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城尽是报料人



  张三和李四下了岗。张三在家靠码字混稿费生活。李四就不同了,没啥特长,还有糖尿病,人瘦得似乎见风就倒,李四听说散步对治病有奇效,便天天在城里遛起弯来。


  


  张三对着电脑写呀写,天长日久颈椎就坏了,还得了肩周炎,由原来一个力比武松的壮汉,变成一个弱不禁风的黛玉。李四呢,坚持遛弯后脸色日渐红润,人也开始发福,连血糖都正常了。更让人想不到的是,李四遛弯时靠一部破手机,居然收入不菲,不出三个月,破手机换成了苹果,还是3G的。


  


  张三看在眼里纳闷在心里:李四一不善文二不会武,除了酒量好没啥特长呀,天天遛弯咋能挣这么多钱呢?


  


  张三媳妇一般是不发火的,只是这次孩子的学费一直交不上,她才指着张三的鼻子说:写写写,那点稿费还不够水电费,你不会跟人家李四学学?张三委屈地说:人家能告诉我呀?媳妇就把指张三鼻子的手稍稍抬高五公分,用力点了一下:不去试试,咋知道人家不说呢?


  


  张三只好厚着脸皮去找李四讨教,哪想到李四一点不保留:咱俩一样,都是靠报社稿费吃饭。张三打个激灵:大字不识一箩筐的李四也写起文章来了?李四见张三一副不解状,呵呵笑了:我可没你那水平,不过你是用脑子写,我是用眼。张三彻底糊涂了:用眼也能写稿子?李四就把刚买回来的报纸递给张三,张三一看大吃一惊,一篇署名李四的报料新闻,线索费200元。李四一天的收入就赶上张三费心劳神一个礼拜的了!李四似乎看透了张三的心思:要不现在随我出去转转。


  


  李四带着张三来到街上,没走多远,就见前面路口围了一群人,原来是一辆QQ车把人家的一条狗给压了,狗主人扛着大锤堵在车前要赔偿呢,张三便催李四赶紧打电话报料,李四却摇着头说:这样的不行。张三问为什么,李四说:看来你是真没经验,这狗咬人的事不是新闻,人咬狗的事才是新闻。


  


  张三随李四继续往前走,突然,李四边跑边开始打手机,原来是耍猴的人没看好猴子,有只猴子跑到路上,把一个吃香蕉的孩子推倒了,孩子的一只手血淋淋的,不但手里的香蕉被猴子抢了去,嘴里含着的半截香蕉也被猴子掏了出来,把孩子的脸上挠得呀,一道道净是血口子。


  


  李四赶忙对着手机大喊:高记者,快来花鸟市场,猴子咬人了。张三则忙着救人,等张三把骑在孩子身上的猴子撵走后,耍猴的人才赶过来把猴子牵走。


  


  李四打完报料电话,跑过来喜滋滋地对张三说:这条新闻至少50元。说罢,歪头看了一眼地上的孩子,突然惊叫起来:巍巍,怎么是你呀?那孩子冲李四喊了一声舅舅,哭得更凶了。这还了得?李四火冒三丈,跺着脚说,奶奶的,这耍猴的人呢,跑了?李四撒开脚丫子去追耍猴的人,边追边喊:站住,别跑!耍猴的人才不信他的呢:不跑?不跑等着挨揍呀?得赶紧跑!


  


  李四的身体素质怎么赶得上耍猴的人呢?眼看越追离得越远,李四急中生智,从路边修车的摊前拖过一辆自行车翻身骑了上去,正好是段下坡路,李四使劲地蹬着自行车,很快就撵上了耍猴的人。奇怪的是,李四不但没停车,那车子反而借着下坡的惯性,飞快地继续向前驶去。张三见状赶紧喊道:停车!快停车呀。这时,修自行车的老头说:这车子,车闸我还没按上呢,前轮也没上螺丝。修车人边说边打手机:晚报刘记者吗,花鸟市场有人抢车……


  


  李四骑着没有车闸的自行车,瞬间超越了一辆电动车,随后又超过了一辆摩托车,看那速度,大有超越前面那辆正在疾驶中宝马车的样子……此时,倘若再不停车,后果不堪设想。幸好李四急中生智,让两只脚着地,虽然脚上的皮鞋很快就磨掉了后跟,可总算让车子慢了下来。就在此时,自行车却突然散了架,李四连人带车摔在了马路上,只有一只自行车前轮借着惯性继续往前滚,冲着路边一家炸油条的摊点而去,赶巧油锅前有个板凳,车轮碰到板凳后一弹,直接落进了热气腾腾的油锅里。幸亏此时油锅前没人,那车轮滚进油锅后,立时砰砰炸响,把店主吓得没命地跑,边跑边打手机,估计是打110求救吧?谁知那店主冲着接通的手机喊道:电视台王记者吗,花鸟市场这边出大新闻了,油炸车轮子……


  


  摔倒在路上的李四听到了店主打的报料电话,立时后悔万分:刚才自己被摔晕了,忘了打电话报料,这条新闻……可惜呀!