他竟坐在地上鼾声大作


马丽泪如雨下,心想:我这过的什么日子啊?就和这样的男人混一辈子吗? 第二天早上7点,马丽的妈妈来了,给她送来了她最爱吃的虾仁馅饺子


马丽怕妈妈看到蒋小雷躺在地上的丑态,推说要去给孩子打针,没让妈妈进门


妈妈走后,马丽哭得更委屈了,她是爸妈手心里的宝啊,怎么嫁了人就成了一棵草呢? 绝望主妇起杀心 上午10点,蒋小雷从宿醉中醒来,一看自己竟躺在地上,手机也坏了,他认定是马丽摔坏了他的手机,爬起来冲她吼道:“你这个败家女人,这个手机5000元买的,你赔我


”马丽冷笑道:“别诬陷好人,你自己扔手机砸我,又一屁股坐到手机上才把手机坐烂的……” 蒋小雷被噎得说不出话来


他要联系业务,没手机不行,就想暂时把卡放在马丽手机里,马丽一口拒绝:“不行,你买新的吧!”说着就去卫生间洗衣服


蒋小雷恨得牙痒痒,冲到卫生间拽马丽


马丽推搡他,他急了,薅住马丽的头发把她往外拖,两人厮打起来


蒋小雷生生薅掉了马丽头顶一绺头发,疼得马丽披头散发坐在地上号啕大哭


她心碎了,觉得日子真没法过了


打那以后,蒋小雷经常夜不归宿


马丽怀疑他有外遇


即使蒋小雷回家,夫妻俩也是吵得鸡犬不宁


2013年1月20日,马丽在酒店宴请亲友,这些人都是女儿满月时来庆贺的人,马丽要答谢大家


她事先和蒋小雷商量:“在外人面前,我们都要彼此留个面子,不要让外人笑话


”蒋小雷答应了


当天,来了12位客人,其中7位是马丽的亲友,5位是蒋小雷的朋友


大家推杯换盏喝得酒酣耳热,蒋小雷的朋友张强搂住马丽的肩说:“嫂子,跟我喝一个


”马丽反感地推开他说:“我要给孩子喂奶,不能喝


”张强觉得很没面子,尴尬地指着蒋小雷说:“你老婆真不给面子,看不起我就是不把你放在眼里


” 蒋小雷受到刺激,硬把酒杯塞到马丽手里说:“这个酒你非喝不可


”说着还给马丽悄悄使了个眼色,那意思是告诉她,象征性地喝一口就行


马丽却瞪了蒋小雷一眼说:“我在哺乳期,绝不能喝酒


”蒋小雷顿觉颜面扫地,张强扔下酒杯就往外走,说:“这酒喝得没意思,这不是请我们,这是损我们


” 蒋小雷脸上挂不住了,站起身,左右开弓抽了马丽几个嘴巴:“反了你了,给脸不要脸的东西……”马丽被打得一个趔趄,摔倒在地


她不想在别人面前出丑,强撑着马上站了起来


蒋小雷又狠狠地踹了她一脚,她的脸重重地磕在地上,一颗门牙都松动了,鲜血从嘴里流了出来


几个亲友拥上来,表妹心疼地扶起马丽,给她擦嘴上的血


马丽的眼泪哗哗直流,瞪着丈夫,眼里似乎要喷出火来,恨恨地说:“蒋小雷,别欺人太甚!” 蒋小雷没再管她,带上那几个朋友“胜利”撤退了


被亲友送回家中的马丽,真想一死了之


这样的日子不过也罢,和禽兽在一起有什么意思?可是她死了,女儿怎么办?年迈的父母怎么办?一想到这些,她的心就隐隐地痛


被当众辱骂虐打,尤其是她的亲友都在场,这是何等耻辱?马丽觉得自尊被踩得稀巴烂,面子里子什么都丢了


痛苦至极的她发了疯发了狂,无论如何都咽不下这口气,她决定报复,于是便通过网络物色能够帮她的人


一念之差成囚徒 2013年1月31日下午,马丽给“职业杀手”打去电话,接电话的是一名男子


马丽说:“我老公对不起我,伤我很深,我不想再见到他,你有什么办法?” 对方说可以用车祸的方式撞死他,需要6万元


此时,马丽已经丧心病狂,认为除掉一个祸害花6万元,值! “成交!”她下了“杀夫令”,然后把家庭住址、丈夫的照片、手机号码通过QQ传给对方,随后拿出自己的私房钱,向对方指定的银行账号汇了2000元定金


