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不起的人情债



  这年暑假,张伟明带着妻子和女儿到广州游玩。走在大街上,妻子柳玉忽然问道:伟明,你在广州不是有朋友吗?怎么不找他们?


  


  张伟明摇摇头,说:找他们干什么?麻烦!


  


  柳玉反问道:有机会都不见面,那还是朋友吗?


  


  张伟明觉得妻子的话不无道理,这些年,他跟好多朋友都渐渐疏远了。于是,张伟明决定找一回朋友。柳玉提议说:最好找当大官的。


  


  张伟明当即给一位当局长的朋友打电话。这位局长叫林俊华,是张伟明大学时的哥们。这林俊华真够意思,立马亲自开车过来,把张伟明一家三口接到一家高级酒楼。到酒楼后,张伟明才发现,在广州的几位老同学和家属都来齐了,坐了满满一大桌。


  


  几家人其乐融融,谈笑风生,他们喝了几瓶好酒,吃了许多山珍海味。林俊华埋单的时候,柳玉悄悄瞄了一眼账单,这一桌竟然吃了六千多元。


  


  接下来的两天,林俊华带张伟明一家游遍了广州城,最后还帮他们结了住宿的账,买好回家的车票。临别时,张伟明紧紧握住林俊华的手,反复叮嘱:兄弟,你到蒙山一定要找我。柳玉和女儿也挥手喊道:林局长,欢迎你到蒙山来。


  


  没想到,过了几个月,林俊华真的到蒙山来了,他打电话告诉张伟明,说是还带着另外几个老同学和家属。张伟明一放下电话,柳玉就皱起了眉头:他们来我们这种小地方干什么?


  


  张伟明着急地说:没时间说这些了,他们已经在来的路上了,我们得赶紧筹钱。家里有多少钱?全部拿来给我。张伟明家里并不富裕,夫妻俩那点工资除了维持生活外,还要供女儿读大学、赡养老人,日子过得紧巴巴的。


  


  柳玉问丈夫准备拿多少钱来招待这些人,张伟明叹着气说:你知道的,人家是住惯高级酒店的,这么一大帮人来吃住,至少要七八千元。


  


  柳玉吓了一大跳:要这么多?


  


  张伟明苦笑着说:林俊华在广州招待我们,最少花了一万。


  


  柳玉一听,生气地说:他是当官的,我们花的可是自己的血汗钱。


  


  张伟明无奈地说:那也没办法,现在是还人情的时候。人家招待了我们一万,回他八千我还不好意思呢。


  


  柳玉几乎要哭了:可招待你的朋友后,女儿的学费就没有了。


  


  女儿阿玲一听要动用自己的学费招待朋友,也坚决反对。


  


  张伟明气呼呼地说:在广州时,我本来不想找朋友的,你们非要我找。享受朋友招待的时候,你们美得像神仙。现在朋友来了,你们却不让我招待人家,成心要我丢人是不是?说着,转身出了门。


  


  张伟明走在路上,正低着头苦苦思索对策,忽然听到有人喊他的名字。张伟明抬头一看,迎面走来的是他的高中同学周青松。周青松去年刚当上了局长,经常请张伟明吃饭。


  


  周青松关心地问:怎么啦?几天不见,愁眉苦脸的。张伟明叹了口气,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说了。


  


  周青松一听,哈哈大笑道:兄弟,我当是什么大事呢,这点小事,包在我身上!


  


  张伟明是个心高气傲的人,连连摆手说:不不不,我……我还是自己想办法……


  


  你能有什么办法?周青松拍了拍他的肩,豪爽地说,你就放一百个心吧,我保证好好招待!


  


  张伟明沉默了一会儿,无奈地说:兄弟,多谢了!


  


  回到家,张伟明把遇到周青松的事告诉了柳玉。柳玉一听,乐坏了:这下,咱可以把女儿的学费省下来了!


  


  张伟明却苦着脸,心情沉重地说:唉,我又欠下一笔人情债了。


  


  果然,没过多久,周青松就带着女儿来到张伟明家。周青松的女儿叫阿蕾,和张伟明的女儿阿玲差不多大。一进门,周青松就叫两个女孩站在一起,左右上下仔细打量,然后笑着说:伟明,你看咱们的女儿长得多像。


  


  阿玲和阿蕾长得确实很像,张伟明就顺着老同学的话说:对,就像一对亲姐妹。


  


  周青松神秘地说:比亲姐妹还要亲,我想让她们变成一个人。


  


  张伟明有些莫名其妙:变成一个人?


  


  周青松笑笑说:我想请阿玲帮我女儿考一场试。原来周青松的女儿准备参加公务员考试,可这孩子读书向来不行,而阿玲从小成绩就好,所以周青松才想到冒名顶替这一招。


  


  不料,阿玲一听,当场反对。张伟明也怕事情败露,耽误女儿的前程。


  


  周青松却拍着张伟明的肩膀,说:老兄,你放一百个心,我女儿是到广东考公务员,那里根本没有人认识她和阿玲,两个孩子又长得这么像,肯定没事的。


  


  张伟明这才稍稍放了心,可阿玲还是不愿代考。张伟明只好把女儿拉到角落里,小声说:你不是帮阿蕾考试,而是帮爸爸还债。爸爸求你了!见父亲都这么说了,阿玲只好勉强答应了。


  


  几天后,阿玲带上阿蕾的身份证,去广东参加公务员考试。


  


  没过多久,阿玲回来了。张伟明和妻子迫不及待地问女儿考得怎么样。阿玲摇摇头说:肯定考不上。


  


  张伟明一下子着急起来:题目很难?


  


  阿玲淡淡地说:题目很容易。


  


  柳玉不解地问:那怎么会考不上呢?


  


  阿玲解释说:走进考场的时候,我看见那么庄严的地方有那么多认认真真的考生,忽然改变了主意,就没有答题,交了白卷。


  


  张伟明气得火冒三丈,问女儿为什么要这么做。阿玲郑重地说:阿蕾没有付出任何努力,连考场都没有到,自然应该得零分。爸、妈,我们还是另想办法还这笔人情债吧。


  


  柳玉气得大叫起来:你这孩子,怎么这么糊涂?周叔叔会恨死我们的,以后再也没有还债的机会了。


  


  张伟明却突然跌坐在沙发上,如释重负地说:不,这样也好,明天我无论如何也要想办法去把那笔钱给还了!从此以后,不相往来,一了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