交易完成后,马丽的心里并没有预期的喜悦


当晚,蒋小雷下班回家,换了衣服后就把女儿抱在怀里,嘴里喃喃地说着:“圆圆乖,圆圆美,爸爸爱圆圆


”并不停地亲吻女儿的小脸和小手


逗了一会女儿,他对马丽说:“过两天,我带你和圆圆去拍亲子照,我花大价钱请的化妆师和摄影师,特别有水平,肯定把你们娘俩拍得特别美


” 听了这话,马丽心里咯噔一下


想着丈夫就要死于非命,她心里竟有一种说不出来的难过和悲哀


她想起了两人刚认识的时候,那是个夏天,他们一起去北戴河看海


她的脚崴了,蒋小雷把她送到医院处理后,为了让她开心,一直背着她在海边玩


退潮时,他用手指在沙滩上画出一个巨大的“心”,把她放在“心”的正中,给她唱《弯弯的月亮》,并改了歌词,把“弯弯的小船悠悠是我童年的阿娇”改成了“弯弯的小船悠悠是我心爱的马丽”……在北戴河的那3天里,马丽是在蒋小雷的背上度过的,那真叫痛并快乐着


回忆让马丽的心柔软起来


一日夫妻百日恩啊,再说他是孩子的爸爸,即使他再怎么对不起自己,也不至于要了他的命啊!她打了个寒战,不行,这么做太丧天良了!她在心里暗暗骂自己:“蛇蝎心肠的女人!” 第二天,她再次拨打“杀手”的电话:“行动取消,我改变主意了


”对方却说:“这就由不得你了,我们的计划已经开始实施,中途停止损失太大


”马丽立即说:“我马上再给你们汇5000元弥补损失,这件事到此为止


”第二笔钱汇出去了,按说马丽的心应该平静了,可她反倒更加心烦意乱


2月末的一天,蒋小雷又喝多了


见孩子哭闹,他很烦,大喊道:“哭,哭,就知道哭


”马丽很反感:“她是孩子


”蒋小雷骂道:“还敢跟我对着干?以后不老实,挨打就是家常便饭……”说着就踉踉跄跄奔马丽来了


只不过,他喝得太多了,不争气地倒在了沙发上


一想到自己一心一意跟他过日子,为他生孩子养孩子,他却这样对自己,不是不回家就是回家闹事,还把家庭暴力当常态,马丽心中的仇恨再次升腾


看着烂醉如泥的丈夫,她恨恨地踢了他一脚,心里暗骂道:“你这个恶魔,我要你消失,消失!这个世上再也没有你,想打人,到阴曹地府去吧!”于是,她再次拨通了“杀手”的电话,要求对方继续实施计划,并答应将余款5.3万元补齐


再次汇款后一个星期,她给“杀手”打电话催问进展:“我把6万元都付了,你们现在进行得怎么样了?”对方说:“这是人命关天的事,不是儿戏,杀个人哪能像割把韭菜那么容易?” 马丽只好等


这种等待实在太煎熬人,她变得像一只惊弓之鸟


手机一响,她就非常紧张


一天,孩子哭了,她想给孩子喂牛奶,抓到手里的却是酱油瓶子


有时手里拿着东西还在到处找,一副魂不守舍的样子


蒋小雷骂她:“成天一副鬼鬼祟祟偷偷摸摸的样子,欠揍……”因为心里有鬼,马丽没敢接话


过了几天,她又打电话催问,结果发现对方的电话都停机了,她的QQ也被对方拉入了黑名单


她意识到自己可能被骗了


要不要报案?如果报案,自己雇凶杀夫的事会不会暴露?不报案,6万元就打了水漂儿


一番犹豫后,她还是对白白损失6万元不甘心,她天真地希望,报案把钱找回来,但雇凶杀夫的事不要暴露


她决定报假案,瞒天过海


3月21日,马丽前往柏乡县公安局报案,但她隐瞒了要报复杀夫的事实,谎称有个东北口音的男子给她打电话,自称是职业杀手替人办事,让她向指定的一个账户打钱,否则弄死她全家


马丽说她三次向该账户打款共计6万元


警方高度重视,立即成立了专案组


根据马丽提供的3个与其通话的电话号码及QQ查询,警方进行调查后发现,电话都处于停机状态,QQ也暂不能确定登录地点


6月,办案民警发现线索奔赴长沙


7月11日晚,在当地警方配合下,办案人员将租住在长沙市某小区的犯罪嫌疑人王敏(男,1985年生,湖南省双峰县人)、王存浪(男,1989年生,湖南省双峰县人)抓获


经讯问,王敏、王存浪对网上发布“杀手帖”进行诈骗及半年前诈骗邢台市柏乡县马丽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讳


王敏、王存浪是亲兄弟,王存浪负责在网上发帖,具体诈骗事宜由王敏负责


共2页: 上一页12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